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點三,飲茶先!

就像日後被傳頌一時的鬼畜視頻一般,香江人對下午茶的執念,根深蒂固,難以阻擋。

三點三指的是三點三刻,但卻不是指的固定時間,而是為了押韻。

一般開始的時間,在三點十五分,或三點半前。

下午茶的時間段,平常情況下,是冇人願意再繼續做工的,要吃點東西,喝些咖啡,奶茶之類的飲品,享受完差不多一個小時左右的小憩時間後,纔會再重新開始工作。

說起來,下午茶並非傳統,而是舶來的融合品。是19世紀,受大嚶的下午茶影響,新增了本地的餐飲元素,融合傳承至今。

當然,下午茶不做工,並非絕對。就好像丁修和加錢哥的執著一樣,隻要加錢,也不是完全不可以放下的。

如果還是不行,那就是加的錢不夠多!

又或者,真的遇見冇辦法放下的事情,也可以。

譬如,對於劉傑輝等參與行動的一眾人,下午茶時間的下午茶,顯然已經和他們無緣。

從約好的時間出發後,劉傑輝就被迫暫時成為了提線木偶,被劫匪指揮著,帶著其他跟蹤的警員們“逛起了花園”。

對方應付警方的經驗很豐富,反跟蹤手段也十分老道。

空曠路段停車,將私人交通工具,換為公用交通工具。不斷指揮著變化方向,以及地點。

不斷有跟蹤的警員暴露,不能再隱匿在人群中,就近跟蹤護劉傑輝。

慢慢的,跟得上的警員,減少了很多。一直能保證跟著,暫時冇有暴露的,也就隻有徐永基帶著的兩組人馬,人手漸漸捉襟見肘。

甚至已經不敢跟得太近,開始了遠一些距離的墜在後麵,等候信號和時機。

但顯然,匪徒比徐永基他們想象中,更狡詐,手段也更高明。

徐永基他們等待時機的時間,對另有圖謀的劫匪們,也恰恰是最好動手契機。

先是讓劉傑輝在通往大角咀的高架橋上停車,困住他的移動。然後再讓他將裝著三千多萬現金的提包,丟到高架橋下,造成人員哄搶,引發混亂,吸引走跟蹤在後的警員們的關注力,分散保護劉傑輝的力量。

最後,就是抓緊時間,突然對冇有多少移動空間的劉傑輝發動襲擊。

戰鬥也就在這一刻打響。

在劉傑輝剛剛察覺不對,呼叫徐永基趕來支援後,還不到半分鐘,連續的槍聲突然響起,子彈紛飛,射在劉傑輝所站的不遠處。

如果不是站位不錯,反應及時,加上運氣很好,可能開始的一輪射擊,就不單單隻會打中倒黴計程車司機的屁股了。

子彈接連不斷的打在計程車車身,或是附近的混凝土石欄,或是擦出的火星亂飛,或是崩的碎石,沙粒亂跳。

格洛克的火力和彈夾,儘管強過點三八不是一星半點,但麵對ak之類的自動步槍的射擊,結果依然不會相差多少。

被壓得抬不起頭,隻能躲在車身後,盲目的描邊還擊。

一個彈夾的子彈打空,也僅僅隻是收穫了打爆一個輪胎的收穫,匪徒一個都冇有受到半點傷害。

多年疏於射擊訓練,實戰訓練更是十年以上都冇有碰觸過。彆說反擊擊傷,擊斃一兩個匪徒,就是像現在這樣,還能保證自己冇有受傷,已經可以說是滔天之幸了。

而匆匆趕來的徐永基,提供的支援,也十分有限,甚至還不如劉傑輝的反擊,所達到的效果。

最起碼,劉傑輝還集中了一個輪胎,而徐永基則是除了用槍聲,幫劉傑輝吸引了匪徒們的一部分火力外,再無其它貢獻。

由於火力有限,支援冇來得及趕到,躲過一劫的劉傑輝,隻能憤怒的眼睜睜的看著襲擊他的匪徒,開車越行越遠。

可就在他以為匪徒能夠安然離開,準備去檢視一下遲遲冇有下車的徐永基的情況時,一聲沉悶的槍響,一聲急停時輪胎抓地的“尖叫”,接著是自動步槍和霰彈槍的合奏轟鳴,讓馬上就能全身而退的匪徒們,不得不停下腳步。

匪徒的車子,不斷遭到轟擊,被釘在了原地,難以再進寸步。而原本一個個戴著黑色頭套的匪徒,也被逼得從車上跑下,一邊躲藏還擊,一邊移動找尋著逃跑的方向,路線。

不過,和剛剛經曆了劉傑輝與徐永基夾擊時的安然無恙不同,此時的幾個匪徒,不隻有多人受傷,甚至還有一名劫匪直接死在了車上,屍體的腦袋,此時正詭異的彎在破碎的車窗上。

而突然的變故,也讓正處於匪徒們後方的劉傑輝,冇時間再先跑去檢視徐永基的情況,立即忙亂的更換上彈夾,躲在掩體之後,不斷的開槍,即使在維護自己的安全,也是在延誤著匪徒們的後退時,配合突然殺出的人馬的追擊。

這時候,也看出了專業性的差距,對劉傑輝的子彈有免疫,難以被擊中的匪徒們,對於殺出的龍威和華生,曹裡昂他們來說,紛紛化作引彈的磁體,躲得了一時,躲不了幾下。

尤其,還有一個躲在後麵的葉誌,架著狙擊步槍,或是精準擊斃,或是找尋角度,不斷的壓縮,逼迫著躲在掩體後的匪徒不得安寧,隻能冒死衝出,反擊著拚命逃跑。

用電光火石來形容,可能會有些誇張,但說是談笑之間,檣櫓灰飛煙滅,也真的差不多。

六個匪徒,除了一開始就被釘死在車內的倒黴蛋之外,剩下的五個,有兩個隻多活了半分鐘。一分鐘後,就隻剩下一個匪徒,還以車子為掩體,負隅頑抗。

不到兩分鐘,嘈雜的槍聲,被畫下了休止符,除了被誤傷之人的痛呼,慘叫外,整個現場都安靜了下來。

龍威,華生,曹裡昂,在拿著防彈盾牌的曹裡昂下屬們的護衛下,呈戰鬥隊形,防備著慢慢接近再無反應的幾個匪徒,以確定匪徒是否已經擊斃,是否再存在危險。

看到場麵得到控製,再度打空彈夾的劉傑輝,也壓下了狂跳的心臟,深吐了一口氣。而後,想起了還在車上,冇有任何動靜的徐永基,不好的預感襲上心頭,立即提起了全身力氣,急迫的跑向了不遠處徐永基的車子,想要馬上去檢視徐永基的情況。

和預感的一樣,徐永基已經中彈,此時已經吸氣多,呼氣少,甚至連交代遺言的力氣都不再有。最後,在看到劉傑輝悲痛,懊悔,愧疚的臉龐時,呃呃呃幾聲,徹底的了斷了身體和這個世界的互動,迎來了他的第一次死亡-身體死亡。

剩下的社會死亡,精神死亡,或近或遠,終將接踵而至,註定到來。

儘管理智已經提醒了劉傑輝,好友徐永基失去了呼吸,脈搏,心跳,已經死去,成為了冇得救的屍體。但此時已經被情感操縱的劉傑輝,還是壓抑不住,一邊實施無意義的急救手段,一邊悲憤的怒吼著,通過聯絡係統,命令鄺智立叫救傷車馬上趕來,馬上對徐永基實施搶救。

此時的劉傑輝,已經失去了以往的冷靜,睿智,甚至對前來勸阻他的龍威,曹裡昂,不辨是非的怒吼,指責,怪責他們為什麼不早點趕來!為什麼不能及時阻止悲劇的發生!

由於能夠理解劉傑輝此時失去最好朋友,最好的下屬的心情,以及狀態,冇人反駁,辯解,隻是默默的忍讓,任由對方怒喝宣泄,宣泄他的哀傷,悲慟,自責,悔恨……現在的他,需要這樣的宣泄,在場的龍威等人,也明白他需要這樣的宣泄,也予以了理解,包容。

……

下午茶,依舊是鐘維正和歐詠恩,相對而坐,隻不過換了一家店而已。

這家店的菠蘿油和蛋撻,相比於午餐選擇的那家店,更為美味一些,奶茶則各有千秋。

一家更為絲滑,一家更為香醇,高下難分。

相比於午餐時的初識,試探,話題選定在一定範圍,點到即止。下午茶時,鐘維正和歐詠恩之間的話題,變得更多,更為發散,全憑心情,思想所至,並冇有劃定邊際。

當然,一些**,帶顏色的話題,依然是禁止觸碰的區域。冇有幾個人會那麼冇腦子,和僅見過兩三麵的人,還不是那麼熟的人,聊這樣的話題,尤其對方還是一名好勝心極強,性格好強的女性大律師。

雖然,這時候打拳之勢,還冇有那麼洶湧。但關於性騷擾,即使躲過了控告那關,在簡奧偉和陸明華和王炳耀那裡,也足夠鐘維正煩了。

蛋撻,悠哉悠哉被牙齒嚼碎,嚥下,成對滑落胃中,菠蘿油,也僅剩一半留存盤中。

手機震盪,掏出,按下,接聽,未久,一聲歎息,從鐘維正口中溢位。

雖然,和徐永基的交集不多,僅有在工作中的接觸,也是禮貌客氣的公式化應對。但每次都抱著謙卑,客氣的態度,掛著和氣,討喜的笑容,讓人印象深刻,頗有好感。

突然,聽到對方的死訊,作為同事,身為警隊中的一員,也不禁在心頭蕩起了一絲悲傷,惋惜。

至於精心安排的行動,還是迎來了這樣的傷亡,也是冇辦法苛求的。

畢竟,計劃是死的,人是活的,又不是木偶,積木,可能任憑擺佈,乖乖的任由安排。

儘管已經足夠重視,策劃也算周密,但匪徒們的手段,反跟蹤佈置,依然高明,熟練的讓整個行動的節奏脫節,使後續的手段,佈置,跟著慢了一拍,遲了一點。

看到鐘維正神色有些黯然,是之前從未見過的狀態,歐詠恩心絃禁不住一動,語氣輕柔的問道íξOǔ

“是不好的訊息?”

鐘維正苦笑一下,點了點頭,回道

“是很不好的訊息,剛剛在大角咀附近的高架橋上,我的同事和一夥匪徒發生駁火。雖然匪徒全部被當成擊斃,現場市民,也隻有幾人受傷,並冇市民死亡。不過,有一名同事,不幸被匪徒擊中,當場就殉職了。同時,這位同事也是多年來,在任務中殉職的職位最高的警務人員。”

歐詠恩有些不解的輕皺娥眉,疑惑的反問道

“職位最高是指?”

鐘維正深吸一口氣,苦笑更甚,黯然更深,情不自禁的有感而生道

“助理處長!而這次風暴,隻是剛剛開始,未來…”

雖然鐘維正話未說完,但透露出來的點點資訊,已經足夠歐詠恩不自覺的倒吸涼氣,心神震動。

沉默,安靜,兩人都冇有再說話,隻是靜靜的坐在那裡,與周圍的喧鬨格格不入。

……

弗吉尼亞州,蘭利,情報局餐廳。

管理處後勤部的主管艾迪森,端著挑揀好的午餐,微笑著迴應著私交不錯的中央掩護科的主管麥金尼,並徑直走到與之相對的座位坐下,一邊吃著東西,一邊和對方開始了交談。

“聽說你們最近在配合國外情報部的那位德州紳士,每天都在加班?”

“去特麼的紳士,那個該死的德州佬,簡直就像1861年之前的莊園主,應該被送上絞刑架絞死。我已經有差不多一週冇有見到家人了,哦天哪,我都已經快忘記艾米莉亞做的藍莓餡餅,蜂蜜煎餅的味道了。我的小比爾,小拉爾遜,也一定會十分想念我的睡前故事。都怪那個該死的德州佬,還有那個亞,額,總之都怪那些該死的人,害得我少了不少陪伴家人的時間。”

“我能做的,隻有祝你好運了!夥計,上頭很看重他,要知道行動處的頭兒,還有幾個月就會退休,他接任的機會很大。也許在未來,你會懷念現在的輕鬆。”

“不不,不會的,我們很多人都更加支援你,夥計。你纔是最好的人選,那個德州佬,隻擅長管理牛群,而不是管理我們這些精英。”

“謝謝你,夥計,謝謝你的鼓勵。不過,上頭本來就很看好他,而他這次這麼專注,也一定是關係著功勞的重要任務。他一直在得分,達陣,冇人會是他的對手。”

“彆灰心,夥計,也許,我可以幫你,比他先達陣,得分!隻要…”

“聽說你哥哥傑裡米,準備參加加州議員的競選,也許可以安排傑裡米,去拜會我的叔叔,請教一下參選的經驗。我的叔叔和叔叔的朋友們,都很欣賞像傑裡米這樣出色的人。”

“……”

一番交談,交易之後,麥金尼率先離開,而艾迪森在回辦公室處理完工作,一直到下班,回到家之後,才悄悄用匿名電話,和大衛多夫聯絡

“目標並冇有通過我們的人,和背後的人聯絡,他有自己的秘密渠道。不過,我們的人還是查到了一點線索,他最近聯絡的號碼,所在地除了以國之外,還有哥本哈根。哦,感謝您的慷慨,我相信我叔叔知道後,一定會非常榮幸。”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八千到一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兩銀子,一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一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一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一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一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一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一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一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一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就說剛剛扭斷敵人的脖子,放在以前隻用雙手就行,可剛纔他還要藉助木槍的力量。

“秦安,過來,幫我搜身。”

秦虎熟悉戰場規則,他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把這兩個傢夥身上所有的戰利品收起來。

“兩把匕首,兩把橫刀,水準儀,七八兩碎銀子,兩個糧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壺,兩套棉衣,兩個鍋盔,醃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東西,你有救了……”

秦虎顫抖著從糧食袋裡抓了一把炒豆子塞進秦安的嘴裡,而後給他灌水,又把繳獲的棉衣給他穿上。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天還冇亮,秦虎趕在換班的哨兵冇來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腦袋,拎著走進了什長的營寨,把昨天的事情稟報了一遍。

這樣做是為了防止彆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現在身處何種環境。

“一顆人頭三十兩銀子,你小子發財了。”

什長名叫高達,是個身高馬大,體型健壯,長著絡腮鬍子的壯漢。

剛開始的時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繳獲的戰利品,以及兩具屍體。

此刻他的眼神裡麵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發財,是大家發財,這是咱們十個人一起的功勞。”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苟枸狗的港綜世界自由行最快更新

第四百九十一章 計劃是死的,人是活的,計劃還是冇能趕上變化!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