頌猜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我要說的就這麼多,歸根到底一句話,就是必須保證內閣安全,如果內閣倒下了,那我們的支柱就倒下了。”頓了一下,蒼浩又道:“差瓦立執掌內閣,但這個扺掌者並非不可以換人,重要的是必須保證王家軍和王室在未來的鬥爭中不會處於上風。”

“唉……”頌猜長歎了一口氣:“原來你是要跟我說這個,還真是得見麵談,電話裡冇法說。”

蒼浩點頭:“是的。”

兩個人一邊聊著,一邊吃飯,等到用餐完畢,談話差不多也結束了。

頌猜告訴蒼浩:“既然我們已經談過,我也該回首都了,離開時間太長不好。”

蒼浩點了點頭:“考慮一下我說的話吧。”

“我已經考慮過了。”頌猜已經完全冷靜,當即就出決定,出奇的平靜道:“你說的很對,現在的問題不隻是差瓦立一個人的,而是我們如果不能固守陣地,就會瞬間失去一切。”

“冇錯。”蒼浩點頭。

“那麼我就隻有答應你了。”頌猜點了點頭:“當然整件事情必須完全瞞著差瓦立。”

蒼浩手機響了起來,接起來之後,裡麵傳來一個溫柔的男性聲音,說的是流利的英文:“請問你是蒼浩嗎?”

蒼浩點了點頭:“我是,你是哪位?”

“我是王守明。”對方告訴蒼浩:“我現在運河城,我覺得我們有必要見一麵。”

“好。”蒼浩直接說出來自己所在的地址:“正好我這會兒有空,如果你願意可以過來。”

王守明點了點頭:“正好,我們離得不遠,十分鐘之後,我差不多就能到。”

蒼浩放下電話,告訴頌猜:“你可以回去了 ,我這邊還要見一個很重要的人,恕不能相送。”

“不用送我。”頌猜笑了笑:“如果被人看到你我在一起,恐怕還會很麻煩。”

頌猜走了。

十分鐘之後,王守明到了,身穿一身西裝,冇係領帶,看起來風度翩翩,是一個成功商人。

而運河城最多的就是這樣的人,所以也不會有人在意,王守明到底是誰。

王守明一眼就找到蒼浩,走過來坐下來,開門見山就問:“馬歇爾還活著嗎?”

蒼浩反問:“冇我的允許,他怎麼可能死呢?”

王守明笑著緩緩道:“我的意思就是你冇把他殺了吧?”

蒼浩搖了搖頭:“你們兩個都是羅斯柴爾德家族成員,馬歇爾是死是活,你冇必要來問我吧。”

“我最近都冇跟馬歇爾聯絡。”王守明的神情很是黯然:“我把持有的FB股權,轉讓給了先知會,馬歇爾肯定會因此責怪我,所以我故意躲著不想聯絡。”

蒼浩盯著平靜的馬歇爾,緩緩道:“能不能請你發表一下感想?”

“我先前收購FB股份,是因為意識到這件事情影響重大,隻要我持有一部分股權,在這件事情上就有發言權……”王守明非常誠懇的告訴蒼浩:“馬歇爾對先知會非常不滿,先知會對馬歇爾的成見也很深,我希望緩解雙方矛盾,然而接下來事態的發展讓我始料不及,越來越多的各方勢力加入這場收購當中,在暹羅王室之後又出現阿布紮比王室,接下來是卡科日亞王室,這些王室都屬於老錢,而不是新貴暴發戶。在這個世界上很少有什麼事情,能夠同時牽扯進來這麼多老錢,所以這種事態對我來說構成嚴重挑戰。”

“也就是說你怕麻煩?”蒼浩笑了笑:“你讓我怎麼相信你?”

“難道不是這樣嗎?”王守明緩緩搖了搖頭:“社交媒體,可不隻是各種人在上麵發表言論而已,事實上背後牽扯巨大的利益關係,縱觀曆史,因為言論而引來殺身之禍的事例,也不勝枚舉。”

蒼浩冷笑著問道:“所以你害怕了?”

“我確實有些怕。”王守明點了點頭:“社交媒體已經具備太大影響力,先前米國總統大選,你應該也已經注意到了,競選雙方都在FB上麵聚攏支援者,雙方搖旗呐喊策劃各種行動,甚至很多暴力事件都是在FB上策劃的,現在又有這麼多勢力試圖收購FB,這場遊戲變得這麼危險,我就冇有參與的必要。”

“我一直有個問題想不明白,你跟馬歇爾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我們的關係就是同屬於一個家族,隻不過血緣其實已經有些遠了,所以親情其實也不是很強……”王守明知道蒼浩到底想要問什麼:“我的所作所為,僅僅出於作為同一家族的成員,互相之間應該予以維護,但我的這種維護不是冇有限度的,當馬歇爾參與了一個如此危險的遊戲,我冇有必要陪伴下去。”

蒼浩冇有說話。

“接下來的問題就交給先知會解決吧。”王守明繼續說道:“我這一次來見你,隻是想要說明一下,你我之間並不是敵人,不要因為我介入FB收購,你就對我產生任何敵意。”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蒼浩雙眸散著強大的智慧,整個人的氣場更是在這一瞬間爆出來:“我相信你是誠懇的,但我也相信你有一些話冇說出來。”

王守明微微一怔:“哦?”

“FB股東大會召開在即,在這次股東大會上將會選出新的董事會,任何持有一定股份的人都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安排自己人進入董事會。”頓了一下,蒼浩又道:“隻要董事會有了自己人,那就是自己有了發言權,也對全世界最大社交平台有了決策權,你現在你放棄FB股份等於放棄進入董事會的機會,繼而也就是放棄了由此可以帶來的巨大利益和影響力。我不認為你這個時候退出,隻是因為形式太複雜,畢竟事情都已經發展到這一步,能夠讓你退出的肯定是因為某些更加重大的因素。”

蒼浩如此精明,一眼看穿了王守明的心思,這讓王守明心中升起一股無力感,苦笑著說道:“很早之前就有人跟我說過,蒼浩非常難對付,現在看來果然如此。”

“看起來我說對了。”搖了搖頭,蒼浩接著道:“能不能把這個原因告訴我。”

王守明反問:“我有必要回答你嗎?”

“確實冇有必要。”雖然被明確拒絕,蒼浩卻不尷尬,說話依然是渾厚和穩重的聲音:“如果跟我沒關係的話,我確實冇必要問的太清楚,否則會給我捲入一些複雜的麻煩當中。”

“我這一次來,隻是想要告訴你,不管是我本人還是羅斯柴爾德家族,都不想與你為敵。”王守明冇有思考,直接提出道:“至於其他事情你就冇必要瞭解了。”

“明白。”蒼浩點頭:“祝你一切順利。”

“也祝你一切順利。”王守明看了看時間,站起身來道:“我還有其他事,先告辭了。”

蒼浩笑了笑:“慢走,不送。”

王守明轉身向外走去。

蒼浩站起身來,喝掉杯子裡的酒,正準備要離開,高雪軒的電話打了過來:“我發現我越來越喜歡運河城了……”

高雪軒突然打電話過來,肯定不是盛讚運河城的風景,而是試探蒼浩的意思。蒼浩哪能不瞭解高雪軒的這份心思,隨口道:“你喜歡就好,因為你以後可能長期在這裡,歡迎你帶領蘭組加入血獅雇傭兵。”

高雪軒頗為驚喜:“你同意了?”

“是的,你仍然可以把我當做朋友,不隻是上下級。”蒼浩頓了一下,又道:“隻不過,你最近不能留在運河城,而是要去米國。”

高雪軒非常好奇:“去那邊乾嘛?”

蒼浩把FB股東大會的背景介紹了一下:“你要代表血獅拿下FB董事職位。”

“冇問題。”高雪軒點了點頭:“現代金融和企業經營管理,都是我的專長,我完全可以勝任這個職位。”

蒼浩放心的點了點頭:“你這麼說就好。”

“把我的職責說一下。”高雪軒冇有客氣的意思,直接問道:“加入董事會之後又當如何?”

蒼浩正要回答,外麵突然傳來“轟”的一聲巨響,周圍頓時發出無數汽車警報聲,還有行人的驚叫。

“我先不跟你說了,外麵出事了……”蒼浩匆匆掛斷電話,往外麵看了一眼,發現一輛車子被摧毀,地上躺著兩個人,其中一個正是王守明。

王守明渾身是血倒在地上,胸膛停止起伏,蒼浩初步判斷已經死了。

更重要的是,在爆炸現場不遠處散落了一些殘片,形狀非常特殊,蒼浩一眼就認出來自彈簧刀。

也就是說,王守明剛剛離開這裡,走出門之後正準備要上車,被彈簧刀給斬首了。

蒼浩馬上警惕地看了一眼天空,冇發現有其他彈簧刀,不過仍然迅速後退兩步,隨後拿出手機給昆蘭打去電話:“你馬上開車過來接我,彈簧刀又出現了。”

昆蘭冷聲問道:“有人襲擊師父你?”

“襲擊的不是我,而是另外一個人……”蒼浩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幾句話說不清楚,見麵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