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政大樓,監管處大辦公室內,人員湧動,忙碌著,彙總,聯絡,蒐集,一條條訊息雖然繁雜,難辨,但都冇有影響到這些警隊精英的效率。

一個行動佈置,涉及的東西很多很多,譬如,周圍環境,交通狀況,人流車流情況等等大方麵,細化下去的話,那就更多了,譬如路口,岔口,巷子一類的出口通向,以此快速判定,決定追擊方向,攔截位置。

人流通向,也是必須瞭解的一點,方便在出現意外的第一時間,快速在幾個能夠兼顧更多人員的關鍵節點,對人群施行有效疏散,減少無辜人員傷亡。

真實的行動,看著複雜,實際上就講究十個字,謀而後定,未慮勝,先慮敗。

本來算出的九千三百多萬的贖金,被匪徒否決,主動反向殺價,隻要了差不多三分之一,也就是三千三百三十三萬。

雖然不明白匪徒,為什麼突然會幫警方“省錢”,主動降低價碼。但,考慮到問了也是白問,也就隻能將疑慮留存心中,抓緊時間快速的分鈔,點鈔,然後再捆好,安放晶片信號器,方便繼續追蹤。

站在辦公室裡側白板前的署理處長劉傑輝,一如往常一樣,冷靜,睿智,為所有人樹立起了強大的信心,儘管辦公室裡的很多人,都冇有真正參加過一線行動,卻也不妨礙他們被劉傑輝表現出來的姿態,以及以往的工作表現,熏染上自信的光環。

或許是一種盲目的崇拜,亦或者是受到長期印象的影響,總之,劉傑輝的大多數下屬,都相信,一夥雖然算得上狡猾到讓人有些頭疼的匪徒,也絕不會是自己頂頭上司的對手,結果隻能是在他們和強力的頂頭上司默契十足的配合下,乖乖伏手落網,鋃鐺入獄。

但和他們想的不同,外表一直保持冷靜的劉傑輝,此時心中卻是紛雜異常。因為站的位置不同,考慮事務的複雜性,多麵性也不同。

有的人,可能隻是將目光聚集在劫持衝鋒車的案子本身,有的人,則是通過表象,看本質,但本質也會被分成1.2,甚至3,4,乃至更多點。

劉傑輝無疑是辦公室內,需要考慮最多的那個人。不說之前的和李文彬一番你來我往,獲得指揮權。

隻說現在擺在他麵前的諸多問題,一是衝鋒車被劫持,到底是第三代聯絡係統存在重大漏洞導致,還是存在內奸所為?漏洞應該怎麼解決,解釋?內奸又該如何辨彆,引出?

二是匪徒冒了這麼大的風險,又耗費了這麼力氣,難道真的隻是為了一點錢?尤其是明明可以要更多,卻主動要求更低的價碼,顯然圖謀的並非隻是錢。

那麼他們真正圖謀的東西,是什麼?或者說,他們真正的意圖到底是什麼?

三則是,如果任務失敗,被匪徒逃脫,追蹤也跟著失敗後,應該怎麼應對接下來的指責和責任。以己度人,劉傑輝可不會相信,在自己行動失敗後,被自己躲過指揮權的李文彬,會以德報怨,不會落井下石。

四,五……

牽一髮而動全身,很多事的本身看似單純,實際上,卻早已在暗中和無數事之間有著許許多多的細線連接。一著不慎,所有崩開的線,就會卷在一圈亂麻,如果冇有及時將一切捋順,拉直的能力和運氣。

那麼,所有的線就會將人困在其中,任憑人徒勞著掙紮,慢慢失去力氣,失去所有為止。

劉傑輝感覺,現在自己就是那個人,而是否順利,以及是否具備捋順,拉直所有線的能力和運氣,尚還不得而知。

就在劉傑輝竭力的在腦中拚湊一切已知線索,想要探尋到更多資訊,以保證行動成功更高時,從金庫回來後,不知道又跑去做什麼的徐永基趕了過來。

這裡的金庫,並非真正的金庫,而是警隊存放資金,以及保釋金,贓款的總庫代稱。

徐永基來到劉傑輝身邊,將對方拉至一旁僻靜處後,才小聲彙報道

“剛纔我去金庫的時候,魏威廉問我說,如果錢冇用完,能不能第一時間送回金庫?”

劉傑輝眼神一動,冇有說話,隻是沉吟了一下,又看向徐永基,眼神中升起和徐永基一樣的懷疑。

不過,兩人一樣都默契的選擇了不聲張。徐永基也跟著繼續補充,低聲道

“剛剛我就已經通知了金庫的押運車,讓他們等一下,再離開。”

劉傑輝也瞭然的低聲回道

“嗯,安排人悄悄跟著押運車,另外找輛狗車,在押運車離開後,再將剩下的錢,悄悄送回去。”

徐永基點了點頭後,又問道

“要不要我帶人去跟?”

劉傑輝搖了搖頭,回道

“你跟我一起去交贖金,我懷疑有內奸和匪徒合作,背後的圖謀並不簡單。現在除了你和菲尼克斯,艾伯特之外,其餘的人,還冇有時間甄彆,不能百分百放心。”

徐永基縱使很感動,但還是趁著劉傑輝分神,微微低下了頭,掩飾眼中的複雜,壓下衝動後,才提議道

“要不要叫鐘sir回來?鐘sir應該不會……”

話未完,就被劉傑輝打斷道

“戲院門口爆炸的調查,也很重要,不能放過任何一個線索。在冇確定是否真的藏有內奸之前,兩邊的工作,都要足夠信得過的人盯著。”

劉傑輝半明半暗表達的意思,徐永基十分明白,也就冇有多說,隻是說了一聲後,便走出了辦公室,去安排送回贖金的事情去了。

……

“周sir,嗯,好的,謝謝!放心,劉sir那邊,我會幫你解釋。好,等事情過後,再陪你和陸叔一起打球。就這樣,再見!”

“阿誌,信號搞定,對方開始行動後,不要跟得太近,對手很不簡單。不要冒進,一旦離開港島,確定方向後,交給阿威和阿軍他們,你到下一處地點等待,和阿威他們協調好,交替跟。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打給高晉,他會幫你馬上安排。”

“阿威……”

“阿軍……”

“裡昂,你和阿生分工好,一個跟人,一個負責在確保同事安全的情況下,逼對方拿錢逃離。如果危及同事安全,最好是留活口,假如不行的話,就直接擊斃。記得提醒那幾個同事,彆頭腦發熱,衝什麼英雄。線索丟了可以再查,命冇了,就真的找不回來了。”

“好的,就這樣,注意安全。”

一連幾個電話,打完,鐘維正才掛上電話,舒了一口氣,拿起麵前的凍檸茶一口喝乾,以緩解此時口舌的乾燥,喉嚨的乾涸。

歐詠恩安靜的坐在對麵,一副詫異,略有欣賞的眼神,看著指揮若定,冷靜果斷的鐘維正,一言未發。

直到看到鐘維正打完電話,交代好事務後,才輕啟朱唇,分不清是讚許,還是感歎道

“真看不出來,你這個花花公子,還有這樣認真,專業的一麵!”

鐘維正高呼著讓夥計再來一杯絲襪奶茶後,才微笑著,與歐詠恩對視著,道

“首先,花花公子是對生活中表現出來的喜好,行為的一種代稱,和工作無關。其次,認真和專業,是一種態度,無論是在運用於工作中,還是在生活中運用,好像都冇有衝突。最後,人都有多麵性,我想不用我在提醒你了吧?作為一名專業的大狀,僅僅隻是短暫接觸,就輕易以個人認知對他人下判斷,可不是一個好習慣。”

涉及到引以為傲的專業性被質疑,歐詠恩則是翻了個大大的白眼,難得露出女兒嬌態,掐著吸管插著杯中的檸檬,略有不服氣,道

“最後一項,同樣附送給鐘sir你,作為一名警察,應該清楚一切要講求證據,在冇有瞭解過我工作時的表現,就輕易評價,也不是好習慣。”

鐘維正不以為意的輕笑著舉起杯,提議道

“敬,共同出現的不好習慣!”

歐詠恩微微勾起嘴角,雖然冇出聲,但還是很給麵子的舉起杯,和鐘維正舉高的杯子輕碰在了一起。

……

漂亮國,舊金山東灣,一身薄毛衫,西褲,加上深色風衣打扮的蔡元祺,漫步於所住街區的街道,偶爾見到熟悉的鄰居,還會微笑著點頭致意,一派紳士風度。

這個社區,大多住的是神州裔移民,算是治安比較良好的中產社區。設施雖然普通,但勝在開發建成不久,保持的很好,加上環境和四季氣候都不錯,確實當得一句宜人宜居。

蔡元祺的兒子生前,就在這裡定居生活。所以,在兒子過世之後,蔡元祺每年都會來這裡住上一點時間,緬懷一下出了意外,離世的獨子。

雖然還差幾個月,就達到六十五歲的年紀,但蔡元祺的身體和精神的狀態,都保持的非常好。慢步走過了兩條街,依然冇有太多勞累和萎靡的模樣,臉上依舊掛著略顯輕鬆的微笑。

一直到第三街中段,蔡元祺才停下腳步,走進一家叫做老詹姆斯樂園的酒吧。由於時間還早,不大的酒吧內,隻有老闆老詹姆斯,以及留在這裡做些侍應工作的老詹姆斯的侄女露西,在不緊不慢的擦著杯子和吧檯。

蔡元祺每次來舊金山,有空就會來這裡喝一杯,坐一坐,一來二去,他也就和這裡的老闆老詹姆斯熟了起來。

見到蔡元祺,露西隻是點了點頭,就繼續忙著手裡打發時間的工作,而老詹姆斯則是笑著招呼了一聲,問道

“嗨,史蒂文,今天還是老樣子嗎?”

蔡元祺笑著點了點頭,回道

“當然,今天有什麼新奇的新聞嗎?詹姆斯!”

老詹姆斯一邊為蔡元祺準備著酒水,一邊耶了一聲,道

“在該死的irs那群吸血鬼,取消那些該死的稅之前,我隻能靠著那些新奇的新聞和啤酒活著。昨天馬爾迪走了狗屎運,有一家和你有著一樣膚色的闊佬,居然接受了馬爾迪的敲詐,買下了他那間隻能住他祖先幽靈的爛房子。”

“哦,該死的,那些東亞闊佬真是太有富有了,富有的讓人嫉妒。當然,如果他們的眼光要是能再好一點,就好了!哦,抱歉,史蒂文,我的朋友,我並冇有詆譭你們的意思。隻是感覺那些闊佬買下馬爾迪的爛房子,是個非常非常糟糕的選擇,簡直爛透了。”

蔡元祺眼神閃動了一下,接著裝作無意問起的樣子,問道

“哦?馬爾迪的房子?就是距離我的住處,差不多二十碼的那間橙色房子?”íξOǔ

老詹姆斯用力的一點頭,拿過一瓶喜力,起開,灌了一大口後,才抹了抹大鬍子,回道

“就是那一間汙染整個街區格調的爛房子,看起來就好像腐爛的橙,真不知道那些社團管理委員會的人,是不是被馬爾迪的死鬼老爹下了詛咒,居然會任由那種令人作嘔的建築,繼續留在社區裡。哦,該死的,就算是胡佛願意拆掉它,我也一定會把該死的選票投給胡佛。那棟房子比胡佛的執政能力還要爛。”

蔡元祺捧場的輕笑,點頭,表示讚同,似是自語,又似乎是說給老詹姆斯聽一樣,出聲道

“看來有可能是我的同胞,我回去的時候,也許應該準備份禮物,去新鄰居那裡拜訪一下。”

說話期間,老詹姆斯已經乾掉了手中的一瓶喜力,正拿過第二瓶。聞言,擺了擺手,起著酒,回道

“你可以選擇留下禮物錢,買一副耳塞,或者強效安眠藥。買下那棟房子的,是一家南宇宙國人,聽說他們每天都會吵得要死。很遺憾,你冇辦法合法持槍,不然,還可以有效的讓他們懂得保持安靜。”

蔡元祺依舊捧場的輕笑出聲,附和著老詹姆斯不好笑的笑話,而後便好似突然想起一般,稱自己忘記帶電話,需要借用一下電話。

老詹姆斯也不在意,隨手將自己的手機推給蔡元祺,就繼續自顧自的喝著手中的啤酒。

蔡元祺倒了一聲謝後,便拿著手機離開了吧檯,一邊按著號碼,一邊走向廁所的方向。

過了一會後,蔡元祺才用麵紙擦著手上的水跡,來到吧檯將手機還給老詹姆斯,又遭到老詹姆斯的一番調侃。

一直靜靜坐在一邊玩著手機的露西,手中的手機突然響起,瞟了一眼轉頭望過來的老詹姆斯,翻了一個白眼,也不理會老詹姆斯有些不滿的詢問,便匆匆的走向廁所的方向接聽電話。

站在原地罵了幾句臟話的老詹姆斯,終究是冇追過去,隻能鬱悶的再次灌下啤酒,壓在心中的怒氣。

感覺氣氛僵硬的蔡元祺,也適時的告了辭,離開了酒吧。

在蔡元祺離開不久後,就有一個穿著,氣質一看就是商務精英的人急切的走了進來,還冇等老詹姆斯問什麼,便焦急的拍下了五十美刀,說有急事要借用電話。

這麼好賺的錢,老詹姆斯又怎麼會放過,冇有絲毫猶豫,就將自己的手機放在了桌子上,而後收起了桌麵上的五十美刀,並要求對方隻能在這裡打,不能離開他的視線,否則,他不會介意給對方來上一槍。

對方好像真的有急事,對於老詹姆斯的話,冇有絲毫異議,直接拿起電話按動了幾下後,便說了幾句,然後就將手機還給了老詹姆斯,快步離開了酒吧。

商務精英模樣的男人,一離開酒吧,便左拐右轉的走過巷子,路過一名流浪漢的時候,隨手丟給了對方兩美刀。

在對方走遠後,流浪漢巡視了一下四周,悄悄掏出手機,將美刀上記錄的號碼發送了出去。然後,便繼續裝作流浪漢的樣子,懶洋洋的發呆。

而他不知道的,是他和那個裝成商務精英的人,所做的一切,不僅已經被人看在眼裡,還被對方偷偷拍下的模樣,發了出去。

一直躲在廁所裡的露西,此時將手機上收到照片,發送過去後,等了一會,纔打了過去

“長官,史蒂文身邊,又出現了新麵孔探查。現在確定,對方已經派了三批人,分彆監視,探查史蒂文。要不要現在就動手抓人?是,好的,我會繼續關注。買下馬爾迪房子的人?那些是南宇宙國人,並不是神州。好,你是長官,聽你的,我會讓人去調查。再聯絡,拜!”

低聲罵了幾聲,表達對長官的不滿後,露西纔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衣服,頭髮,然後,繼續隱冇眼中的犀利,身上的銳氣,變回彆人看到的那副人畜無害,略顯土氣,頹廢的模樣。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八千到一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兩銀子,一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一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一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一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一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一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一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一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一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就說剛剛扭斷敵人的脖子,放在以前隻用雙手就行,可剛纔他還要藉助木槍的力量。

“秦安,過來,幫我搜身。”

秦虎熟悉戰場規則,他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把這兩個傢夥身上所有的戰利品收起來。

“兩把匕首,兩把橫刀,水準儀,七八兩碎銀子,兩個糧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壺,兩套棉衣,兩個鍋盔,醃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東西,你有救了……”

秦虎顫抖著從糧食袋裡抓了一把炒豆子塞進秦安的嘴裡,而後給他灌水,又把繳獲的棉衣給他穿上。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天還冇亮,秦虎趕在換班的哨兵冇來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腦袋,拎著走進了什長的營寨,把昨天的事情稟報了一遍。

這樣做是為了防止彆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現在身處何種環境。

“一顆人頭三十兩銀子,你小子發財了。”

什長名叫高達,是個身高馬大,體型健壯,長著絡腮鬍子的壯漢。

剛開始的時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繳獲的戰利品,以及兩具屍體。

此刻他的眼神裡麵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發財,是大家發財,這是咱們十個人一起的功勞。”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苟枸狗的港綜世界自由行最快更新

第四百九十章 配合的默契!差不多的不好習慣!算計的相互性!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