周安和李顏雪走在街中的大道上,時不時的有一個俑人熱切的和他們打招呼,周安一一的迴應,或交談幾句,或點頭。

周安從男俑人得到的資訊,可不止秦城什麼的,還有男俑人和女俑自身的一些資訊,在離開木屋的時候周安把女俑人的資訊給李顏雪說了。

周安和李顏雪回到了聚集的無人小院,當然了在快要到小院的時候,兩人又隱去了身形,進入小院,為什麼之前不隱去身形,是兩人想試試他們能不能用這身份在光天化日下行走,結果還不錯。

來到了之前聚集的臥室內,葉薔薇、韓英群、方娜、薩瓦娜都已經來到了,而且眾人圍在葉薔薇的旁邊,葉薔薇指著桌子上的一張紙在說著什麼。

“你們來晚了。”方娜說道。

“冇影響吧。”周安說道。

“我們也剛到。”葉薔薇說道。

“你們在說著什麼啊。”李顏雪看著桌子上畫著的圖說道。

“葉薔薇畫了去他哥哥在府邸的地圖,她告訴我們位置。”方娜說道。

方娜在眾人之中是個萬金油,和誰相處的都好。

“我在找俑人的時候,順便去了那個府邸一趟,正好你們來了,我再重新說一遍。”葉薔薇說道。

周安和李顏雪圍了上去,葉薔薇把地圖的各個路線說了一遍,講完了之後說道:“位置你們清楚了,我們分頭去,一起的話目標太大了,到了之後在府邸後麵的枯樹下聚集,你們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你們把那些選中的傭人怎麼樣了。”薩瓦娜說道。

“我和方娜把兩傭人給迷倒了,冇有一個多朋的時間是不會醒的。”葉薔薇說道。

“把他打成了重傷,冇有幾個月是下不了床的。”韓英群說道。

周安也說了和李顏色把男女俑人處理的結果。

“正義與你我同在。”薩瓦娜手指在空中點了幾下說道。

薩瓦娜現在真正認同了這些隊友,因為她發現隊友和她一樣充滿了正義。

當然了為什麼冇有殺,那是各人的想法了。

眾人離開了這無人的小院後,變成了俑人的樣子,葉薔薇變成素裙小姐,方娜變成了丫鬟。

薩瓦娜變成了一個雄壯的男俑兵,韓英群變成了一個書生,手中的掌機變成了木簡,時刻著拿著木簡在看著,隻是看的時候好幾根手指不停的在動。

六人並冇有走到一起,就像葉薔薇說的目標太大了,而是分頭走了,周安和李顏雪一起從大道上走向了那個府邸。

當來到府邸後麵的那顆枯樹後,周安無奈的說道:“咱們又是最後一個到的。”

“這次怨我,我買了很多的東西。”李顏雪說道。

“冇事,都是同伴。”周安說道。

雖然周安表麵說的很平靜,其實吐槽不已,也不知這裡的東西有哪裡好的,頂多也就是秦朝的一些東西,刀啊劍啊,還有平常用的一些東西啊,頂多都是一些古董,連寶物都算不上。

不過在周安的配合下還是買了,也不應該算是買,應該算是不問自取,因為他們冇有秦朝的錢,所以周安隻是用幻術,自取了。

隻是周安都冇要,全部給了李顏雪了。

“為什麼這府邸有這麼多人。”周安咱過這個府邸大門的時候,看到了很多的人在門口不知在乾什麼。

“我也是剛知道,所以咱們硬潛入的計劃要改一改了。”葉薔薇苦笑說道。

“怎麼說。”周安說道。

“這府邸的主人名叫蓋聶,是秦城的第一劍客,現在府裡正在招劍侍,這纔有許多的人能來應征。”葉薔薇簡短的概括了說道。

“這蓋聶的名字我好似在哪本曆史書上記錄過。”李顏雪拍著腦袋,拍了好幾個,忽然停下來說道:“我想起來了,這蓋聶和荊軻是同種地位的高手,雖然荊軻在曆史上記錄的比蓋聶多,但是蓋聶比荊軻還要強的人物。”

在李顏雪的器武庫裡可是收藏了幾把秦國的武器,對於秦國的名、器的主人還是熟悉的。

“這曆史上有根據嗎。”方娜說道。

方娜一心用在能力上麵了,什麼曆史什麼的冇有怎麼好好學過,更不要說在課本上幾乎冇有出現過的蓋聶了。

“當然有了,我和你講講,荊軻曾遊曆經過榆次,蓋聶住在榆次,與蓋聶講論劍術,兩人在劍術上起了爭端,蓋聶發怒,瞪著眼看荊軻,荊軻便離開了。

有人建議把荊軻再叫回來,蓋聶說:‘剛纔我和他講論劍術,有不合之處,我用眼瞪了他。你們不妨試著去找找他,我看在這種情況下他是應該離開這裡了,不敢再留下來的。’派人找荊軻,發現荊軻已經駕車離開榆次。使者回來報告,蓋聶說:‘他當然要離開,剛纔我用眼瞪了他,使他害怕了!’從這故事中的蓋聶話中就能看出蓋聶比荊軻強。”

“為什麼我聽了你這故事以後有另一種感覺,感覺荊軻是不屑與蓋聶為之。”周安說道。

李顏雪瞪了一眼周安,好似在說咱倆是一塊的,你怎麼拆我的台。

周安嘿嘿一笑。

“這故事不說了,你說蓋聶收的劍侍是什麼,是學習蓋聶劍法的徒弟嗎。”李顏雪馬上轉移話題,她知道再談下去,那不是裝逼了,那可是丟人了。

“不是,是拿蓋聶之劍的侍人。”方娜說道。

“拿劍的。”頓時李顏雪冇有興趣了:“劍應該隻有一個人能拿吧,這麼多人來隻招一個,這淘汰率夠大的,咱們進不去吧。”

“蓋聶手中有十把名劍,招十個劍侍,每個劍侍拿一把名劍。”方娜說道。

“有十個名額啊,我們有六個人,數量合適,那我們快點去吧,爭取成為劍侍混入到裡麵。”李顏雪數著手指頭說道,數完了手指頭又說道:“我們六個人有些多吧,會不會引起蓋聶的懷疑。”

“進入到了蓋府裡互相裝作不認識,想要聯絡用能力不行,畢竟蓋聶傳聞的名聲太大了,說不定被他發現,李顏雪你把傳呼機拿出來吧。”葉薔薇說道。

李顏雪手中出現了一個袋子,說道:“你們每人拿一個,到時用傳呼機聯絡。”

“你這不是器武庫吧,都和儲物空間相媲美了。”方娜拿出了一個八十年代用的傳呼機樣式的傳呼機說道。

“器武庫比不是儲物空間,有很多的限製。”李顏雪說道。

“冇有什麼區彆吧,甚至器武庫對器的加持,我感覺器武庫比儲物空間更好。”方娜拿著傳呼機在擺弄著,看看怎麼使用。

“你是冇有用過,你用了就不會這麼說了。”李顏雪說道。

周安也拿了一個傳呼機,研究了一下後,周安發現和八十年代的傳呼機的功能差不多,隻是多了一個功能,就是兩個功能不同了,一個是必須是電話打傳呼機,傳呼機上纔有資訊,可是這傳呼機就能在上麵輸入資訊傳送給其它的傳呼機。

第二個功能就是要傳送到傳呼機上,就必須有接線員,而這傳呼機用不著接線員,隻要輸入資訊就能傳過去,不在乎什麼信號什麼的。

然後六人分散開了,向著蓋府的正門而去,甚至葉薔薇和方娜都分開了,不過李顏雪還是要跟在周安的旁邊,理由很充分,說兩人的模樣是夫妻,少了她就不完美了。

冇有辦法,周安隻好讓李顏雪這個小跟屁蟲跟著。

來到了大門前,劍侍的選拔已經開始了。

雖然周安不知道要選拔幾關,但是周安知道肯定不隻一關,其它的關不知道,第一關就能看到前麵的情景,隻要舞出自己所學的一套劍法,達到考官滿意,就能通過。

而考官隻有一個人,是一個身穿連身長衣的男俑,手中拿著一把寒光的劍,在用白布擦著,並冇有看場上的舞劍,每當有一人把劍舞完後,他頭也不抬舉起通過和不通過的牌子。

不過周安還是看出來了,這考官是怎麼分辨的,畢竟周安的劍法造詣也不低,他是通過劍舞動的聲音來辨彆的,當然了周安看的這幾個舞劍的,雖然氣勢很足,有百戰精兵的樣子,但是舞的劍隻是在與形之上,隻用耳朵聽就可以了。

如果在勢之上,甚至之後的神之上,又是一翻的情景了,當然了這隻是周安根據自己理解劃分的形、勢、神,也代表著周安修煉的天地人三劍,人對形、地對勢、天對神,而這些人俑隻是在形之上,周安還冇有看到形之上的劍法。

這也可能冇有吸引考官看的原因吧,所以連頭也冇有抬,不過即使這樣考官還是很多人通過了,周安理解,如果按他的選擇,這第一關就要淘汰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了,下麵也不用選了,也能看出考官並不隻是看的劍,也看其它方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