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太陽徹底爬起來,方伊夢的手機鈴聲從床頭傳了過來。

這還是昨天孟青拿她的手機去訂的鬧鐘。

嘈雜的鬧鐘聲打破了安靜的氛圍。

方伊夢一陣急促的呼吸,她朦朧的睜開雙眼。就看見陸景山撐起身子,將她手機鬧鐘關掉了。

“幾點鐘的拍戲,定這麼早,汪直瘋了嗎?”

陸景山顯然也是被鬧鐘聲吵醒的。男人低沉的聲音裡帶著隱隱約約的不愉快。

她揉了揉自己有些淩亂的頭髮,在被窩裡來回滾動幾下。她成功被陸景山的不開心給哄開心了,女人心滿意足的勾起唇角笑了笑。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拍那麼早的戲,你今天有彆的事情嗎?還是說,會跟我一起去劇組?”

她從床上坐起來,重新再睡一覺起來後,宿醉感少了一點,但多少還是有點不舒服在身上的。

陸景山此刻也坐了起來,“今天主要是在劇組陪你,可能過幾天才忙,你哥也來橫城了。”

“他來橫城乾什麼。”方伊夢踩著拖鞋朝洗漱台走去,聽到這句話,她停住腳步,疑惑的扭頭看向陸景山。

男人伸手隨手扯了一件衣服往身上套,邁步的朝著洗漱台走了過來。

檯麵上有一個已經用過的牙刷和杯子,但他卻先給方伊夢準備好了洗漱,纔開始給自己做準備。

“q市有一個項目需要談判,你哥……順便也是過來追女朋友的。”他看著鏡子裡方伊夢,下意識抬手去給她整理淩亂的領口。

陸景山說的這句話,對於方伊夢來說,簡直就是驚雷平地起,把她狠狠的震驚到了。

“我都不知道我哥的感情發展,你怎麼比我還清楚?!”

“男人之間的友情,你懂什麼,趕緊刷牙。”陸景山將她的牙刷塞在她手上,帶著督促的語調,企圖將牙刷塞在她嘴裡,防止女人說出其他八卦的內容。

但方伊夢對於她哥的情感經曆實在是好奇到了極點。

她躲開陸景山塞牙刷這個動作,咄咄逼人,“追誰啊,q市能有誰被我哥看上,他開花,跟你開花有的一比了誒。”

“你是在損你哥還是連同我一起損了?”陸景山見她要躲開,也索性不逼她了。

堵不住她的嘴,那他堵自己的嘴總行了吧?

他正準備把牙膏往嘴裡塞,手腕卻突然被方伊夢扼住。

“不行,女方你今天不說出來,我今天就是不拍戲甩大牌,我也要從你嘴裡知道我哥追誰。”

女人瞪圓了那雙明亮的眸子。

陸景山抵抗不過,在小女人絕將目光下,他主動屈服在方伊夢的威脅裡。

“這個女人你最熟悉不過了。”

“我身邊的……李可?”她聽到這個提示,方伊夢惶恐的張開了嘴。

李可是個剛剛從大學校園走出來的孩子,她哥那是商場裡的老油條了。老牛吃嫩草——

她是萬萬冇想到,這個俗語,居然是她老方家祖傳傳統文化。

眼看著猜測的人越來越偏移,陸景山眉頭一跳,“李可還是個小孩子,你哥下的去手!?”

方伊夢嘟了嘟嘴,“那誰知道這種老狐狸喜歡什麼不走尋常路的。”

眼看著這個揣測確實越來越偏了,陸景山太瞭解方伊夢這個腦子了,給一點線索,她能延伸出稀奇古怪的方向去,為了避免日後不必要的誤會。

他直接坦白了,“不是李可,是你的化妝師宮巧巧。”

“誰?”方伊夢不可置信的看著陸景山。

李可和宮巧巧本質上確實有很大的差彆,一個是年齡,一個是類型。但是放在方伊夢的眼中,方儉衍能對宮巧巧下功夫,那等同於方儉衍看上了小草李可同樣讓人無法接受。

“巧巧多乖巧的一個孩子,我哥那老狐狸不喜歡辣妹,居然對我身邊的人下手了!?”她怒沖沖的舉著牙刷朝著空氣揮霍著。

陸景山扭頭看著牆上的時間已經過去快二十分鐘了,他將水杯往她手裡塞,打斷了她的話。

“你再不洗漱好了出門,等會你經紀人又要在門口催你。”

他說完,也不給方伊夢任何機會,刷牙洗漱一條龍搞定後,他折身出去換衣服了。

因為有這個八卦在,方伊夢的洗漱速度也比平日快上不少,她擦著最後一層防曬霜,快步走出來。

正巧就看見剛剛穿上工裝褲的男人。

“!!!”

看著眼前這個穿衣打扮與平常完全不是同一種風格的陸景山,方伊夢原先閃爍八卦的眼神光,在這一瞬間變成了明亮的驚喜的情緒。

陸景山五官硬朗英俊,平常穿西裝革履的時候,能鎮得住場子,商界精英風格拿捏的淋漓儘致。

一旦這個男人穿上圓領長袖衛衣搭配工裝褲,日常休閒風格在身上,那種威嚴的商界精英的氣質淡了不少,可眉目間的英氣,反而襯托這個男人看著更加少年英氣。

方伊夢喜歡的類型不多,但是小奶狗絕對是有一部分在的。

她踩著拖鞋走到陸景山麵前,仰頭看著這麼帥氣的男人,她嘀嘀咕咕地說道:“出去就打扮的這麼帥,我還怎麼控製我自己。”

“阿一姐姐對我從來就不需要剋製,你想乾什麼,就乾什麼。”看著眼前這個女人興奮的樣子,陸景山挑了挑眉尾,他拉著方伊夢的手,就引她往自己身上帶。

方伊夢的指尖才落在陸景山的脖子上,很快就跟觸碰到什麼炙熱一般,光速收回了手,臉頰頭一次這麼緋紅的轉身往外走去。

“見鬼了,他怎麼突然這麼會了!”

陸景山看著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男人涼薄的唇角勾起微微的弧度,隱隱帶著幾分笑意的深眸正目不轉睛的看著她在小客廳裡走來走去。

再過十分鐘後,方伊夢隨意套了一件寬厚的外套。兩個人在房間門口正穿鞋的時候,方伊夢靈光乍現,想起什麼來,折身回到房間,掏出兩個黑色的口罩走了出來。

自己戴上以後,毫不猶豫的打開口罩,往正蹲在地上穿鞋的陸景山臉上一帶。

“把你這張俊臉藏好咯,我很小氣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