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靠天生,七分靠保養……”

武八娘很激動,她長得一般,加上這些年婚姻不順,操心孩子的病,整個人的狀態很不好,顯老、憔悴、還長斑。

“你懂得這保養之術?快說來聽聽。”

武八娘看著杜清檀那吹彈得破的雪白肌膚,眼裡放出狼一樣的綠光。

“哎呀,天快黑了,我得趕緊回家啦!”

杜清檀毫不留情地起身告辭。

武八娘意猶未儘,卻也隻好等著次日再說。

“得弄個車。”采藍和杜清檀商量:“崇仁坊和宣陽坊隔了四個坊區,每天這麼趕路,得把腿走斷。”

“養車麻煩,家裡冇地方放,買馬吧。”

杜清檀笑了起來,誰能想到呢,初春之時衣食皆無著落,如今居然也要養馬了!

“可是我們不會騎啊!”采藍突然想起來:“獨孤公子不知好點冇有,可以請他教我們。”

“明日備點禮,讓大伯母帶著團團去看看他。”

杜清檀在回去的路上,順便幫自己和采藍各買了兩身衣裙。

都是方便勞作的窄袖衫,顏色也素淡,另外又挑了一塊粗布,準備做圍裙。

楊氏翹首期待,看到她們回來便鬆了口氣,張羅著要擺晚飯。

杜清檀道:“我們吃過了。”

采藍也點頭:“吃得比家裡好多了,魚羹。”

團團委屈:“我也想吃。”

楊氏很無奈:“薛家為給孩子治病才弄了這些東西出來,你這婢子嘴上無遮攔,給人家帶來麻煩怎麼辦?”

采藍連忙捂住嘴,誠心誠意地認了錯。

杜清檀叫她過去幫忙,之前答應周家配的烏梅丸,前日楊氏已去藥鋪抓齊了藥,烏梅用醋泡了一夜,現下可以配起來了。

楊氏等人吃過晚飯,也來幫忙,說起周家:“帶了修整圍牆的工具來,半日功夫就弄好了,手藝還行。”

“那就好。”杜清檀問道:“那孩子腹痛緩解了麼?”

“說是緩解了,還繼續按著你給的方子吃著呢。”於婆嘖嘖道:“這牆也修得太貴了,人蔘呢!人蔘呢!”

楊氏不喜歡她這種口氣,說道:“用量也不是很大,左鄰右舍的,結個善緣罷了。”

杜清檀並不參與這些討論,待到蜜丸煉製完畢就起身洗手:“不白送,送不起。給這個不給那個就會得罪人,一律按成本售賣。”

尋常百姓生活艱辛,小孩子和大人患蟲病的都不少,卻又配不起這烏梅丸。

藥鋪裡的太貴,她按成本賣,已是做善事、結善緣。

是夜,杜清檀忙到近三更才睡下,次日晨鐘才響便出了門。

正想著得趕快些,彆耽誤了壯實郎的早飯,老於頭居然牽出來一頭驢。

“五娘騎這個去。”老於頭摸一把驢背,幾根毛隨著他的動作飄飛下來。

是獨孤不求的老禿驢。

“它怎會在這裡?”杜清檀驚了。

“昨日裡有人送來的,說是獨孤公子病著,養在邸店不放心,送來咱家養著,過後一併結算養料錢。”

“閒著也是閒著,不如給五娘代步,就當給它遛遛彎、消消食了。”

老於頭笑得十分憨厚且老實。

老禿驢對著杜清檀嘟嚕一下嘴唇,翻出一排牙,然後飄下兩根毛。

“他倒是愛惜這老驢。”杜清檀嫌棄得不行:“我不要騎。”

楊氏趕出來遞過一個包袱:“你的圍裙。”

昨天還是布,現在就成了圍裙。

“下次不許熬夜了,冇這麼急。”杜清檀看著楊氏滿是血絲的眼睛,用力抱了她一下。

“我走啦!家裡有事就來說,我很快就回來。”

楊氏把杜清檀和采藍送到坊門,瞧不見背影了,才揉著眼睛回去。

於婆安慰她:“五娘能靠著本領立足,又是在薛府那樣的富貴人家,是好事兒,哭什麼呢?”

楊氏哽咽道:“你不懂。”

但凡她爭氣些,也不會讓孩子這樣辛苦委屈。

“辛苦委屈”的杜清檀嗅著清冽的空氣,興奮地旁觀了一番官員上朝的熱鬨景象。

那是真熱鬨,也是真早,有些人騎在馬上打嗬欠眯瞌睡,一搖一晃的,瞧著都辛苦。

薛家住的崇仁坊就在皇城邊上,上朝不必趕早。

以至於杜清檀走到薛府門前,正好遇到壯實郎的爹,薛鄂。

薛鄂大概三十多歲,長得高大壯實,留著短鬍髭,神色冷漠威嚴,穿著緋色官袍,腰間的銀魚袋在火光下閃閃發光。

他站在府門前,恭敬地和一個穿紫衣配金魚袋、身形高挑的男子說話。

杜清檀並不想招人眼,便帶著采藍立在道旁靜等他們離開。

都是要上朝的人,想必耽擱不了太久。

果不其然,片刻後,薛鄂和紫衣男子一前一後上了馬。

二人騎著馬,邊走邊談,慢吞吞地從杜清檀站立的地方走過去。

杜清檀眼看他們過去了,便拉著采藍往前走,不想才走了兩步,身後突然傳來一聲爆喝:“誰在那裡?!”

緊跟著,急促的腳步聲響起,兩把裝飾著龍鳳環的儀刀卷雜著風聲橫過來,硬生生停在二人麵前不到一寸遠的地方。

“啊!”采藍短促地尖叫了一聲,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在地。

杜清檀一把扯住她,平靜地報出身份:“我是來給薛家孩子治病的大夫。”

說食醫人家聽不懂,她都隻說自己是大夫。

然而那兩個手握長刀的侍衛並不肯相信,反而逼著她們轉過身去麵對眾人。

“薛司馬,這是您家的大夫麼?”

薛鄂盯著杜清檀和采藍看了片刻,不太確定地道:“大概……是的吧……”

紫衣男子輕笑起來,聲音如同羽毛般輕輕拂過耳朵,酥得人心微微顫抖。

“平梓,你可真有趣,是不是你家的大夫,你竟然不能確定?”

他隔著燈火看向杜清檀,目光流轉如月華,溫潤如玉。

“郡王有所不知。”薛鄂解釋道:“下官忙於政務,家事都是拙妻打理。這位大夫纔來不久,又是女醫,故而未曾見過。”

杜清檀聽見他小聲說:“之所以不確定,是因為這位姑娘容色太盛,不像醫者。”

紫衣男子淡淡一笑:“放了她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