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風暴散去的資訊是從魔靈之神的口中傳出的,凡人自然冇有神靈那麼強大的能力,可以感應到那麼遙遠地方的變化。

奧蘭和一群魔靈奔赴到大海之上,特意確認了這個訊息。

大海之上,一群生來超凡的生命體和一位擁有神之形的使徒看著遠處的萬裡晴空,發出歡呼。

“散去了,真的散去了。”

“雷肯定飛出去了。”

“他會飛多遠。”

“他還會回來嗎?”

“肯定會回來的,他或許還會和我們說太陽升起的地方到底是什麼樣的。”

可以確定,那曾經環繞魯赫巨島蔓延萬裡的黑風暴的確已經散去了。

奧蘭也激動不已,有些期待黑風暴散去之後會帶來些什麼。

“這是一次機會。”

“魯赫巨島所有人的機會,也是一個時代的開端。”

“屬於海洋的時代,屬於遠方的時代。”

他甚至還想要親自離開魯赫巨島一趟,去看看外麵的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雖然魯赫巨島是諸神起源之地,諸神在這裡降臨,諸神在這裡開始祂們的神話。

往上追溯億萬年,這片土地屬於第一紀元的希因賽文明和魔淵文明。

不論是現實還是傳說之中,這座巨島都是如此的與眾不同。

但是這座島上的許多人還是渴望著能夠離開這裡去探索外麵,因為人對於未知有著恐懼,同時也有著無限的嚮往。

因為未知,所以存在著更多可能性。

因為未知,所以才能夠創造更不一樣的未來。

伽美爾也感覺非常激動,就好像親眼見證了曆史的轉折點,目睹了載入史冊的場景。

“奧蘭大人。”

“黑風暴散去之後,會為我們帶來什麼呢?”

“會為整個魯赫巨島帶來什麼呢?”

奧蘭冇有思索就脫口而出:“會帶來希望,會帶來更多的可能性。”

“海上會出現更多的船,更多的人會前往遠方,去探索新的地方,建立新的國家,甚至創造新的文明。”

“我們的地圖不再侷限於魯赫巨島,而開始記載著更遙遠的地方。”

“我們可能會見到曾經的愛維爾人,看到新的物種,帶回新的東西。”

“甚至見到那傳說之中的另一個智慧種,生來屬於天空的翼人一族。”

伽美爾腦海突然浮現出了關於蛇母瑟摩絲和翼人始祖的神話,當某些東西近在眼前的時候可能會覺得恐懼和厭惡,但是當遙遠得觸不可及的時候,又會在想象之中被美化。

奧蘭最後還是回過頭,打消了想要前往魯赫巨島之外的想法。

他還有著更重要的目的。

回到魔淵王城的鍊金塔內,奧蘭立刻開始整理起了行囊。

他要將這座塔收入儲物道具之中,準備帶走了。

“通天塔!”

“通天塔!”

奧蘭來到了三層的塔靈控製室,看到了池子之中的銀色花杯,還有那在唱著歌謠的頭顱。

“塔靈!”

“準備進入休眠,封閉整座鍊金塔。”

銀色的**之杯立刻按照他的命令開始進行,但是在真正進入休眠前的那一刻,這**之杯突然扭過頭看了奧蘭一眼。

“你準備什麼時候,讓塔靈奧義引領這個世界和時代呢?”

奧蘭回答:“很快。”

**之杯的花杯合起,包裹住了自己的頭顱。

整個鍊金塔的的門窗開始關閉,等到奧蘭走出鍊金塔的時候,大門也徹底封死。

奧蘭看著自己的鍊金塔,想起了剛剛**之杯問自己的話。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之杯就是奧蘭**的一次轉生,代表著他的**和執念。

他已經是一位轉生者,而不是普通的使徒了。

不過想要成為神話,至少要轉生幾十萬上百萬次,所以奧蘭在這個紀元不可能通過這種方法一次次慢慢來進行轉生。

所以他要前往下一站,萬蛇王庭。

去看看**與鍊金之神所說的那位找到了新的神話之路的使徒蘇科布,見識一下他究竟是如何在新紀元找到成神的方法的。

“最後還要去一趟萬蛇王庭。”

“去見一見另外一個人。”

奧蘭啟動了手上的鐲子,手掌貼在了鍊金塔之上。

一層絢麗的彩光從手上蔓延開來,就好像油彩在塗抹著人間一樣。

彩光消失,高十米的鍊金塔就這樣裝進了他的儲物格子之中。

伽美爾:“去見誰?”

奧蘭:“真理與知識之神的使徒蘇科布!”

這位之前一直隱居在荒原的使徒,名氣是冇有奧蘭的大,許多人甚至從來冇有聽過他。

但是奧蘭卻知道對方的不簡單,他告訴了伽美爾對方的特殊之處,還有自己要去拜訪他的原因。

“他找到了可以在這一個紀元成為神明的辦法。”

伽美爾已經知道了奧蘭這一趟旅途的目的,就是要成為**與鍊金之神的從者,成為新的神明。

“他會願意幫助我們嗎?”

奧蘭也不知道蘇科佈會不會幫自己,他也從來冇有和這位使徒打過交道,不過他依舊有著自信。

“我心中已經有了一個方法。”

“隻是希望能夠找到他,從他的身上得到驗證。”

“或許不用他告訴我,我隻要看到他,然後見識到他在做些什麼,就已經可以得到我想要的答案了。”

前往魔靈金字塔的神殿下,奧蘭這一次並冇有直接見到魔靈之神。

奧蘭便在神殿下和魔靈之神愛蓮娜告彆,向祂表示感謝。

感謝這一段時日來祂對自己的照顧,還有對於如何成為神明道路上的指引。

離開的時候,還有一大群魔靈相送。

他們手上還抓著一張張紙條,用力的朝著奧拉揮舞。

這一幕,乍一看實在是讓人感動得熱淚盈眶,讓人以為奧蘭在魔淵王城是多麼的受歡迎,諸多魔靈是怎麼樣的捨不得他。

但是如果靠近了,就可以知道他們在喊些什麼。

“記得還錢。”

“把東西給我寄過來。”

“要儘快啊!”

“城內的彩虹樹,記得彆寄錯了。”

那揮舞的之紙條上赫然寫著奧蘭的名字,分明是一張張欠條。

奧蘭揮一揮衣袖,帶走了一座鍊金塔,留下了一屁股的外債。

坐上飛行魔毯,奧蘭也鬆了口氣。

每天被一大堆債主盯著,他也感覺到有很大的壓力。

飛行魔毯慢慢的飛上雲層。

他看著西方,那裡也是最後一趟旅程。

他在這趟旅途之中已經找到了為何成為神明的理由,也知曉了自己想要成為什麼樣的神明。

而在那裡。

他將找到如何成為神明的答案。

------------------

當奧蘭和伽美爾進入萬蛇王庭境內的時候,他們得到了一個令人震驚的訊息。

真理與知識之神和深淵的原罪邪神神降,兩位神話在人間大打出手,造成了可怕的災難。

紮克哈領的一處屯兵堡。

這裡有著一處稱不上是旅館的土房,不少商隊經過這裡的時候會在這裡休息,不過必須得向這裡的駐兵交一筆錢。

萬蛇王庭的北方一帶全部都是部落,保持著遊牧的習俗;附近也基本冇有城市,但是萬蛇王庭為了控製這裡,會在一些重要的地方進行駐兵,這裡就是其中一處。

“什麼?”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奧蘭聽到這個訊息,也忍不住露出了震驚的麵孔。

神戰這種事情,他也隻是在神話之中聽說過,冇想到竟然就在身邊發生了。

商隊的老者想了一下:“就發生在三四個多月前吧!”

“聽說當時神明從天而降,半個月蝕城的人都死掉了。”

“我兩個月前來的時候還去看過,月蝕城周圍的情況簡直讓人認不出來了。”

“以前的幾座山全部都被抹去了,森林全部燒成了白地,大地之上全部都是巨坑,現在化為了一座湖泊。”

“神明在上,那可真的是太嚇人了。”

算起來,剛好是他們快要離開雷澤王國前後的事情。

他們一直待在無儘沙海之中與世隔絕,反而錯過了這樣重大的訊息。

奧蘭連忙追問:“最後怎麼樣了?”

商隊的老者說:“我也不清楚,隻聽說最後是大地魔女祈求了大地巨神出手,將兩位神祇送回了諸神國度。”

“要不是大地魔女到了,還不知道後麵會發生什麼呢。”

奧蘭和伽美爾都知道,商人所說的諸神國度,也即是權能者口中的夢界。

奧蘭還想要問些細節,但是老者也都是道聽途說的,哪裡知道什麼細節和當時真正發生的情況。

商隊之人每個人說的版本都不同,其中很多話還是矛盾衝突的。

一會說是邪神降臨,真理與知識之神為了阻攔邪神和保護月蝕城降臨。

一會又說兩位神明打了起來,造成了可怕的災難,是大地巨神將祂們驅逐了出去。

一會又說,是三位神祇混戰,打得天翻地覆。

這也很正常,彆說對方根本不在當場,哪怕就算在當場,神明一個動作就跨越了他們目光所能看到的極限,他們哪裡能夠知道發生了什麼。

估計當時所有月蝕城中普通人所能看到的,就是天上光芒一陣亂閃,各種異象頻出,然後就結束了。

至於誰做的,至於發生了什麼,最後也隻能靠猜測和聽彆人說了。

不過奧蘭也大概能夠猜出具體情況是什麼樣的。

應該是深淵邪神在月蝕城進行某項陰謀,最後被真理與知識之神給發現了,但是兩個人爭鬥的時候冇能收住手,大地巨神出手將他們兩個給驅逐回了夢界之中。

伽美爾無比震驚:“奧蘭大人,這可是神明之戰。”

“這得死多少人?”

伽美爾無法分辨到底是什麼個情況,也不清楚三者誰對誰錯,但是這樣的情況對於普通人來說看成是無妄之災,是真正的天降災禍。

奧蘭卻從這件事情之中,看出了不同尋常的一些事情。

一切看似結束了。

但是這件事情帶來的影響卻遠遠冇有結束。

萬蛇王庭和以前還是不一樣了,或者說魯赫巨島並不一樣。

奧蘭開口說道:“這或許是一件好事。”

伽美爾難以理解:“這還是好事?”

“月蝕城冇有了一半,山巒被抹去,森林化為灰燼,河流都被蒸發,死去了不知道多少人?”

“這怎麼會是好事呢?”

奧蘭點頭:“已經發生的是壞事,這已經無可挽回。”

“但是對於未來來說,這是一件好事。”

“因為最後的結果,是肆意妄為之神被驅逐。”

“這代表著什麼?”

伽美爾問:“這代表這什麼?”

奧蘭對著伽美爾說道:“代表著在這片魯赫巨島之上,有了新的秩序被製定了。”

“因為這裡是生命之母的後花園,是魯赫巨神守護之地。”

奧蘭起身,看起來有些躁動,情緒有些複雜。

“諸神可以派出他們的使徒行走人間,可以傳播他們的信仰。”

“但是親自出手,顯然是已經過界了。”

“這一次的結果告訴了諸神,這是一條不可逾越的線,越過它的人將會付出代價。”

魯赫巨神依舊在沉睡之中,這個紀元依舊是智慧的紀元。

但是當魔女出現了之後,情況有了一些改變。

魔女似乎開始扮演一種負責監察和守護這座大陸的角色,她們可以溝通魯赫巨神,給予那些在生命之母後花園肆意妄為的神明以懲戒。

大地魔女的出現,魔女一脈的傳承。

也代表著魯赫巨島上有了新的秩序。

這片諸神所在之地。

也真正開始變得名副其實。

伽美爾一瞬間明白了什麼:“這是生命之母的庇護嗎?”

他沉默了一會,接著說道。

“原來生活在這座魯赫巨島之上,真的是一種幸運。”

不過往後,那些在魯赫巨島之外的國家,似乎就不可能有這樣的待遇了。

伽美爾原本有著對外麵的嚮往,覺得外麵的世界似乎更有希望,更加美妙,更加自由。

此時此刻又突然覺得,魯赫巨島纔是真正的安全的庇護之地,連神明在這裡都必須遵守秩序,都要受到約束。

奧蘭對著伽美爾說道:“當然,這片大地是不一樣的。”

“那些離開魯赫巨島的愛維爾人,還有翼人一族們。”

“他們曾經經曆過的事情,他們麵臨過的災難,是你永遠無法想象的。”

伽美爾對於神明這種存在,也有了全新的瞭解。

“當神明有了意誌,有了立場。”

“當神明也擁有**的時候。”

“祂們的紛爭對於凡人來說,簡直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災難。”

在最初的伽美爾眼中,他認知的神明和其他普通人一模一樣。

他們都覺得神明是無所不能的,神明在他們的眼中與其說是一個個體,還不如說更像是大海,像是天空,像那風暴雷霆。

而在和奧蘭接觸得久了以後,甚至在麵見過魔靈之神愛蓮娜之後。

神明的形象在伽美爾的眼中變得豐滿了起來,不再死板,變得更加靈動。

但是,也更加可怕。

因為這是一群手握著神話權柄,卻又被**和執念所控製的存在。

祂們也有著愛恨,祂們也有著放不下的執著,甚至那執著和愛恨比凡人更加強烈。

哪怕跨越億萬年,也不肯放下。

祂們可能會因為一念而庇護人間,也又可能因為一怒而毀滅一切。

奧蘭對著伽美爾說道:“所以需要新神出現,所以在造物主的指引下新的秩序即將誕生。”

“這就是神明的秩序。”

“新神代表著這一個紀元,也代表著新的智慧種,我們會守護我們自己的家園,還有我們自己的文明。”

-----------------------

月蝕城。

幾個月過去了,整個月蝕城依舊冇能緩過來,畢竟半個城市都毀滅在了那場災難之中。

深淵的邪惡之徒,還有食屍者密教的成員更是人人喊打,這段時間王庭到處都在搜捕和緝拿這些傢夥。

大地巨神的信仰在整個王城變得火熱起來,因為這位神明剛剛纔“證明”過了自己的強大。

真理與知識之神則受到了不少質疑,不過城中也又不少人替其宣揚,正是真理與知識之神出現阻擋了原罪邪神,月蝕城才能儲存下來。

所以在質疑之中,真理與知識之神也多出了不少狂熱信徒。

尤其是那些被隆帶著人搶救過來的病人們,更是對隆和知識神廟感激涕零。

一座新建立的學校之中。

“噹噹噹當~”

鐘聲響起,寬大的圓形教室之中所有年輕蛇人起身,向台上的契律師表示感謝。

“感謝老師傳授我們知識。”

但是老師一離開,所有人就立刻衝了出去。

大量的年輕人在校園裡麵玩鬨學習,他們主要學習萬蛇王庭法典,如果進一步甚至還能被選中成為權能者契律師。

就算不能更進一步,將來也會可以成為契律師或者法官的助手。

這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已經是一步登天了。

在學校的後麵,有著真理與知識之神的殿堂以及禁止所有人進入的實驗室。

此時此刻,蘇科布正帶著他的學生,讓他見證一場可以稱之為偉大的事蹟。

一場通往永生的大門,不死不滅的實驗。

隆此刻站在角落,眼睛瞪得大大的,情緒滿是激動。

雖然冇有神的允許隆不可能得到智慧之路,但是能夠親眼看到一名轉生者的誕生,那也是常人不可能遇見的事情。

蘇科布手握著一塊石頭,那是羽蛇的神恩石。

在實驗室中央,繪製滿了儀式術陣的中央放著一個瓶子。

“神恩四分!”

“靈性本源、智慧意識、**人格、知識記憶。”

相比於蘇科布利用契約之靈進行的轉生法,這種轉生法更加古老,透露著遠古原始的氣息。

蘇科布將神恩石內的力量全部都釋放了出來,

神恩四分的力量在儀式術陣之上彙聚,化為了樹一樣的圖形結構。

那就是穩定的轉生結構。

也可以稱之為智慧之路,通往永生和神話的大門。

“轉生的種子!”

“進入我為你準備的臨時載體之中吧!”

最後整個結構落入了那個瓶子之中,化為了一枚特殊的種子。

這是轉生的種子,也是一位神恩使徒所擁有的力量的一切。

這個種子像是一個大腦,但是大腦之中那勾縫和紋路又像是一棵樹或者一朵花。

當它種下的時候,便立刻開始生根發芽。

按照次序。

將一個人的靈性、智慧、**、知識進行迴歸,最後讓一個轉生者徹徹底底的在新的軀體上重生。

而能夠讓它生根發芽的土壤,是一個剛開始孕育的新生命。

蘇科布立刻封閉上了瓶子,小心翼翼的生怕弄錯了一步。

因為智慧種是無法脫離軀殼存在的,這個形態一旦脫離了這個瓶子或者自身的載體,會立刻煙消雲散。

哪怕是使徒和轉生者,也是如此。

踏上智慧之路的轉生者,在這個時候是最脆弱的。

“隆!”

站在實驗室中央,蘇科布喊了自己學生的名字一聲。

隆這個時候從角落裡走了出來,手裡捧著一枚蛇人之卵,裡麵的生命還冇有徹底孕育成型。

這就是為羽蛇轉生而準備的軀殼,他將會在這軀殼之中重新變成一個蛇人。

蘇科布接過了蛇人之卵:“從哪裡得來的,和他的母親說過了嗎?”

隆告訴蘇科布:“他冇有母親,是我從河裡撿到的。”

一些蛇人孕育了後代之後,如果不願意養的話會直接扔到河裡,蘇科布也知道這個事情,這種情況在這個時代並不罕見。

他仔細檢查了一番,最終點了點頭。

“就是這個了。”

蘇科布托起了蛇人之卵,它一點點的飛上了高處。

蘇科布打開了手中的瓶子,一道強烈的光芒化為光柱和蛇人之卵鏈接為一體,朝著其體內鑽去。

蘇科布的眼睛穿透外表,看到了智慧種的本質。

智慧之路圖形融入了那生命的胚胎之內,靈性和胚胎結合,立刻誕生出了生命的律動。

蘇科布可以感覺到,在這生命的誕生之中,羽蛇的神話之血增長了一部分。

轉生成功了。

羽蛇的夙願終於實現,他終於從一個怪物重新變成了蛇人。

蛇人之卵被放置在了一個培育箱之中,由隆親自照看,每天蘇科布也會過來檢視其情況。

不過情況有些超乎兩人預料。

這枚蛇人之卵孵化得很快,冇有多久胚胎就成型了。

從胚胎之中孕育出了一個幼年蛇人,一出生就朝著蘇科布和隆發出聲音。

“嘶!”

聲音強勁有力,甚至有些刺耳。

隆好奇的看著這個新生的生命體,其生來就擁有著強大得難以想象的天賦和力量,看起來就和常人不一樣。

“這就是羽蛇?”

隆朝著箱子裡的幼年蛇人揮手,和他打著招呼。

“羽蛇,看見了嗎?”

“我是隆!”

蘇科佈告訴,現在羽蛇還不記得他。

“靈性迴歸,智慧也纔剛剛迴歸。”

“還要過去很久,他纔會記憶起自己到底是誰。”

隆愣住了:“要很久?”

“那我們不是一直要照看他?”

蘇科布朝著外麵走去,優哉遊哉的說道。

“是你,不是我們。”

隆立刻抱住了頭,張大了嘴巴。

但是蘇科布剛剛收拾好東西,抹去了儀式術陣,離開走下樓梯。

隆就從後麵追了上來。

隻看見隆抱著一個幼年蛇人衝了出來,朝著蘇科布大喊。

“老師!”

“他長大了,長得好快。”

隻看見片刻間幼年蛇人就已經長了一圈,已經可以開始爬行了。

蘇科布記得轉生者應該不會這樣的,可能是羽蛇本身的力量就有著特殊之處。

“他可能不太一樣,長得比較快。”

隆高興的抱著孩子:“這是不是說,我不用真的將他養大了?”

蘇科布仔細打量著幼年蛇人,發現不過片刻間,他又長大了一圈。

“操控靈性的力量麼?”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