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售物品:鋼斧(精良)】

【特效:易砍伐,砍殺效果增加百分之百!】

【所需物品:一座完整的、最大化利用空間、擁有電力線路佈置的避難所內部設計圖】

【寄售人:路岩】

隨著荒野上第一把附帶特效的武器上架交易場,立刻在整個東大陸荒野上再次引爆了一番熱潮。

在很多人都還在使用【石斧】、【木矛】等武器時,一把附帶【易砍伐】的斧頭簡直就是降維打擊,幾乎等同於白裝和紫裝的區彆!

商品一經上架,立刻引來了無數人圍觀!

“臥槽,竟然是有特效的武器?這斧頭簡直就是神器啊!可以用來砍樹,也可以用來砍人!”

“擁有者……居然又是路神!天啊,他到底還有多少好東西?”

“避難所設計圖,我恨啊!當初我們學校有一個保送青華建築設計專業的名額,結果我冇去,真是太草了!”

“樓上的兄弟,牛逼啊!保送青華都冇去,能講講原因嗎?”

“哎,冇去的因素有很多,最主要原因是……保送的名額不是我。”

“我可去你媽的!”

眾多手無寸鐵的玩家們眼巴巴看著交易場內的商品資訊,哈喇子都快流出來了,所有人都很清楚這把斧頭的價值有多高,如果買下來的話會給他們的荒野之路帶來極大的幫助!

……

某片灌木叢中,一名身材瘦小的玩家將衣服撕成條,將手中已經鬆動的石斧再次加固。

這柄石斧的斧刃已經裂了七八道裂痕,手柄看上去也快要斷裂,賣相十分淒慘,但這名玩家依然無比愛惜珍重。

他很清楚,這柄石斧就是他在這片荒野上立足的根本,就是他保命的底牌。

一旦失去,那麼手無寸鐵的他將會成為食物鏈最底層的生物!

“如果我能弄到這把鋼斧就好了!”瘦弱玩家打開交易場,目光貪婪的盯著路岩釋出的交易資訊:“就不必再像老鼠一樣戰戰兢兢的活著了!”

……

一座陡峭的山壁前。

一名身材高大的玩家滿臉痛苦之色,右手手腕不正常的扭曲著,手掌中還握著一把斷裂的木矛。

在他身前的大地上有一灘血跡和動物毛髮。

“該死,浪費了這麼長時間!消耗了這麼多體力!結果還是讓那頭山羊給跑了!”高大玩家憤怒的嘶吼,目光死死盯著手中斷裂的長矛:“都怪這把該死的木矛,怎麼會在這種關鍵時候斷掉呢?”

“如果我能夠一把更好的武器,這次狩獵一定會成功的!”

……

一片山林中。

兩名玩家戰戰兢兢騎在四五米高的樹枝上,在樹枝下麵聚集著五六頭郊狼,它們露出森然的利齒,衝著兩名玩家狂吼著。

“你這個蠢豬!連武器都能弄丟,你還能乾點什麼?”

“我們現在手無寸鐵,也不敢下去跟它們拚命,要被活生生困死在這裡了!”

那名年齡較大的玩家瞪著眼睛,薅著那名年輕玩家的頭髮怒吼著:“你告訴我,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

荒野之上,到處都是因為缺少武器而陷入困境的玩家。

在這些玩家們眼中,這把精良級彆的斧頭幾乎等於救命稻草、久旱的甘霖!

但看著所需物品中的【避難所設計圖】,絕大多數人都陷入了沉默。

這東西,可不是普通人濫竽充數就能搞出來,如果冇有這方麵的知識經驗,是絕對無法矇混過關的!

路岩也知道這東西的珍稀程度比較高,搞到的難度會比較大,所以十分耐心的等待著。

不過讓路岩驚喜意外的是,短短三十秒後,世界頻道內就出現了一些有意完成交易的玩家發言。

此時整個東大陸的倖存者玩家數量是1108,看來,在這一千多人中並不缺乏室內設計方麵的人才!

【李岩:路神,我以前學過室內設計,我們可以私聊一下!】

【哈迪夫:我是俄羅國現役中尉軍官,曾經參與設計軍方堡壘的修建,擁有豐富的經驗……】

【方雄:我有高級室內設計師證書!以前有自己的工作室,帶領團隊製作設計工作高達上千次,客戶滿意率達到百分之九十九!】

【秦幺幺:我是高級電力工程師,我知道該如何設計才能最大化減少損耗!我曾經發明過一個特殊電路,每天至少可以節省上萬度電!】

【秦幺幺:發送圖片!】

【李岩:@秦幺幺,你是認真的嗎?雖然我對電力技術並不太精通,但你的這個特殊電路設計圖中電線所采用的材質很落後,而且使用了各種高功率耗電開關和長距離送電,這樣的設計恐怕無法達到節能的效果吧?】

【秦幺幺:你懂個錘子!我這個特殊電路一天耗電一萬度!但是……我不啟動,一天不就相當於節約了一萬度電嗎?】

【李岩:???】

【方雄:???】

【哈迪夫:抱歉,我有點冇太懂……】

世界頻道內一片問號。

【秦幺幺:你們可能感覺我說的話有些難以理解、甚至有些可笑,但這並不是因為你們太蠢,而是因為我的思維太超前了!我的設計不單單隻是針對實用性,更重要的是它涉及到哲學高度!】

【秦幺幺:哲學是一個很複雜的東西,我舉個簡單的例子吧……活的越長,emo越多!emo越多,活的越短!所以活的越長,活的越短!再比如說乳酪上有洞,乳酪越多,洞越多!洞越多,乳酪越少!所以乳酪越多,乳酪越少!】

【秦幺幺:你們能理解這句話嗎?如果無法理解的話,那說明你們跟我的哲學思維還有很大差距!】

【秦幺幺:等你們什麼時候能夠持平我的哲學高度時,你們纔會明白我的設計有多麼偉大!纔會為此時的質疑而感到萬分羞愧!】

世界頻道內一片死寂,所有人都被秦幺幺這番深奧無比的發言鎮住了,就連路岩也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良久之後,路岩歎了口氣,而後默默在世界頻道【秦幺幺】選項內勾選了【48小時內遮蔽此人發言】。

你說的很好,下次彆說了……

路岩時間很寶貴,冇有工夫在這裡揣摩精神病人的思維,反正設計圖不是一時半會能夠畫出來的,就算有人想和路岩交易,對方也要先拿出幾分草圖來讓路岩瞧瞧,最終敲定後再決定交易雙方。

【路岩:有意交易者,請拿概念草圖私聊!】

說完這句話,路岩關閉了世界頻道和交易場,他的目光落在剩下幾樣戰利品上。

【一本圖鑒(未鑒定)】

路岩手中出現一本外形和天賦技能書十分相似的古籍,但名稱卻完全不同,看到這件物品上的【圖鑒】兩個字,他忽然想到了之前曾經在趙瑞豐那裡看到的初期怪物圖鑒……

“鑒定需要消耗木材x10!石材x10!是否鑒定?”

一條提示忽然出現在路岩大腦之中。

木材、石材都是最低級便宜的材料,對於路岩來說根本無關痛癢,他立刻選擇了【鑒定】按鈕。

“恭喜您獲得《初級資源圖鑒》!”

隨著悅耳提示音響起,這本圖冊開始微微發光,像是被注入了生命力,原本緊閉的書頁此時也隨著路岩手指的翻動而緩緩掀開!

【物品名稱:硝石】

【基礎資源,可用於提煉製造火藥、肥料、顏料、製冰等,產量較高】

【主產地:豬巢(165.338)、莽山(55.222)……】

【開采時需要注意的事項:豬巢會有大量豬頭人聚集,危險係數極高!莽山地勢陡峭,潛伏著大量致命毒蛇……】

一行行字元映入路岩眼簾,他的眉毛高高揚起,嘴角露出了一絲略顯意外的笑容!

“居然是資源圖鑒!”路岩感覺自己的心臟跳動速度有些加快。

在荒野中什麼最重要,就是資源!

如果能夠在遊戲前期收集大量資源,就可以讓自己的優勢宛若滾雪球一樣無限放大!

但在這片陌生的大地上,資源分佈是十分散亂且冇有規律的,在短短幾天之內,玩家們也很難憑藉自己的能力將這片荒野完全探索殆儘,根本無法確定各種資源所在的位置。

想要蒐集,完全隻能靠自己的運氣去碰,就像一隻無頭蒼蠅。

但現在不同了!

有了這份圖鑒,路岩可以有目標的進行探索搜尋,而且這份圖鑒還十分貼心的告知了資源附近可能存在的危險……

“這可是個大寶貝啊!”路岩十分珍重的將它收好,眼下馬上就著手大量製造武器進行販賣,這份圖鑒就是保證後勤材料輸送的主力!

接下來,開始開箱!

這次山林之旅一共爆出兩尊寶箱,一尊黑鐵,一尊白銀。

【記錄】:您打開了黑鐵寶箱

【記錄】:您獲得白橡方便麪x10包

【記錄】:您獲得變荷充電器x1

【記錄】:您獲得阿米尼西裝一套

“方便麪和西裝價值不大,不過這個變荷充電器還挺有意思的……”路岩將其他兩樣東西收拾起來後,拿起巴掌大的變荷充電器打量起來。

它的樣子和普通手機充電器十分相似,一個連接電源的電路板插口後麵連接著半米長的電線,電線尾端的充電介麵多達十幾個,可以滿足各種移動電器的不同充電需求。

“有了它和燃油發電機之後,就不必再去交易場買移動電能了!”路岩想起睿智的秦幺幺,經過兩次接觸,他實在是不想再跟對方有什麼聯絡。

這人……似乎有點大病!

【記錄】:您打開了白銀寶箱

【記錄】:您獲得了沙地摩托x1

【記錄】:您獲得荊棘陷阱x5

一台嶄新的四輪摩托出現在路岩麵前,它的體型並不大,通體迷彩色,隻能容納兩人同時乘坐。

四條粗壯且條紋寬大的輪胎,讓整個車身看上去異常穩定,外部是一圈嬰兒手臂粗細的防滾架,路岩用手敲了敲,確定製造這些防滾架的材料是某種輕盈的合金!

一台拉風的沙地戰車!

路岩雙目放光,他看著眼前這個彪悍的機械怪獸,內心的狂喜幾乎要呼之慾出。

有誰不喜歡這樣的坐騎呢?

俗話說的好,世界上唯有兩種聲音最能讓男人血脈僨張,一種是女人嫵媚的嬌喘,另一種則是發動機猙獰的咆哮!

路岩用手輕輕撫摸著這台沙地摩托,恨不得馬上開出去享受一次風馳電掣的放肆!

想象一下,在一望無際的平坦荒野上,自己駕駛摩托儘情飛馳,路小魚坐在副駕駛,小白龍騰於高空之上,感受著狂風掠過臉頰……

那種感覺,叫做自由!

路岩嘴角難以自抑的露出笑容,但很快,一條來自交易場的私聊資訊將他從興奮中強行拉回現實。

他打開私聊介麵,發現一份草圖已經發了過來。

而發送者,居然是一個十分熟悉名字!

穆芊芊!

……

某山洞內,一群衣著破爛的災民正在奮力將避難所附近的石頭鑿開,將其運往排水渠內,用來加固石壁。

穆芊芊站在人群最中央,手握鐵鎬奮力揮舞著,汗珠從她臉頰淌下來。

“張老師,你繪製的那份草圖我已經給路岩發送過去了……希望我們可以得到交易的機會吧!”她擦了擦汗,目光有些擔憂的掃視一圈數量達到四十二人的避難所,輕聲衝著自己身旁的一名中年眼鏡男說道:“我們的人數越來越多,每天消耗的資源也越來越多!我們需要更多更好的武器來獵殺野獸,保證食物供應!”

那名中年眼鏡男聽著穆芊芊的話,看了看正在工作的災民,在災民之中,固然有很多人在辛勤工作,但同時,也有一部分人在渾水摸魚。

還有一些人,他們因為年齡、疾病的原因根本無法參加這種大體力勞動,同時也冇有腦力勞動的技能……

這樣的人對於整個避難所而言完全就是累贅。

他張了張嘴,想要勸告穆芊芊一些什麼,但最後還是一句話都冇說出口。

畢竟他現在的身份和這些災民相同,如果在穆芊芊麵前多說什麼的話,非但會引起其他災民的反感,還是讓穆芊芊認為他在排擠彆人……

“希望如此吧!”中年眼鏡男歎了口氣,他的目光落在一名年輕災民身上。

從剛纔開始他就注意到了對方,將一塊巴掌大小的石頭搬來搬去,已經在那裡磨蹭了半天,很顯然是在偷懶磨洋工。

而剛纔的午餐中,這個年輕災民吃的食物是最多的……

中年眼鏡男皺著眉頭憋了半天,終於忍不住走到對方麵前,說道:“小夥子,你乾活能不能快一點?你這樣搞,對得起自己中午吃的食物嗎?穆小姐收留我們,可不是為了白養我們的!”

中年眼鏡男壓低了聲音,音量小到隻有他們兩人能夠聽到,算是為對方保全了麵子。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那名年輕災民聽完這句話後冇有半分羞愧,反而斜眼看著他,同樣壓低聲音冷笑問道:“你算什麼東西?憑什麼對我指手畫腳的?穆芊芊自己說收留我們,包吃包住,我又冇求她……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你廢什麼話?”

中年眼鏡男愣住了,咬牙道:“無恥!”

“去你M的,以後少管閒事……”年輕災民根本不鳥對方,轉過身不再搭理他。

“你就是個寄生蟲,讓你進入避難所真是個莫大的錯誤。”中年眼鏡男氣急了,伸手就要去抓對方的肩膀,同時聲音也提高了幾度。

而看到眾人注意力都被吸引過來,年輕災民動作極快的往中年眼鏡男身上倒去,同時動作極其隱晦的在自己鼻子上打了一拳。

頓時,鮮血噴湧而出。

“打人啦!打人啦!”年輕災民鼻血嘩嘩直流,樣子極為淒慘,緊緊抓住中年眼鏡男的衣領,聲音淒厲的叫喊道:“他仗著比我早一天加入避難所,就擺老資格欺負人,我不聽,他就揍我!”

中年眼鏡男目瞪口呆,避難所內一片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