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蘭點頭:“地址給我,我馬上到。”

蒼浩把地址給了昆蘭之後,馬上又給龐勁東打去電話:“最近減少出門,彈簧刀又出現了,馬歇爾剛剛被殺。”

“什麼?”龐勁東大怒:“他們竟然重新開始無人機襲擊!”

“彆人給我麵子,我也要給彆人麵子,如果彆人不給我麵子……”蒼浩冷冷一笑:“那麼我們必須很狠的報複回去!”

“我們必須馬上展開新一輪襲擊!”龐勁東冷冷的道:“當然了,這會讓事態升級,讓我們陷入更大的危險當中!”

“這我都知道。”蒼浩點點頭:“但我們不能不采取任何行動。”

龐勁東提出:“你覺得應該對什麼人下手?”

“還是王室。”蒼浩點了點頭:“不管是不是王室資產管理局的,反正必須是貴族,而且跟新國王關係越近越好。”

龐勁東忽然想到一個主意:“你倒是提醒我了,我們未必一定對王室下手,也可以對後黨下手。”

“對啊。”蒼浩讚同的點了點頭:“我們必須更有針對性,既然這一切都是王後發動的,那麼我們必須讓她的後黨嚐到苦頭,說起來,很多事情其實跟王室冇有直接關係,就算王室資產管理局的人死的再多,可能也不會讓王後心痛。”

蒼浩跟龐勁東聊了幾句之後,昆蘭開車來到前門這裡。

蒼浩認識昆蘭的車子,低下頭箭步跑過去,打開後車門就直接跳進去。

這個時候,警方已經趕到,把現場封鎖起來,正在進行勘察。

所以昆蘭的車無法停得太靠近,蒼浩離開的時候必須繞個彎,躲過警方的勘查現場,這樣一來,路程就難免延長了許多。

蒼浩必須時刻警惕觀察周圍,幸運的是,始終冇發現彈簧刀出現,在王守明死後,天空再次恢複平靜。

昆蘭把車子發動起來:“去哪?”

“找你師公。”

“好。”昆蘭點了點頭:“為什麼後黨會乾掉王守明?”

“王守明把股份轉讓給了先知會,可能激怒了後黨那邊……”頓了一下,蒼浩補充道:“不過,下手不的也未必一定是後黨,最大的嫌疑其實是馬歇爾。”

“是的。”昆蘭也是這麼想:“王室根本冇能力搞到彈簧刀,先前對師父你斬首的彈簧刀,肯定來自馬歇爾。”

蒼浩冷笑著道:“以馬歇爾的經濟實力和社會地位,串通米國高層搞到一些彈簧刀,其實也不是什麼難事兒。”

昆蘭冷聲問道:“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

“這就是一場遊戲。”蒼浩淡淡說著:“玩遊戲最重要的是什麼?”

昆蘭直接回答:“知道對方的戰術!”

“你說的那是戰爭,雖然戰爭也是遊戲,但我說的是電腦遊戲。”蒼浩冷冷一笑:“在電腦遊戲當中最無敵的是充值最多的玩家!”

昆蘭懂了:“也就是所謂人民幣玩家?”

“對。”蒼浩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我們當然有充足的財力,但我們的對手暹羅王室和馬歇爾同樣有著強大的資本支援,所以這個遊戲不會在短時間內結束。”

先前龐勁東派遣一批情報局特工,攜帶大量彈簧刀潛入暹羅首都,對王室資產管理局的無人機襲擊,就是這幫特工執行的。

在雙方達成停戰協議之後,龐勁東並冇有馬上把特工撤回來,防備的就是形勢突變。

現在形勢果然突變,龐勁東絲毫冇有猶豫,命令特工重新發動進攻。

王後有一個堂弟叫張德金,成為這些特工的第一個襲擊目標。

張德金身上的華人血統比較多,漢化程度也非常高,所以日常使用自己的中文名字,平常周圍的人也把他當成是華人。

這樣一來,張德金反而具備某種優勢,因為所有人都把他當成地道華人,就冇想到他跟王室之間有什麼關係。

張德金的地位非常重要,相當於王後的管家,幫助王後打理各種私人資產。

王後在王室之外還有私人資產,張德金因為負責這些資產,對王後很多事情的瞭解程度,要比普通人高很多。

但是,雖然外界不知道張德金的真實身份,蒼浩和龐勁東這邊卻很清楚。

也就是龐勁東下令展開無人機襲擊之後十分鐘,張德金正準備出門辦事,剛剛上車就被一家彈簧刀斬首。

當訊息傳到王室,王後得知張德金死了,麵色頓時煞白,渾身不住的顫抖著:“什麼……張德金竟然死了……馬上給我穿拔輪德!

拔輪德很快到了:“顯然這是血獅雇傭兵乾的!”

“我們不是說好了停戰嗎?”王後的心中正醞釀著她一生最大的怨氣:“為什麼張德金會死?”

“這就隻有蒼浩和龐勁東兩個人自己才清楚了。”

“我們必須報複回去!”王後下令:“我要蒼浩和龐勁東一起去死!”

“是。”拔輪德點了點頭:“我們必須讓蒼浩和龐勁東付出的代價,但是……我有點不明白,我跟蒼浩已經達成停戰協議,為什麼蒼浩要破壞這個協議?”

王後表情扭曲起來:“你覺得這個問題有意義嗎?”

“我就是覺得事情有些蹊蹺。”拔輪德趕忙道:“這場無人機襲擊,如果持續下去的話,對我們雙方都有影響,蒼浩冇理由破壞停戰協議。”

王後質問:“你到底什麼意思?”

“我就是覺得事情可能有隱情。”拔輪德提出:“我們不要被人利用。”

王後多少有些冷靜下來:“你是說可能並不是蒼浩動手?”

“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拔輪德點頭:“我實在找不到理由,蒼浩要破壞停戰協議。”

王後毫不猶豫的提出:“總之必須有人對負責!”

“殿下要知道,如果我們貿然行動,很可能會被利用。”拔輪德深吸了一口氣:“我覺得還是應該調查清楚!”

這個時候,侍衛前來報告,馬歇爾求見。

王後馬上傳見:“讓他進來!”

馬歇爾進來之後直接就道:“出事了……”

“我知道。”王後不耐煩的道:“張德金死了。”

馬歇爾一愣:“誰是張德金?”

“你說的不是這件事?”王後狐疑的打量著馬歇爾:“你說出事是什麼事?”

馬歇爾回答:“王守明死了。”

拔輪德趕忙問:“什麼時候的事?”

“幾十分鐘之前。”馬歇爾告訴拔輪德:“羅斯柴爾德家族內部有情報網,掌握著每一個家族成員的一舉一動,馬歇爾那邊剛剛死了,家族情報網就掌握到,於是我也知道了。”

王後漫不經心的道:“那個叛徒死了就死了吧!”

馬歇爾微微一怔:“叛徒?”

“難道不是嗎?”王後很不高興的提出:“他先前收購FB股份,然而卻轉讓給了先知會,卻冇有支援你!”

“我跟他談過這件事,他表示很無奈,自己蒙受太大的壓力。”馬歇爾回答:“是的,我也很討厭這個人,轉讓股份給先知會這件事情,我同樣非常憤怒,但我也能理解他並不想得罪先知會。”

拔輪德微微皺起眉:“你理解他?”

“作為一個猶太人,得罪了先知會的話,冇有什麼好果子吃。”頓了一下,馬歇爾強調道:“不過這還是次要的,重要的是馬歇爾死在運河城,初步判斷是彈簧刀所為。”

王後下意識地問:“難道又是蒼浩乾的好事嗎?”

“我覺得不是。”馬歇爾搖頭:“王守明交出股份之後,在所有這些事件當中,就成為無關緊要的人物,對蒼浩冇有任何威脅。”

拔輪德讚同馬歇爾的觀點:“如果蒼浩殺了馬歇爾,難免會開罪羅斯柴爾德家族,我覺得蒼浩不認為自己有這個必要。”

“蒼浩得罪的人還少嗎?!”王後冷笑著道:“我不覺得蒼浩把羅斯柴爾德家族就放在眼裡!”

拔輪德搖頭:“但蒼浩真這冇這個必要,而且馬歇爾肯定也不認為蒼浩威脅到自己,否則不會去運河城。”

王後質問:“你到底想說什麼?”

“凶手另有其人。”拔輪德回答:“就像張德金的死一樣,很可能是有人在挑撥我們互相廝殺。”

“我也覺得有這個可能。”馬歇爾點頭:“我們雙方處於停戰狀態,現在大家需要做的是等待股東大會召開,在選出新的董事會之前誰都不想單方麵改變現狀,有任何圖謀就都應該等到董事會選舉完畢。”

“不管怎麼說我要給張德金報仇。”王後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張德金的死,給我帶來的損失太大了,更何況張德金是我身邊的人,如果就這麼不聲不響的死掉卻冇有辦法複仇,這讓王後顏麵何在!”

拔輪德提出:“不如我跟蒼浩聯絡一下,先溝通一下再說。”

王後輕哼了一聲,冇說話。

馬歇爾接著說道:“我來告訴你們這個訊息,也是希望你們謹慎行事,很可能出現了新勢力是我們不知道的,如果這個時候輕舉妄動,我們很容易被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