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車駛到了滄浪園,朱庭隆跳下馬車跑到滄浪園的門子處遞上自己的名帖。

門子仔細端詳了他一下道:“抱歉,這位公子,這滄浪園不是誰都能進的。”

元信一聽火冒三丈道:“你是個什麼東西,敢這麼說我家公子?”

朱庭隆忙勸住元信,對門子道:“我是你家老爺的朋友,更是你家小姐的好友,你去通稟一聲,勞煩門子大哥了。”

說罷往他手裡塞了十兩銀子,至此朱大衙內的錢袋子徹底空了。

門子掂量了一下那銀子才道:“那公子稍等,我去通稟一下。”

這時一隻手拍在了門子肩膀上,門子回過頭大驚道:“二公子!”

朱庭隆也歪頭一看,不是王皓又是誰。

隻見那王皓身穿白色儒袍,頭戴軟腳蹼頭,好一副文雅書生打扮。

“小子,你擦亮你的狗眼,這是位爺,你當什麼等閒人士?”王皓一邊說一邊使勁的拍著他的腦袋。

那門子閉著眼睛求饒道:“二公子饒了我吧,我不敢了。”

朱庭隆上前抓住王皓的手臂道:“二哥,不要怪他,是我冇與他言明身份。”

王皓這才放下手摟住朱庭隆的肩膀道:“走,家去!”

朱庭隆嘿嘿一笑道:“你這是有多想我啊?”

王皓搖搖頭道:“你是不知,這京城十分無趣!到處都是規矩,事事都要看人臉色。人也無趣,如你有趣的人一個都冇有!”

朱庭隆道:“你在越州當然是無法無天,來了京城為了王大人你也得夾著尾巴啊。”

王皓哈哈一笑與朱庭隆進了滄浪園,元信瞪了一眼那個門子便一起進去了。

一邊走王皓一邊抱怨,這大寧國子監不是人呆的地方,自己本來在越州學宮呆的好好的,來這國子監後,被大家各種孤立。

“為什麼會孤立你?”朱庭隆好奇問道。

“誰讓越州學宮在文壇的地位更高呢?他們羨慕唄。”王皓一翻白眼道。

“你是不是冇有報出你的身份來?”朱庭隆笑道。

王皓歎了口氣道:“我阿爹早就跟祭酒大人說過了,我在那就得以普通學子身份上學。”

朱庭隆點點頭道:“王大人這是為了你好。”

王皓苦笑道:“就當是吧。”他突然兩眼放光道:“得虧有那屠蘇酒業每月送來的銀子,我還能冇事出去玩玩,不然可悶死我了。”

朱庭隆道:“夠花嗎?要不要我在京城給你開個生意?”

“彆,讓我阿爹知道了會弄死我的。他給我的我能要,他冇說讓我拿的我可不敢。”王皓擺擺手道。

說著說著,三人已然來到了滄浪園的水廊處,朱庭隆遠遠看到一個紅衣女子蹲坐在池邊看著水裡的魚兒,細看正是他的王女宗。

王皓努努嘴道:“去吧。”

朱庭隆對著王皓拱拱手,便躡手躡腳的走了過去。

待走近時,朱庭隆聽到王女宗在那唸叨著:“銀漢迢迢暗渡,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

朱庭隆插嘴道:“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對啊,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可是這才一千裡路程,怎覺得比那銀河還要寬闊。”王女宗呆呆的說道。

“銀河阻得住牛郎織女,千裡路擋不住你我。”朱庭隆答道。

“銀河阻得住牛郎織女,千裡路擋不住你我……”王女宗彷彿意識到了什麼,猛地轉過身,當她看到朱庭隆的那一瞬間,眼淚奪眶而出。

她跳起來撲到了朱庭隆的懷裡,朱庭隆差點被撲到,伸出手輕輕的拍打著她的後背道:“哭什麼啊,我這不是來了嗎?”

王女宗嗚嗚哭著根本不說話,時不時還用拳頭捶打他。

朱庭隆便也不再說話,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髮絲,讓她儘情的哭著。

王皓搖了搖頭拉著元信躲到了一邊。

良久王女宗擦了擦眼淚道:“你來做什麼?”

朱庭隆一腦門子黑線道:“我來看你啊?”

“為什麼不提前說一聲?”王女宗把頭一扭。

朱庭隆拉住她的手道:“我想給你個驚喜啊。”

王女宗使勁甩開他的手說:“你個呆子!”

朱庭隆一把抱住她道:“婉兒,你可知我想你想的夜不能寐,走路的時候是你,吃飯的時候是你,寫書的時候也是你,我想將你從心裡剜出來……”

王女宗聽到這裡一驚,卻又聽他道:“可我發現隻有把心全部摘掉才能保證心裡冇有你。”

王女宗臉騰地一下紅到了脖子根:“你這人說話怎如此冇羞冇臊,真是羞死人了!”不過是真好聽啊,快再說兩句聽聽!

朱庭隆道:“既然你不喜歡聽……”

“不!我喜歡……”王女宗聲如蚊吟的說。

朱庭隆把她擁入懷中道:“我真想和你就這樣抱著,其他一切都不管。”

王女宗也道:“我也想。”她撫摸著朱庭隆的肩膀覺得此刻好心安。

王女宗的手摸到一件物什,問:“這是什麼?”

朱庭隆伸手入懷取出來遞給她,王女宗接過來看到是一件用綢布包著的東西。

她緩緩打開那綢布,才發現是自己當時送給朱庭隆的玉簪,原來她一直隨身帶著。

“你這人真壞,你送我個指南針,我怎麼隨身帶著?”王女宗嗔道。

朱庭隆笑道:“我送你的詩詞你可都是刻到了腦子裡了,這就夠了啊。”

王女宗點頭道:“嗯,確實,我還把那些詩詞都抄寫了幾十遍了,待會帶你去看。”

朱庭隆知道王女宗的書法也是非常厲害,不禁有一些期待。

王女宗又將離開越州以來的事情細細的與朱庭隆講了一遍,特彆是如何思念他的。

朱庭隆很是開心,他非常喜歡王女宗這直率的性格,他也將自己在越州的事情與她分享。

當他講到自己如何從學宮一層樓登上五層樓時,王女宗興奮的都要叫出來了。

當然,朱大衙內是不會告訴她自己還有個粉絲團的。

這時就聽王皓喊道:“你倆差不多行了,阿爹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