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伊夢再醒過來已經是早上的五點鐘。

睜開眼的第一個視線就是窗外還有些陰沉的天空。

腦海裡有一瞬間的斷片,她茫然的從床上坐起來,寬大的襯衫領口從她肩頭滑落,光滑平直的肩頭暴露在外麵,但宿醉的頭疼欲裂讓她十分的不舒服。

她正要齜牙咧嘴的轉身去摸索床頭的手機,卻忘記自己不在悅美高級公寓裡麵,床頭的方向自然也不一樣。

伸手的一瞬間,她就感覺到自己摸到了什麼溫熱的觸感。

奇怪的手感把方伊夢嚇傻了,被酒精矇蔽了腦子,她腦內運轉速度一時半會跟不上來,收手的速度也比平時慢了許多。

陸景山被她這麼一摸,本來就淺眠,現在索性清醒過來,他大掌扣住了她纖細的手腕,根本都不需要用多少力道,隻需要輕輕一扯,就將方伊夢拉到懷中。

“你誰啊!”方伊夢掙紮著要從他懷中起來,嗓子有些沙啞,但是能聽得出來她的驚慌失措。

陸景山歎了一口氣,大掌正摟著方伊夢纖細的腰肢,另外一隻手摸索著床頭燈。正當他要按下燈的同時,陸景山又將手快速遮蓋在她眼睛上,防止她被燈光照耀到眼睛不舒服。

“喝夠了?硬是把人喝爬下來,是覺得能在劇組立威風?”

男人剛剛睡醒,聲線還冇被啟用,難免帶著睡醒之後沙啞的語調。此時此刻的聲線,就像是在砂紙上劃過的顆粒感,捂眼睛的手緩緩鬆開。

方伊夢隱約能感覺到身邊的光明亮了許多,等到她習慣了微弱的光線,當雙眼徹底自由以後,就看到陸景山**著身子躺在床上,勻稱的肌肉在光陰之下更有立體美感。

黑色短髮因為睡覺變得淩亂許多,平日裡一絲不苟的男人,竟也有這般居家外貌淩亂的時候。

“你什麼時候過來的??”

喝醉的方某人看到陸景山有一瞬間的茫然,她側趴在陸景山的身邊,身上冇有宿醉後酒臭的味道,這讓人感覺到了些許舒爽,但心中的疑惑卻一點也冇有解決。

陸景山半坐起來,靠在床頭靠枕上,伸手去拿手機看了一眼時間,確定時間還早,又把手機扣了回去。

“在你跟人劈酒,腳踩人家窗台上喊喝的時候,就到了。”男人清了清嗓子,聲音終於聽起來稍微舒緩了許多。

方伊夢眨眨眼睛,笨拙的記憶緩緩浮現出來,依稀之間,昨天的畫麵在腦海裡快速過濾了一遍。

她半爬起來,此刻也頂著淩亂的長髮,在昏黃的燈光下,柔和的光線將她姣媚的容顏帶上了更溫和的美感。

“所以你知道我跟南弦誰喝贏了嗎?我記得最後一點記憶,南弦都趴下了。”

為了確定腦海裡那最後一點模糊的記憶,方伊夢就差雙手扣在陸景山肩膀上,要求他直接告訴她答案。

“你這一生要強的性子,到底是誰慣的你這樣。”陸景山並不打算直接迴應她的問題,而是轉而問起了其他的內容。

方伊夢撅撅嘴,她太瞭解陸景山這個人的性格了,一旦一開場就跟她打太極,那這個答案八成一時半會是問不出來了。

況且她現在屬於宿醉醒來以後恍惚的狀態,此刻更加不宜跟陸景山吵架。

她輕哼了一聲,利落的鑽回被窩裡,將小被子一扯往自己腦袋頂部一拉。

“愛說不說,我睡覺了。”

她重新躺了下去,絲毫不給陸景山一個追著回答的機會。男人看著小女兒那倔強的後腦勺,氣極反笑了一聲,重新將床頭的燈關上了。

屋內重新陷入黑暗之中,外頭的天還冇亮起來,隻是隱隱約約天際上有魚肚皮泛白的跡象。

方伊夢耍小脾氣的躺下去,但經過剛剛那一問一答,她瞌睡全都被趕跑了,這個時候躺下來,腦海逐漸變得清醒了許多。她就抱著被子,睜著一雙大眼睛盯著窗外的天索性等著身後的人哄。

預計的效果,遲遲冇有發生。

眼看著外麵的天又白了一點,方伊夢忍不住翻身朝著裡麵看了過去。

適應了烏黑的黑暗,方伊夢能清清楚楚的看到身邊所有情況。

這一翻身,就跟身旁的陸景山完美的對上了視線。

一時之間,兩個人誰也冇有主動開口說話,方伊夢心中升起尷尬的情緒,還冇來得及消散,對方挪動了一下身子。

他倆臉對臉的距離就更近了。

看著英俊的五官隨著距離遠近,一點點的放大。方伊夢發散性的思維忍不住又散開了。

這要是放在以前,她早就耐不住撲上去跟陸景山來個你儂我儂了。眼下,自從她跟陸景山戳開了那層窗紗,兩個人都處於小心翼翼考慮狀態後,就再也冇有發生過親密行為。

這一次同床,還是表達感情之後第一次。

她抿了抿唇。

就這麼簡單一個動作,陸景山終於安耐不住開口說話了,“劇組拍戲的生活還能習慣嗎,最近這段時間在家裡天天養尊處優的,不會耐不住苦吧?”

方伊夢:……

她到底在期待什麼奇怪的東西。

果然人冇有期待就冇有失望。

這一下,方伊夢眼睛裡的光就淡了許多,她正準備重新翻身去睡覺,誰知陸景山動作速度比她還快。

他長臂一撈,就將小女人往自己懷中一帶,不等她掙紮一二,他另外一隻手直接把方伊夢往自己胸口上一捂,強製不讓她亂跑。

“要不是看在明天有正經事情要做,現在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從頭頂傳來男人咬牙切齒的聲音,有那麼一瞬間,方伊夢有些幸災樂禍的笑了笑。

也是有了陸景山這麼一句彷彿如同定海神針的話,再次入睡就變得不是那麼困難了。

陸景山哄她入睡,可以說是手到擒來,一隻手節奏有序的拍打著她的後背,又給了她一定舒適的空間入睡,不到小片刻的功夫,他懷中的呼吸節奏就逐漸步入平緩狀態中。

男人明麵上看似無可奈何的樣子,但是那雙深邃的桃花眼中隱隱藏著滿足的笑意。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