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話說,白天不念人,夜晚不說鬼!

東北版解釋,就是不禁唸叨,唸叨唸叨就會見到。

可誰能解釋一下,明明是陸明華提的,為什麼被找上的卻是鐘維正。

坐電梯,下到地下車庫,電梯門纔剛剛打開,就看到不遠處,一個嬌俏,文雅的身影,穿著一身職業律政裝,站在一輛銀白色寶馬2係ActiveTourer前,距離電梯十幾米,距離鐘維正車停放的位置,僅僅隻有不到兩米。

用隔壁,旁邊,一側,來形容這段距離,極為貼切,毫無違和。

看到這道身影,鐘維正也是本能的一愣,接著就像冇事人一般,習慣的掛著常常示人的微笑,一邊走向對方,一邊招手,打招呼,道

“這麼巧,冇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你,歐大狀!有案子?還是專程來找我的?”

歐詠恩冇有第一時間開口回答,隻是上下審視的打量了一番鐘維正。

體格雄壯,合體的西裝,穿在身上冇有一點斯文,紳士的味道,反而偶爾動作之間,被肌肉繃緊,有一種隨時可以穿通束縛,變身危險暴徒的味道。

臉上的笑容,倒是很溫和,還帶有一點憨厚,誠摯,但配上有些方正,強硬的臉部線條,總會莫名的給人一種微微的違和感。

冇有想象中的鄙夷,也冇有預想中的痛罵,歐詠恩臉上的表情雖然淡淡,語氣卻毫無異樣情緒,如普通認識的人一般,輕啟朱唇,道

“我剛剛和師父在附近喝茶,剛好遇見王叔叔,說起你,恰好師父也想見見你,所以就讓我來這裡等你。”

如果隻是簡奧偉提出要見自己,鐘維正一定會感到奇怪。但加上王炳耀的話,那就不會感到奇怪了。

退休之外,一身輕鬆的王炳耀,不知道是真的閒極無聊,還是本身就那麼無論,居然對做媒一事,熱衷得不得了。

其中鐘維正首當其衝,是為王炳耀“金牌冰人”生涯中最為關注的攻克對象。

簡單來說,就是想要幫鐘維正找到一個好女人成家,管束住他,結束他亂七八糟的風流私生活。

結果就是像曾剃頭的那個典故一樣,屢戰屢敗,屢敗屢戰,大有一副不達目的,絕不罷休的態勢。

因此,他也成為了高鳳琴,丁瑤等對鐘維正比較特殊的女人們的公敵,頭號不忿對象。

而鐘維正自己,也和這位自封“金牌冰人”的長輩,進行了多次的鬥智鬥勇。有過爽約,有過製造性格不合,有過營造生活態度不同,甚至有幾次,鐘維正乾脆將相親對象,變成了一夜貨幾夜對象。

但,這些還是冇能打倒王炳耀的信念,一旦有機會,王炳耀還是會樂此不疲的為他介紹相親對象,或者安排相親活動。

不用想,今天也絕逃脫不了是這種情況。

鐘維正站在距離歐詠恩不到兩米的地方,笑著微微低頭,盯著強裝鎮定的歐詠恩,問道

“聽說你師父很疼你,怎麼會讓你來和我這個風流成性的花花公子接觸呢?而且我冇看錯的話,我們之間應該差了差不多有十幾,二十歲吧?”

聽到鐘維正點破,即使歐詠恩一直感覺不錯的心理,也不禁快跳了幾拍,臉上不自覺的微微紅潤,抿了抿嘴唇,沉吟了一下,冷靜後,才故作大方的回道

“冇辦法,師父給我介紹過很多青年才俊,都冇有成功。經過王叔叔提醒,他認為我可能需要對比,才能不再挑剔,擁有好的結婚對象。”

鐘維正嗬嗬的輕笑出聲,接著指了指自己,問道

“所以,我就是那個被用來對比的反麵對象?”

基於禮貌,歐詠恩默然,未答。不過,她的眼神已經給了肯定答案。

接著,鐘維正不在意的自嘲,道

“他們的眼光不錯,我的確是一個用來做對比的,很好的反麵對象。不過,要等改天才行,最近旺角百老彙戲院的案子,還需要我回去坐鎮。”

不管是實情,還是推托,歐詠恩並冇有一點介意的樣子,反而是指了指自己的車,對著鐘維正說道

“我送你怎麼樣?剛好我有一件案子,需要去西九龍總區蒐集資料。有你這個大處長的招牌在,相信會讓我省下不少時間。”

鐘維正微笑看著麵前的歐詠恩,緩步上前,突然身體前傾,將臉貼向歐詠恩,在距離對方還有十幾厘米的地方停下了動作,盯著強裝鎮定眼眸,緩緩調侃道

“有時間,好奇和好勝可不是好東西!尤其是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

說完,就自顧自的直起身,徑直向歐詠恩車子的副駕走去。而歐詠恩則是先為鐘維正的話一愣,接著有些氣惱的瞪了一眼鐘維正的背影,不服氣的驕哼一聲後,纔打開駕駛位的車門,看都不在看鐘維正一眼,打火開車,向著西九龍總區總部的方向駛去。

至於,之前說的簡奧偉要見鐘維正的話,好像冇有發生過一般,被人選擇性的遺忘。反正也不是真的打算見,隻不過是一個為了讓這對男女相見的藉口而已。

……

新界大埔,狗肚山附近,距離香江中文大學不足五百米的一間倉庫內,劫持衝鋒車和警員的匪徒,就藏身在這裡,除了不見蹤影的衝鋒車,以及因傷重,被提早放歸的警長,剩下的人質也都被他們藏匿在了這裡。

哐啷啷的鐵門推動聲響,將剩餘的四名警員驚醒,雖然被蒙著的眼睛,什麼都看不到,但出於本能,以及職業警覺性,幾人還是將頭轉向了傳來聲音的方向。

“給他們喂點水,他們現在可是很值錢的,尤其是那個副處長的兒子,不要讓他出事。各位阿sir,我們隻是求財,冇想過要你們的命。隻要你們好好配合,我保證你們會安然無恙的回去和家人團聚。但如果你們耍花樣的話,就彆怪我們了。”

“好了,不打擾各位阿sir休息了!”

說完,領頭的陳斌,對著原屬下,現手下,一擺頭,一起走出了關押幾名警員的房間。

手下一路跟在陳斌身後,忍了再忍,一直走出了足夠遠的距離,才忍耐不住,問道

“斌哥,計劃變動,真的不和家俊商量一下?”

陳斌從煙盒裡抽出一根菸,叼在嘴上,點燃,深深的吸了一口後,才緩緩吐出煙氣,回道

“家俊雖然很聰明,但畢竟太年輕,要是知道李sir,就這麼被劉傑輝算計,說不定會衝動。他還有大好的前途,不需要和我們當初一樣,去過那些顛沛流離的生活。讓兄弟們準備好武器,無論我們這邊能不能得手,錢那邊,一定不能出差錯。”

手下恭敬的一點頭,道

“是,斌哥。”

說完,便向一側的一個房間方向走去。陳斌依舊站在原地抽著煙,看著遠處的天空,眼神中有著迷茫,矛盾,冇一會,便又被決絕,堅定所代替。

……

權利的交替,有時候就是這麼魔幻,剛剛還一直大權在握,號令四方的李文彬,這時,已經成為了過去式,整個警隊的指揮權,已經隨著他被劉傑輝的暫時罷免,而落入了對方手中。

李文彬並冇有無意義的糾纏,繼續質問下去,而是有些黯然,悲涼的一個人走出了辦公室後,將舞台留給了“勝利者”劉傑輝。

在李文彬離開後,已經結果署理處長的劉傑輝,自然順勢調動人員,佈置了起來。

“紫薇,艾伯特,你們兩個一起到會議室來,大家商量一下行動的佈置。阿基,金庫那邊,就交給你了。”

徐永基點了點頭,示意瞭解後,便叫上了幾個警員,跟著他一起離開。

而在劉傑輝等人也離開後,剛剛見證了大場麵的一種警員,也一邊各自忙碌,一邊和三兩相熟之人,低聲談論起了剛剛的廠名。

一個副處長,署理署長,就這樣被暫時罷免,實在魔幻得有些匪夷所思,聞所未聞。

……

“這次又不會有機會動拳腳,你不好好陪著你的那個madam,跟來做什麼?你又不是警察,趕快滾回去,和madam一起好好照顧我契子,下次要動拳腳的時候,我再找你。看什麼看?你還冇去阿正那裡報道,我就還是你老大,快點滾回家去!”

坐在副駕駛的龍威,歪歪斜斜的靠在椅背上,叼著煙,有些嫌棄的看著後視鏡中,娃娃臉上掛著和煦微笑的高崗,明是吐槽,驅趕,實是關心,保護。

而多年相處下來,無論是龍威和高崗,還是包括葉誌,華生,飛鴻幾個不同身份的人,都在多年的彼此照應,配閤中,積累了大量的友誼和默契。

要知道,他們要鬥的人,都是知名的毒梟,大佬,一著不慎,就會要命的那種,幾人之間,說一句生死相依,也毫不過分。

這種環境下,培養起來的情義,已經難以用時間積累來估量了。

當初情況不允許,纔會讓兄弟跟著冒險,現在有的選,誰又會讓兄弟跟著再度涉險呢?

顯然,龍威的反應,也早就在高崗的預料當中,娃娃臉上依舊掛著和煦的微笑,三十多歲的人,居然還能笑出一絲稚氣,讓整個人顯得更加年輕了幾分,越發難辨年齡,讓人十分嫉妒。

“暴龍,額,威sir,威sir,好了吧?大嫂前幾天和曉禾她們,去廟裡求簽,簽文上說,你和阿誌,今年流年不利,凡事要小心,不然會有血光之災。所以,大嫂她們纔會讓我和飛鴻,分彆來跟著你和阿誌,彼此有個照應

“當然,我知道你不會信這些,我也不信,但大嫂她們卻是十分相信。如果你能說服大嫂她們,我就不再跟,怎麼樣?”

嘴角咬著菸蒂,菸頭的菸灰,隨著嘴唇發聲的抖動,而滑落飛揚。對於自己老婆的少見多怪,篤信迷信之類的吐槽,鄙夷,連綿不斷的從口中蹦出,大男子威勢拿捏的十分到位。

然後,冇有了,嗯,是真的冇有了。

因為,發現高崗已經腹黑的默默舉起了手機,鏡頭角度,惹人警覺。續而,立即轉移話題,一邊聯絡華生,讓其幫忙送兩套避彈衣來,一邊和葉誌聯絡,和對方一起,配合著加大火力吐槽,鄙視起了高崗,飛鴻,這兩個被女人支配,一點都不敢抗爭的貨。

飛鴻是習慣性的沉默性子,高崗雖然話不少,但嘗試過很多次,都冇辦法和講歪理,腦迴路清奇的龍威,講明道理,更彆說,再加上一個和龍威同期,屬於常常會在沉默中,一句話噎死人的葉誌。

所以,高崗和飛鴻也就任由兩人隨意吐槽,鄙視,全當聽不見。痛快痛快嘴而已,大家都這麼熟了,各人在家裡是個什麼地位,誰心裡又怎麼會冇數?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八千到一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兩銀子,一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一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一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一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一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一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一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一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一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就說剛剛扭斷敵人的脖子,放在以前隻用雙手就行,可剛纔他還要藉助木槍的力量。

“秦安,過來,幫我搜身。”

秦虎熟悉戰場規則,他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把這兩個傢夥身上所有的戰利品收起來。

“兩把匕首,兩把橫刀,水準儀,七八兩碎銀子,兩個糧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壺,兩套棉衣,兩個鍋盔,醃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東西,你有救了……”

秦虎顫抖著從糧食袋裡抓了一把炒豆子塞進秦安的嘴裡,而後給他灌水,又把繳獲的棉衣給他穿上。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天還冇亮,秦虎趕在換班的哨兵冇來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腦袋,拎著走進了什長的營寨,把昨天的事情稟報了一遍。

這樣做是為了防止彆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現在身處何種環境。

“一顆人頭三十兩銀子,你小子發財了。”

什長名叫高達,是個身高馬大,體型健壯,長著絡腮鬍子的壯漢。

剛開始的時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繳獲的戰利品,以及兩具屍體。

此刻他的眼神裡麵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發財,是大家發財,這是咱們十個人一起的功勞。”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苟枸狗的港綜世界自由行最快更新

第四百八十九章 好奇好勝歐詠恩!情義相知,家庭地位相等的兄弟!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