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陣法外打坐護法的吞天一蹦多高,“霧靠,要死要死要死!”

妖修對於雷劫有著深入骨髓的恐懼,當初若不是自家主人替自己擔了一部分,還真未必能扛過去。

冥神,“吞天,回來!”

吞天扭扭歪歪的不太樂意,回去作甚,挨雷劈嗎?

主人叫了,那就得回,冇辦法,誰讓他是最忠誠的犬呢?

陣法中的冥神臉色焦急地望著自家閨女,“女兒啊,爹可就靠你了!”

這事兒鬨得,冥神雖然自詡煉器水平不差,煉製個神器啥的,雖說不能十拿九穩,也差不了多少。

卻從來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自家閨女親自動手,第一次就煉製出了一件神器,神器雖好,卻要經曆九九雷劫淬鍊,方纔能夠成為貨真價實的神器。

燃晴煉器如同舞者之歌,樂者之曲,自帶韻致,與某種道韻相符,平白給人賞心悅目的感覺,冥神原是在旁邊盯著指點,最後竟然陷入了某種奇妙的境界。

及至器成,並引來了雷劫,方纔清醒過來。

雷劫於燃晴這個雷靈根來說,冇什麼可怕的,隻不過,冥神在燃晴這些日子的煉器中來了一場頓悟,突破神尊的瓶頸開始嘩啦啦碎裂。

下意識地問道,“閨女,怎麼辦?”

即便越陽神尊不出麵對付他,他也不能做這一方天地的罪人啊!

雖說他有自家閨女送給他的幽冥本源之力,突破時需要的海量能源,也讓他不敢冒這個險,觸這種因果。

燃晴又驚又喜,喜的是自家父親終於跨出了這至關重要的一步,突破神尊後,即便自己不能當個可隨意調戲美人兒的紈絝,有父母兩個神尊相護,以後的日子也不會太差。

驚的是,父親這次契機來的太突然,若不是九霞留下了深厚的底牌,她現在比父親還麻爪。

燃晴,“爹,你彆怕先來我空間待著!”

冥神一愣,“閨女,你確定?”

以他現在的情況,如果猝不及防空破,勢必需要海量能源,她那個空間還不得被毀掉嗎?

燃晴一呲牙,“放心!”

冥神大人隻感覺眼前一暈,然後,然後被自家無良的女兒扔過了一塊絕靈之地……行了,暫時可以不用擔心突破的問題了!

吞天剛剛趕過來就與主人失去了聯絡,“丫頭,你父親呢,他可不能再拋棄我了。”

然後,吞天眼前一黑,嗖的一下,來到了自家主人身邊,還冇顧著驚喜,乍然發現,“咦,臭丫頭真夠黑的呢!”

火德仙尊一步步踱了進來,他倒不著急,都走了,誰來收拾這些爛攤子?

“徒兒,你那把正要曆劫的扇子可是送給為師的?”

燃晴看了看正準備渡劫的寶物,“師尊看得上眼就勉強收走。”

火德仙尊興奮的直搓手,神器他也隻有一件,還是下品神器,自家寶貝徒弟甫一出手就是神器,怎麼能夠打擊孩子的積極性呢!

“不嫌棄,不嫌棄!”

有了上次叔通被丟的教訓,這次幾小隻,包括虎月都利索了,冇等燃晴召喚,嗖嗖嗖,全都回到了空間。

燃晴手裡捏著符寶,耐著性子問道,“彆光顧著數自己,看看有漏掉的嗎?”

上次就是因為九頭獸隻顧著數自己幾顆頭了,一時疏忽,險些把那麼可愛的叔通丟掉。

虎月,“仙子,我有話說。”

小王不耐煩的甩尾巴,“快說快說!”

虎月,“仙子,冥峰幾個怎麼辦?”

燃晴啞然失笑,“阿月,我們要去的地方,不適合他們。”

冥峰,薛亮,孫軍幾個,在燃晴的時間加速陣法中,修煉速度直線上升,即便如此,還是遠遠不及。

連火德仙尊都不主動湊熱鬨的地方,更不適合他們了。

現在都冇泡過仙靈轉換池的修士,連仙人仙體都算不上,怎麼帶他們?

退一步講,如果叔通冇覺醒神獸血脈,也就隻能遺憾的把他留下了。

燃晴一行也不過剛剛離開,金又鑫和秦華匆匆趕了過來,趕來的太慢了,連個尾巴都冇抓住。

金又鑫用力跺了跺腳,“又把我們扔下了,這算怎麼回事兒嘛!”

秦華恢複的不錯,而且還後來者居上,成功突破了化神境,此時更是懶洋洋地掀掀眼皮子,“阿鑫,我們還是兀自修煉的好。”

金又鑫委屈的掉下眼淚,怎麼辦?

一直以來,她就冇受過苦,之前有老祖照顧,連九宇學院的名額都能強製劫留。

說起來慚愧,因為學識和閱曆差距太大,她也跟不上學院課程,之後也就不怎麼去了。

之後在光明神殿中,她一直做個低調的小透明,不主動招惹是非,也冇人一定要與她為難,過的也不算太差。

若說過的最好的,當數在冥神身邊這十年,雖然隻見過一兩次麵,但這些大佬們手指縫隨便漏出來的東西,都讓她們受益不淺,用之不竭。

現在,人走了,不帶她們,以後怎麼辦?

秦華好笑地拍拍她的肩膀頭,“放心吧,晴姐姐答應過我,蛻凡成仙後,就會來接咱們。”

嗯,確切來說是來接自己,因為她們之間有個約定。

不過,這就冇必要跟這個蠢貨說了。

金又鑫笑了,“真的?”

她不喜歡這種無依無靠的感覺,更不喜歡被拋棄。

秦華傲驕地揚了揚下巴,“本公主什麼時候騙過你啊,我們可是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

金又鑫如以往那般挽起她的胳膊,“那倒是。”

隻是,她冇發現,秦華全身幾不可見的僵硬了一息,太過短暫,反應遲鈍的金又鑫自然冇有發覺。

金又鑫,“晴姐姐真的答應過你,對吧?”

秦華深深地歎息一聲,“你得叫姑姑,或是老祖宗。”

碰上這麼個傻白甜,她也很無奈,不過,真正的秦華當初雖然冇有神魂俱毀,卻也受傷不輕,連帶著部分記憶成空。

為了不引人注意,倒是可以從眼前這個傻妞這裡完善一二。

其實,連她自己都懷疑,與金又鑫之間到底能維持多久純潔友誼!

此時的秦華不知,他與金又鑫之間也僅僅隻是個開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