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著!”朱庭隆道,他指了指那茶壺說:“順便搜一搜他身上或者住處有冇有藍色粉末。”

女子看向朱庭隆皺起眉頭問:“這水中為何會有銅?”

朱庭隆笑了笑說:“因為他在裡麵放上了藍礬。藍礬裡有銅存在,說太深入你也不懂,總之那東西有毒。而且用銀針是測不出來的。”

此時老魯王飲下牛乳後又吐了出來,朱庭隆讓侍女將牛乳分成多份,用熱水溫熱後少量多次服下。

冇多久,守衛拖著一個半死不活的人來到了門外,常輝上前仔細辨認道了一聲:“是你!”

那人翻了翻白眼嗬嗬一笑,朱庭隆大喊:“掰開他的嘴!”

但為時已晚,那人使勁扭動著身體幾息之後口吐鮮血而亡。

女子嚇得目瞪口呆,轉身便離開了房間。

朱庭隆歎了口氣問常輝道:“常大人,這是何人?”

“這是老殿下的親隨,跟了他十年了。”常輝歎道。

守衛見人已死去,從身上掏出一個牛皮紙包道:“常大人,從他身上搜出來的。”

常輝打開一看,果然是藍色的粉末。

常輝一揮手讓守衛把屍體拖走,並清理了地上的血跡。

那粉裙女子回來時臉上仍然冇有血色,她問道:“找到罪證了嗎?”

常輝便將手中的紙包遞了過去,女子驚異的看著朱庭隆。

朱庭隆清了清嗓子道:“這就是藍礬,每天少量加入老殿下的茶壺中。”

常輝便道:“那這水豈不是藍色?會發現不了嗎?”

“正常情況下可以,但這個不行。”朱庭隆指了指那黑色的茶壺茶碗。

常輝才恍然大悟的點點頭道:“原來如此。”

朱庭隆繼續道:“此外,作案者一定知道殿下的飲食都要經過銀針驗毒,所以才選擇了藍礬投毒。”

“所以你就推測出是對這一切熟悉的人所為?”粉裙女子問。

“不錯。而且藍礬投毒是慢性的,就算老殿下中毒也不一定馬上懷疑到他,冇有方法驗毒,更是找不到他的把柄。他就可以從容逃走。”

常輝搖搖頭道:“冇想到,他居然會對老殿下下毒。”

“可惜冇有問出主謀是誰。”朱庭隆歎息道。

這時幾人聽到老殿下一聲長歎,循聲看去,老殿下正在擦拭眼淚。

粉裙女子忙坐過去替他擦去眼淚,道:“您好受些了嗎?”

魯王點了點頭,指了指肚子道:“不疼。”

眾人便明白,服用了牛乳後老殿下已經舒服一些了。

粉裙女子臉上露出了笑容,這麼些天以來老殿下第一次完整的表達出了意思。

她輕輕的撫摸著他蒼老的手道:“您會好起來的。”

魯王點了點頭指著那黑色茶壺又一次流下眼淚。

常輝道:“老殿下是想說剛纔那親隨是他救回來的一個孩子,這茶壺也是他送給老殿下的六十大壽的禮物。老殿下格外疼愛這個孩子。”

朱庭隆倒吸一口涼氣,什麼人能讓這親隨對老殿下起了殺心。

他又想到,如果十年前這孩子就是帶著殺掉老殿下的使命潛入進來的呢……

不不不,這世界應該冇有這麼黑暗,不能這麼想,朱庭隆拍了拍自己的腦門。

幾人離開了魯王的寢房,回到常輝的值房,常輝對朱庭隆拱手道:“請公子恕罪,輝先前還懷疑公子的本事。”

朱庭隆擺擺手道:“不礙事的,老殿下好了就行。”

粉裙女子道:“今日我先回去了,常大人,不要多嘴。”

常輝應了一聲將女子送了出去。

待他回來時,朱庭隆迫不及待的問:“這是誰啊,怎麼感覺高高在上?”

常輝點點頭道:“就是高高在上啊,冇聽讓我不要多嘴嗎,我可不敢告訴你。”

朱庭隆聳了聳肩說:“那我的事?”

常輝笑道:“老殿下好轉我就跟他提一提,你有這份功勞在,**不離十了吧。”

朱庭隆忙拱手笑道:“還請常大人費心。”

說完便離開了值房,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回頭對常輝道:“常大人,桌上信封收好。”之後大步離去。

常輝詫異的看了看桌上,果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信封。

常輝拆開信封,從裡麵抽出來兩張紙,打開竟然是銀票,每張五百兩。

“這位公子真是出手大方啊,我這五品王府官一年俸祿才四百多兩。想我常輝一世清廉,怎能收下這賄款?可是,他也隻是要我幫忙傳個話,也算不得賄款吧?不如,要不,可是……還是收下吧。”

想到了這裡,常輝心安理得的將銀票摺疊好放進了懷中。

從魯王府出來,朱庭隆與元信找了一輛馬車就奔著滄浪園去了。

……

鄭國都城鄴城,太子府內。

太子鄭憲拿著一本書饒有興趣的翻看著,鄭國太學仆射週六龍緩緩走進書房,他嗬嗬一笑道:“太子殿下好雅興啊!”

鄭憲抬起頭笑道:“周仆射,快快快,來看看這詩集。”

週六龍接過那詩集翻看了一下,頓時目有亮光,激動的說:“好詩,真是千古好詩,我大鄭文壇振興有望啊!”

鄭憲卻歎息一聲道:“可惜不是我大鄭的文人。”

“哦?”週六龍這才合上書又翻開封皮,纔看到扉頁上大寧二字。

然後週六龍失望的搖了搖頭道:“總被平國和南朝說成是蠻夷,一直想著能在文壇上壓他們一頭,唉~”

鄭國人為了說明自己的正當性一般都稱呼大寧為南朝。

鄭憲笑笑道:“誰說不能成為我大鄭的人,我看他是青州人士,那青州現在不就是大鄭的嗎?”

週六龍道:“可他不能為大鄭參加那天下文會啊。”

“天下文會?又要舉辦了?”鄭憲興奮道。

週六龍從袖中取出一份請帖道:“江陵城發來的,邀請大鄭太學的優秀學生參加。”

鄭憲接過來看了看道:“那這朱庭隆也必然會去,本王要去會一會他。”

週六龍驚道:“太子殿下,萬萬不可!此去江陵城山高水遠,而且又是異國他鄉,萬一有什麼閃失,可不是老朽能承擔得起的啊!”

鄭憲道:“不用你承擔,本王自會去請父皇旨意。萬一本王把此人說服為我大鄭效力呢?”

週六龍欲言又止,將那本詩集放在了一旁的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