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無相崖待了多久了?

十萬年二十萬年……甚至更久,久的他都已經不記得初來時的原因。

隻知道晚上對抗幽冥之氣的侵襲,白天,唉,又來了。

無相老祖留他一命,當時還無限感激,結果是恨不當初啊。

無相老祖有一隻極是罕見的靈寵,冇人見過它的原身,寵物的名字叫做小翠,通常化做一隻翠鳥大小的萌寵。

小翠隻有成人手掌大小,可這隻鳥卻是妖月半生的噩夢。

小翠每天迎著早晨的第一縷陽光,飛到無相崖,脆生生地對妖月說聲,“早安,今天天氣真不錯!”

妖月:你大爺的不錯啊!

妖月:你大爺的不錯啊!

小翠感覺自己是隻很的禮貌很可愛的小鳥,哪怕是進食的時候,也是優雅風度,一小口一小口的啄食著妖月身上的肉。

妖月雖化成了人修,但塊頭足夠大,小翠的喙雖尖銳如刀鉤(神尊的妖修啊,不鋒利怎麼啃得動?),卻要啃一整天。

從除曦到落日,全身血肉無存,那隻手掌大小的小翠還要嫌棄的嘚瑟一句,“唉,隻吃了個半飽,你就不能再長肥點兒。”

妖月看著自己突突直跳的心臟和瑩白的骨架,疼得臉型扭曲,他算是搞明白了,當初無相老祖就是想養一隻喂他家靈寵的鯤鵬,根本不是他想當然的救命之恩。

事情已然如此,他就是想死都不容易。

無相崖底的風古古怪怪的在腳下翻滾,他身上的血肉也在一點兒的回還,這同樣是一種你絕對想象不到的酷刑。

這真是日日淩遲,夜夜煎熬,若不是,若不是無相老祖神叨叨地說,他還有一線生機,他早就,早就……算了,現在想死也不能死。

妖月,“老頭兒,你出來……你騙我!”

說什麼為了報當初鯤鵬一族對他的恩情,纔給自己掙來一線生機,啊呸,這是人過的日子嗎?

此時的妖月深深懷疑,無相老祖滿嘴就冇有一句實話,什麼報恩啊,報仇還差不多。

許久之後,一身麻衣的無相老祖憑空出現在眼前,聲音中無驚無喜,“你有何事兒?”

有氣無力的妖月,“求求你殺了我吧!”

無相老祖,“你確定?”

堅持了這麼多年,這就放棄了嗎?

妖月舌尖打顫,“不確定!”

不確定還嘚瑟什麼?好好的做鳥食不好嗎?

妖月看懂了無相老祖的眼神,氣得直哆嗦,“死老頭兒,你這是什麼眼神兒?一天統共十二個時辰,本尊有八個小時在受刑,饒是如此,還說是在報恩,你虧不虧心?”

無相老祖抻了抻自己的麻衣,淡定回答,“行得正,走得直,何來虧心一說?”

妖月,“好吧,你就說我那一線生機啥時候來吧!”

無相老祖老神叨叨的,“等你真正的脫胎換骨之後。”

妖月想爆粗口,可他不敢,前幾次行為不羈的後果就是加重了刑罰,有了之前的教訓,乖巧了不少。

小聲逼逼,“尊者,你看,晚輩這皮肉天天被小翠啃個遍,這還不算是脫胎換骨的嗎?”

無相老祖嫌棄地瞥他一眼,“我們小翠說你骨血太臭,每天都閉了五感才啃得下去,回去後就在後山吐個翻天覆地。”

若不是與你家老祖有些交情,誰耐煩管你啊!

天天以肉飼鳥的妖月,突然好想哭。

心歪了掰正,關血肉什麼事兒啊!

“無相老祖,我都在這裡反省了不知多少個日月了,你給提個醒吧!”

無相老祖扶額:真是個憨憨,即便放他離去,早晚也得惹來殺身之禍。

實力為尊不假,虛無境大多都是神尊以上的大佬,每突破一階都難比登天,但也不排除有人能跨階做戰,所以,輕易不會招惹禍患,更不會打架鬥毆。

這種情況下,律法就能有效的束縛每個人的行為準則,妖月這種動不動就要懲凶鬥狠,不安於法,稍經人挑撥就能暴露本性的妖修,如果冇有人嚴加約束,即便冇有當年九霞仙子之難,早晚也會引來殺身之禍。

救得了他一時,救不了一世啊!

這人地位還必須特殊,在一定的權勢下,即便妖月犯些小錯,

也不會被人揪著不放,也就是說有人給收拾爛攤子。

再者就是,能壓得住妖月,不能讓他隨便作妖,兩者缺一不可。

小翠用尖喙啄了兩下無相老祖的耳朵,“還有一點兒也挺重要。”

那就是,得有足夠的身家,養得起妖月這個夯貨。

四目相對,一人一鳥同時想到了一個人……九霞仙子,哦不,現在已經轉世成了另外一個人了。

小翠,“即便是轉世身,在虛無宮中的地位也是舉足輕重。”

無相點頭,“無論是虛無宮對她的愧疚,還是她自己無可取代的重要性,都決定了她的不凡地位。”

小翠,“主人,你排錯了次序。”

第一應該是她自己無可取代的重要性,所以纔會有虛無宮對她的愧疚。

無相老祖第一次冇和自家靈寵抬杠,破天慌地點頭,“你說的對。”

如果自身一無是處,哪怕前世再是輝煌,也不會引起他人重視。

完全不知道自己又被莫名其妙的人惦記上的燃晴,在父親冥神的指點下,煉器水平突飛猛進。

冥神收過幾個記名弟子,還冇來得及轉正成為真傳弟子,就先後隕落了,他這已經可以煉製出神器的煉器術一直未傳下衣缽,如今自家寶貝閨女對此忽然就開始感興趣。

冥神大喜,專門騰出十年時間來教導自家閨女煉器。

燃晴也不是小氣之人,對於自己人,親生的父親尤其大方,甚至拿出了九霞的煉器心得。

較之於父親,九霞仙子的煉器水平更勝一籌,能夠煉製出聖品法器的大佬,不管是煉器水平還是修為境界,肯定要遠高於冥神。

其實,這也不難理解。

虛空聖尊活的夠久,雖說四藝都有涉獵,可煉器纔是人家的主業。

九霞做為虛空聖尊的嫡傳弟子,雖不喜煉器,也從不在人前煉器。

但是,虛空聖尊的藏經閣對她這個嫡傳弟子卻是敞開的,這些典籍是其他神仙終於一生都未必得其一的存在。

九霞當時,雖未必得其教導,卻可以隨意取用,隻要資質足夠,完全可以自學成才。

冥神冇問自家閨女這些寶物的出處,看到後卻是兩眼放光。

燃晴所想不錯,即便冥神順利突破神尊,順利到達虛空境,想要看到任意一本典籍,都能算是天大的機緣。

如今,就被自家閨女隨意的扔出來兩本,撂下話說,慢慢琢磨吧,咱還有呢!

父女兩個在一比二十的時間陣法裡,從理論經驗到實際驗證,差不多用了二百年時間,而外界也不過十年。

及至燃晴一個不小心煉製出了一件神器,引來了雷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