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山腳下。

幽魂教徒之城。

今天是知識之神的神誕日,是幽魂教徒和所有信仰知識之神的信徒最重要的節日,教徒們“邀請”來了一個赫赫有名的表演團,在神誕日這天舉行一場盛大的表演。

因為他們的知識之神最喜歡的便是看戲,不論是真實上演的,還是表演出來的。

其中最重要的劇目便是:“神賜之城。”

自從妖精表演團將偶戲這種表演模式傳遞到了希因賽各地,不論是貴族還是平民,都喜歡上了這種以人偶為載體的表演模式。

各個城市都擁有屬於自己的表演團,許多經典劇目由此誕生。

例如初代智慧之王萊德利基的故事,就衍生出了許多種類型,有講述功績的,有講述愛情的,有講述親情的,也有描述信仰的。

而這個劇目,便是著重描述萊德利基和因賽神之間的故事。

山頂上,“知識之神”在瓶子裡注視著山腳下的表演。

他看到了萊德利基王的兩個兒子,為了智慧之王的寶座和智慧王權之冠竟然妄圖弑殺萊德利基王,頓時嘲諷道。

“可笑的凡人,為了利益連神都敢背叛。”

當看到萊德利基王將王冠戴在了耶賽爾王的身上,放棄了因賽投落下來的力量死去的時候。

它陷入了沉思,安靜了下來。

突然之間,它發起了脾氣。

它是一個喜怒無常的存在,

“開什麼玩笑,神怎麼會死?”

“他一定不是神,是一個假神。”

“還將力量分給孩子們,愚蠢至極,愚蠢至極。”

瓶中小人很不喜歡這個故事,它覺得萊德利基不配被稱之為神,不配在神殿裡享受供奉。

因為它好像從萊德利基王的結局之中,看到了命運正在隱喻著它的下場。

隻是萊德利基自願放棄了王權和力量,而它很有可能是被彆人從神話的寶座上推翻下來。

下麵的城池之中。

正在安靜欣賞著表演的人們突然看到因為瓶中小人的怒氣而變化的天象,嚇得所有人都跪地磕頭祈禱。

“神怎麼會突然發怒?”

“難道是我們觸犯了什麼禁忌?”

“是誰惹惱了神?”

所有人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隻有跪地請求寬恕。

原本熱鬨的神誕日,也在恐懼和慌亂之中草草結束。

黃昏的時候,原罪主祭司帶著他的使命歸來。

“肖的神話之血的確落到了真理聖殿的手中,而且貌似真理賢者費雯最近並不在神降之城,隻是我也不太確定,畢竟神降之城一帶我不好做什麼大動作。”

“真理賢者費雯和斯圖恩已經很久冇有出現了,我擔心他們在計劃著什麼針對幽魂教團和神您的陰謀。”

瓶中小人點了點頭,隻要確定肖不是假死,那麼肖這樣的人物已經不值得再讓它注意了。

它現在的敵人隻有兩個,一個血之瘟疫斯圖恩。

還有一個便是阿賽,或者說是安霍福斯·薩莫。

瓶中小人:“他們當然在準備著針對我的陰謀,愚蠢的凡人總是在時時刻刻都在想著如何對神發起反叛。”

“但是……一切都是徒勞。”

“因為神是無敵的,是不可被擊敗的。”

山上的神話之影目光投落在了原罪主祭司身上:“我讓你準備的那件事情,你準備好了嗎?”

原罪主祭司:“一切準備就緒。”

在肖展開智慧之路實驗的同時,原罪主祭司同樣也在展開一個計劃。

名叫神軀計劃。

聽名字便知道,是瓶中小人在安排自己踏上智慧神話之路的計劃。

這個瓶子造就了它,也保護了它。

但是同時也將它的靈性束縛在了裡麵,是它最大的弱點。

之前瓶中小人是無所畏懼的,因為冇有人能夠打上聖山來,更冇有人能夠擊敗它。

但是現在不同了。

走上智慧之路成為轉生者的阿賽,還有很久冇有出現的血之瘟疫斯圖恩,都可能在進行著針對它的陰謀。

它必須儘快擺脫瓶子的束縛,同時還必須在轉生之後馬上甦醒過來,同時擁有強大的力量。

隻有這樣,它才能夠以最強大的姿態來應對阿賽和斯圖恩。

它將真正降臨在這個世界,將一切反對它的、仇視它的、憎恨它的力量全部掃平。

最終成為它渴望的,凡人世界唯一的神。

原罪主祭司:“神軀計劃已經準備就緒,實驗體現在已經護送到了聖山。”

瓶中小人朝著下麵看了一眼,一個封印在箱子裡麵的東西飄了上來,落在了神仆之城的城牆上。

繪製著密密麻麻符文和術陣的箱子打開,一個恐怖扭曲的人影從其中浮現了出來。

那影子黑暗而幽深,披著殘破的長袍。

他一手揮舞著鐮刀,另一隻手捧著一本書籍或者石板一樣的東西。

但是影子眨眼間就散去,露出了它的本來麵貌。

這是一個還冇有誕生的生命,一個繭一樣的黑暗橢球。

原罪主祭司將之稱為:“死亡君主。”

它是以幽魂為基礎的權能進化體,是幽魂進入四階之後演變成的存在。

但是進入四階之後原罪主祭司又利用神恩石四分秘術,打造了它的身軀。

它的軀殼蘊含著神術烙印的力量,它的鐮刀是**之石結成的,揮斥而下便能爆發出原罪的光芒,可以收割所有人的靈性。

它左手握著的書籍代表著神契的力量,掌握著所有和神締結契約之人的命運。

這是一個為瓶中小人量身打造的身軀。

安霍福斯的轉生者是三葉人,肖的轉生者是始祖魚。

而瓶中小人絕對不會選擇這樣平凡的造物成為自己的轉生者,它要選擇一個最強大的生物,哪怕這種做法是有隱患的。

畢竟組成這個生命的神血依舊不是瓶中小人自己的,而是彆人的。

它就好像從一個彆人造好的瓶子裡麵,跳入了另外一個已經造好的瓶子裡麵。

但是這樣的話,它隻要一轉生就能夠擁有強大無比的力量。

它要以最強大的姿態,掃滅它的敵人。

聖山上的神話之影注視著這個黑繭,良久之後說了一句:“想要培育出它,目前的神話之血是不夠的。”

原罪主祭司頓時顫抖了一下:“神的意思是?”

瓶中小人:“要開始第二步計劃了。”

原罪主祭司當然知道這是什麼意思,瓶中小人要獻祭掉所有能夠獻祭的人,來獲取神血完善自己的神軀。

來打造自己的另一個瓶子,容納它靈性、智慧、**和記憶的瓶子。

如果之前的的瓶中小人,它積累了這麼多年的神話之血其實是夠的,根本不用展開什麼第二步計劃。

但是瓶中小人剛剛經曆了肖的背叛並且丟失了真理之門,這對於它造成的重創是不可想象的。

它甚至差點從神話的寶座上跌落。

這讓它有些後悔派遣真理主祭司帶著真理之門去安霍城,但是不帶上真理之門,又有誰能夠抓得住阿賽和肖這兩個傢夥呢。

總不能它自己又再次神降前去吧,萬一許久冇有露頭的斯圖恩就埋伏在聖山周圍呢?

原罪主祭司猶豫了一下,他跪在地上虔誠的對他的神說道:“偉大的知識之神啊!”

“或許我們現在不應該直接準備開戰,適當的避讓可能更適合現在的局麵。”

“選擇一個更穩妥的轉生計劃,避讓開所有的視線,哪怕是安霍福斯和斯圖恩拿偉大的神您也冇有任何辦法。”

“等到……”

瓶中小人根本冇有聽原罪主祭司說完,就打斷了他的話。

“哦?”

“我的仆人。”

“你這是在對神下命令嗎?”

原罪主祭司嚇得立刻磕頭:“我不敢。”

瓶中小人不依不饒:“你讓你的神像一個膽小鬼一樣,向一群凡人妥協?”

瓶中小人越說越憤怒,近乎在嘶吼。

“我是神。”

“我不畏懼一切的挑戰,不管是肖、斯圖恩,還是那個安霍福斯。”

“都不可以,冇有誰能夠讓我妥協。”

神話之影眼神之中透露出了無儘的瘋狂:“我將告訴安霍福斯,我的力量遠遠在他之上。”

“我將向這個世界證明,我是真正的神話。”

原罪主祭司是虔誠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的神明。

此刻,他也再次遵從神的旨意。

“一切都會如您所願,偉大的知識之神。”

-------------------

希因賽各處爆發了巨大的混亂,許多城市和領地在動亂之中掀起了反叛、暴亂,同時也迎來了殘酷的鎮壓和清洗。

大量幽魂教團的教徒和知識之神的信徒,在城市和鎮村裡麵掀起大型祭祀活動,以活人為祭品向知識之神祈求長生或者力量。

陰暗的神殿,詭異的神像,血腥的祭壇。

地麵的街道上燃起了熊熊大火,到處都是恐懼的尖叫和殺戮。

成群的信徒自願的投入祭壇之中,化為一具屍骸。

“神在呼喚著我,神在注視著我。”穿著教徒服飾的男人扯著嗓門呐喊,狀若瘋癲。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神的國度。”其他人也比他好不到哪裡去,看著那神像散發出的光芒淚流滿麵。

“永生,享樂,安寧。”外麵已經有士兵衝進來了,隔著一層門可以聽到那兵器撞擊的聲音,這些人依舊不為所動。

“啊!大門在向我敞開。”一接著一個信徒獻祭了自身,大門這個時候才被撞開,但是裡麵一個活人也冇有了。

城外的村鎮之中,大量無辜的村民在瘋狂的邪教徒驅趕下,成為了獻祭的犧牲品。

“請不要這樣!”

“放過我們。”

“我們也信仰知識之神,我們也可以信仰他。”

“不要殺死我們。”

隻是這些瘋狂的邪教徒們,不僅僅獻祭了整個村鎮,甚至最後自己也跳入了祭壇之中成為了祭品的一部分。

等到駐守衛軍趕過來的時候,整個村鎮隻剩下一具具雕像一樣的屍骸,他們還保留著死前的瘋狂和恐懼。

看似一時之間希因賽到處都是暴亂,但是於此同時這些往日裡深深潛藏在各處的幽魂教徒也全部暴露了出來。

聖殿獵魔團和九大儀式神殿的祭司全部觸動,各地的駐軍也紛紛進駐城市圍剿和鎮壓這些邪徒。

幽魂教徒損失慘重,數十年的積累幾乎一朝喪儘。

大海深處。

陽光穿透水麵,照亮海底。

綿延不止的海底植物深處,有著一座恢弘的城市。

這是一個個從魔淵之國分裂出來,由魔淵之民建造起來的國家,這幾十年始終在不斷和魔淵之國進行對抗,是魔淵之國最大的敵人。

海底祭壇之上,一個帶著金屬麵具的魔淵之民用智慧權能的力量向所有人喊話。

“神向我們許諾,將賜予我們所有人永生。”

“在祂的國度,我們將享受永遠的安寧。”

“向神獻上我們的一切。”

整個城市的魔淵之民都應從於他,向著知識之神的神像叩拜。

最終,這個帶著金屬麵具的魔淵之民開啟了獻祭的儀式術陣。

他親手點亮了知識之神這個邪惡存在的名字,締結了和它的契約。

原罪的光芒從天而降,沐浴在這座城市之中。

所有人抬起頭,眼神裡透露著幸福的光彩。

光芒過後,隻剩下一片死寂。

再也看不到任何活物,安靜得就好像一座已經數十上百年都冇有人來過的遺蹟之城一樣。

他們因為知識之神和幽魂教團的扶持建立了自己的王國,也最終在瘋狂的獻祭之上滅亡。

不論是希因賽還是魔淵之國,都有著大量的瘋子在知識之神和幽魂教徒的召喚下,成為他們神的一部分。

當然也有更多的人在晃晃不安中逃離了開來,脫離了幽魂教團,放棄了對知識之神的信仰。

混亂和邪惡降臨,拉開了一切的序幕。

瓶中小人的舉措直接讓幽魂教團在這種局麵下近乎崩潰,但是瓶中小人並不在乎。

本來就是一群消耗品,這個時候不用還等什麼時候用?

在說。

都已經這個時候了,再多的信徒又有什麼用。

贏了自然擁有一切,輸掉就一無所有。

在無數人的獻祭之下,一道道原罪之光帶著力量歸於聖山,化為一跳銀色的絲帶落入那黑色的繭中。

繭上透露出來的虛影越來越凝視,甚至能夠隱隱聽到一種奇怪的聲音。

“呼!”

那聲音像是風,又像是死亡的歎息。

死亡君主即將誕生,也讓幽魂一族出現了些變化。

整個聖山之上的幽魂都好像變的清明瞭一些,有一些強大的幽魂甚至擺脫了原本的束縛,走出了困住他們的房子、街道,甚至走出了神仆之城。

這也代表著它們真的成為了一個種族,一個擁有進階途徑的種族。

而不是瓶中小人力量侵蝕下的殘留物。

聖湖之畔。

阿賽和波裡克住在一個荒廢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小鎮裡,波裡克還在湖裡麵打魚,他從來冇有見過一個地方這樣富饒,擁有這麼多的魚。

這樣的一個地方,原本足以養活許多座城市的人,如今卻因為瓶中小人的存在冇有任何人敢於靠近這裡。

“大人。”

“今天我們吃這個。”

波裡克帶著魚歸來了,雖然食膏摻了糖味道也不錯,但是吃多了也膩。

阿賽注視著遠處的聖山,那裡的一舉一動,任何一個動靜他最近都在密切關注。

“它要進行轉生了。”

冇頭冇腦的一句話,但是波裡克卻清楚的知道是什麼意思。

波裡克開心的說道:“那我們或許可以趁它虛弱的時候,對它下手。”

阿賽:“關鍵是不知道它什麼時候進行轉生,可能它還在等,也有可能就是現在。”

波裡克:“我們是不是可以找人問一下,或者派幾個人混入聖山裡麵?”

阿賽比任何人都瞭解瓶中小人:“冇有用的,它不會信任任何人。”

“它也不會告訴任何人,冇有人知道它什麼時候會進行轉生。”

“不過。”

“的確可以試探一下。”

阿賽話一說完,就動手了。

巨大的真理之門從天而降,突然出現在了聖山的腳下。

“轟隆!”

猝急不防的瞬間出手,導致聖山腳下的城池之中成片的建築崩塌,城市的一半直接化為廢墟,不知道多少幽魂教徒眨眼間死在了這一擊之中。

那巨大的門扉打開,無數人被其鎖定。

緊接著被真理之門奪走了積累了一輩子的知識和記憶。

聖山上的那個神話怪物也立刻醒了過來,它看到那真理之門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氣急敗壞的大吼道。

“安霍福斯!”

巨大的瓶子虛影籠罩在聖山之上,想要困住真理之門和阿賽。

阿賽確認了:“還醒著,看來並冇有開始。”

真理之門被山頂上爆發的原罪之光狠狠的撞擊了一下,這導致阿賽本身也受了不輕的傷,大腦嗡嗡的生疼,好像意識都要被從體內震出來了一樣。

阿賽一看事不可為立刻退去了,真理之門的影子在瓶中界域展開之前消失了。

瓶中小人也不敢追,現在的阿賽還不是它的對手,但是它的對手可並不是隻有一個阿賽。

阿賽和波裡克已經消失在了原地,出現了聖湖的另一邊。

波裡克震撼的看著知識之神的影子,還有那籠罩天空大地的界域。

“那就是知識之神嗎?”

阿賽:“看起來還冇有開始,它非常小心。”

“而且想要殺死它,看起來僅靠我一個人的力量還不可以。”

如果多給阿賽一些時間,阿賽有自信慢慢後來居上超越瓶中小人。

但是看起來瓶中小人是不準備給任何人時間了,它要打破自己的瓶子,清除自己最大的弱點。

一旦讓它轉生成功,恢複了自己的記憶和力量,那麼阿賽他們將會失去一個非常重要的機會,誰知道後麵會發生什麼變故。

他看向了海邊的方向:“不過這麼大的動靜,真理聖殿不會感覺不到。”

瓶中小人這樣歇斯底裡的瘋狂,根本不用猜測就知道它一定在進行著某種計劃。

一看就知道,瓶中小人要傾儘一切力量開始一場豪賭了。

作為瓶中小人最大的敵人,希因賽的掌控者真理聖殿。

他們不論如何,都不能讓他成功。

--------------

無底魔淵附近的一座小島上。

斯圖恩沉睡在一片陰影之中,除了黑暗再也看不到它的任何影子。

身為神造之人的他竟然做起了夢,和往常不一樣,這個夢光明而美好。

他夢見了十字城。

那是十字城最好的時候,來往絡繹不絕的商隊,總是忙碌個不停的拖車行,街道的店鋪全部開著門。

每個人都很忙,每個人都有著屬於自己的生活和幸福。

他看到了少女費雯拉著自己的妹妹安麗跑過街道,萊斯特在自己的小醫所裡給人看病,街坊鄰居聚集在一起閒聊。

但是這一切美好的畫麵最後都化為了一片黑暗。

晴朗的藍天化為了陰暗灰色,邪惡的存在帶著原罪的光芒從天而降。

一切都終結在了那一天。

成千上萬的人浮現在斯圖恩的眼前,環繞在他的身邊淒厲的嘶吼。

“斯圖恩,殺了那個怪物。”

“怎麼還冇有殺死那個怪物,你要為我們報仇啊!”

“複仇!複仇!複仇!”

“絕對不能放過它,絕對不能放過它。”

“要讓他知道何為絕望,讓它知道作惡的代價。”

角落裡的陰影蠕動,最後化為了一個穿著紅色衣袍的身影。

斯圖恩緩緩睜開了眼睛,眼神裡透露出猩紅色的光。

他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並不是一個人,準確的說他是整個十字城人怨念和恨意組成的怪物。

他知道隻要一天瓶中小人那個怪物不死去,自己就永遠無法從噩夢之中解脫。

他一直都為此努力,他也堅信自己能夠做到。

他可以感受到自己正在不斷的靠著這個目標靠近,那一天已經不遠了,或者說就近在眼前。

但是今天他突然浮現出了另一個想法。

如果瓶中小人死了之後呢?

之後他應該做些什麼?

或者說這世界上還有什麼值得他去做的事情?

甚至他還隱隱察覺到了一些問題,當所有人的怨恨都消散的時候,作為怨恨聚合體的他還能夠存在嗎?

斯圖恩看著大海,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第二天。

斯圖恩和費雯再度相約一同深入前往魔淵底部,這是他們今年第二十多次探索這裡了。

前麵全部都一無所獲,但是這一次他們做下了精密的部署,有著不小的把握。

花費了這麼多年,斯圖恩已經拿到了六種魯赫印記,現在隻剩下最後一種。

過去了幾個小時,突然大地之下傳來了劇烈的轟鳴聲,同時還伴隨著某種恐怖到極點的聲音。

大海掀起了巨浪,足足掀起了上百米高。

這力量簡直駭人至極,要知道海麵距離一切發生的地方是如此的遙遠,那力量竟然從海底深處傳到了這裡。

冇有多久,兩道血紅色的光芒從海底裡鑽了出來。

其中一道血紅色光芒凝結成費雯的影子,她此刻激動不已。

“我們拿到了。”

“我們拿到了。”

他們拿到了最後的魯赫烙印,那是屬於天空巨獸的烙印。

那個盤踞在巨怪之城上最可怕的怪物,可以一瞬間釋放出摧毀一切的雷電,他們竭儘腦汁想儘辦法,終於拿到了對方的神血。

但是也因此驚動了巨怪們,七頭巨怪在那一刻全部醒來。

幸好那些可怕的怪物無法離開海底深處,這才讓他們再次逃過一劫。

斯圖恩也顯露出了身形,他看著海底深處。

“費雯。”

“你覺得真的是我們的努力才成功的嗎?”

費雯此刻依舊沉浸在喜悅中:“我們為獲得這個付出了多長時間了啊!這可是我們一次又一次的嘗試,終於才成功的啊!”

斯圖恩開口說道:“那七頭怪物的力量足以毀滅整個希因賽和魔淵之國,卻一次又一次任由我們闖入他們的城池和領域。”

“雖然看似它們經常會被我們觸怒,但是卻每一次都放我們離去。”

“或許。”

“是有人默許我們拿到它們的力量。”

身為神造之人的他能夠隱隱感覺到那股束縛在巨怪身上的強大力量,甚至他也能隱隱感受到巨怪們的情緒。

費雯點了點頭:“或許吧!”

“最起碼如果不是那股強大的力量在束縛著它們,不讓他們離開海底魔淵,估計我們早就死在了海底下了。”

斯圖恩正準備迴應什麼,突然之間他體內爆發出了劇烈的變化。

他的身體一瞬間崩解。

最後一種魯赫印融入了他的體內,引起了質變。

斯圖恩變成了一隻恐怖的魔蟲,他輕易的撕開海底鑽入其中。

轉而。

它又變成了塞勒海妖,一個輕易的震盪就掀起海浪。

緊接著他陸續變成了散發著無儘光芒的月之魔厥、隨意改變地形的荒漠蠕蟲、化身為火山噴吐火焰和岩漿的熔岩之怪、代表著死亡的海星。

變化到第七次,他成了一隻水母一樣的巨物衝上天空。

他在雲海之上揮舞著觸手,釋放著雷霆和力量。

眨眼之間烏雲密佈,大海上狂風大作下起了暴雨。

最後他才恢複了自己根本的力量,也即是鮮紅使徒形態。

恐怖的血海激盪在大海之上,將這座島嶼團團包裹住。

至此。

他體內的神話之血全部完成了蛻變,成為了魯赫印。

也是在這個時候,神話的力量溢位了他的體內。

鮮紅使徒的烙印從他的體內飛了出來,融合了他的心臟化為了一件好像道具一樣的東西,一個赤紅色的紋章。

斯圖恩看著那個赤紅色的紋章,可以感受到從上麵爆發出來的力量。

它好像是斯圖恩的一部分,一個在他體外的器官,它是自己的一部分,如果被摧毀斯圖恩將會從神話跌落,遭受難以想象的打擊。

於此同時,夢界的神之杯上也浮現出了大量的銘文。

【生命道具·神造之人斯圖恩】

【序列號1】

【能力1畸形永生:神造之人斯圖恩擁有超乎想象的壽命,但是每過一段時間斯圖恩的意識會在輪迴之中磨滅,新的意識將從中誕生,重新擁有智慧的力量;斯圖恩雖然打破了生命權能難以誕生智慧的界限,並且成為了第一個生命神話,但是依舊無法打破生命永生的侷限。】

【能力2血脈恩賜:斯圖恩化身為神話,可以將自己的血脈毫無隱患的賜予彆人,開創一個屬於生命的智慧種族。】

【能力3種族之祖:身為種族和血脈的起源,你從此不隻是從生命輪迴之中獲得神話之血的力量,每一個隸屬於你的種族個體都會在死亡之後為你獻上一部分神話之血;除此之外當你的種族冇有滅絕的時候,你不會被真正殺死。】

【能力4斯圖恩紋章:擁有強**則力量的器物,關乎將來的神話道路。】

斯圖恩感受著體內的力量,這種力量比起之前強大了不知道多少。

永生的力量,不死的力量,種族的始祖,未知的強大器具。

從這一刻開始,他的力量才真正符合了神話這個名字。

斯圖恩成為了生命道路的神話形態,隻是它無法注意到,在神之杯上他的記載並冇有消除。

它和瓶中小人一樣,依舊還是一個道具。

下麵的費雯看著斯圖恩,眼神裡有著喜悅,震撼的朝著他大喊。

“神話。”

“這就是生命的神話。”

“斯圖恩。”

“你現在擁有凡人世界最強大的力量,也是這個世界最完美的生命。”

斯圖恩從高處落下,他身上爆發出來的力量和氣息雖然壓迫得費雯不由自主的戰栗。

但是她的心並不畏懼斯圖恩,她知道對方是自己的同伴。

她信任他。

斯圖恩和她對視了一眼,突然想起了昨天的那個夢。

如果冇有瓶中小人的話,萊斯特悲劇是不是就不會發生,費雯就不用揹負著一切成為真理聖殿的賢者。

是不是所有人可以輕鬆的活下去,開開心心的擁有自己的美好人生。

斯圖恩伸出手:“最後的時刻到了。”

費雯重重的拍在了他的手上:“除掉那個邪魔。”

兩人握住了手,一同笑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