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賽神殿的主祭司帶來了幾個護衛,而威士王子則有著十幾位早就嚴陣以待的屬下。

與此同時。

集市的守衛不斷衝出來協助神殿的主祭司,而一隊剛好經過的巡邏隊卻投靠向了威士王子,朝著因賽神殿祭司一方舉起了武器。

混亂,廝殺。

雙方在集市之內,殺得血流成河。

兩位高級祭司全力打鬥起來,破壞力驚人。

他們的力量如同一陣旋風席捲過街道,可以操控駕馭各種武器,不論是石頭還是其他任何東西,甚至是一盆水都能夠成為他們殺人的手段。

眨眼之間地麵之上躺下了二十幾具屍體。

這一幕嚇得斯坦癱坐在地上不斷後退,蜷縮在角落裡雙手抱住頭,手中還緊緊抓著那塊骨板。

他怎麼也冇有想到,自己就在路上撿了一塊其貌不揚的骨板,就捲入了這樣可怕的事件之中。

因賽神殿的主祭司絲毫不落下風,而且越戰越勇。

他洪亮的聲音傳遍了整個街道。

“威士殿下!”

“這裡是神降之城,席侖家族的神降之城,不是你霍森家族的火山王國。”

“就是你讓人屠戮了蒂托家族吧?到底是什麼讓你犯下瞭如此不可饒恕的罪行?”

“到底是什麼。”

“讓一位高貴的王子,向偉大詩人的後裔舉起了屠刀。”

“能告訴我嗎?”

“殿下!”

威士殿下一聲不發,他不想解釋,他也不想理會對方。

他現在隻想奪回屬於自己的“最後篇章”。

這個時候,一大群手持著武器的正規軍隊趕到了集市。

火山王國的王子殿下看到這一幕之後撤退了,但是他明顯不是敗退離開,而是暫時避退,等待著聚集更強大的力量。

正規軍追了上去,卻被因賽神殿的主祭司攔住了。

“攔不住他。”

“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因賽神殿的主祭司和士兵們保護著一臉茫然的斯坦,沿著大道快速前進。

同時主祭司也用智慧權能的讀心之力,從斯坦的意識之中知道了自己想要的一切。

耶賽爾王宮之側,行政官邸之中城主正在焦灼的等待,直到祭司來到了他的麵前。

“找到了!”

“真的找到了?”

“怎麼找到的?”

神降之城的城主聽完了全部過程,驚喜的看著年輕的工匠,還有他手上的骨板。

“你是蒂托家族的人?”

斯坦點了點頭,連話都不敢多說一句。

城主瞳孔發光一般的看著那被斯坦捧起的骨板,原本想要觸摸骨板的手指在即將觸碰到的那一刻立刻收了回來。

他立刻反應過來,這東西不僅僅是一件偉大詩人留下的無上至寶,更是一件足以殺死整個神降之城所有人的災禍之源。

這種東西放在神降之城,簡直可以說是將一座即將爆發的火山埋在了地底下。

就算是神降之城的城主,也感覺到極度的惶恐不安。

為了爭奪偉大詩人留下的最後篇章,為了關於前往神靈國度的秘密,他無法想象其他王國的人究竟有多麼瘋狂。

看著這個繼承了聖徒血脈的年輕工匠,還有他手中由偉大詩人留下的最後篇章。

城主腦海裡轉了幾個想法,立刻做下了決斷。

他對著因賽神殿的主祭司說道:“馬上!”

“現在就送他和偉大詩人的最後篇章前往天空神殿,覲見女王陛下。”

“不允許有任何停留。”

同時他也叮囑:“一定要保護好他,這是蒂托家族獻給女王陛下的禮物。”

“同時,也是神靈恩賜給星羅王國的……”

話還冇有說完,一聲巨響爆炸在了不遠處。

“轟隆!”

恐怖的鑽地魔蟲撕裂了大地而出,張開恐怖的口氣想著天空發出嗚咽聲。

“嗚嗚!”

而站在它頭上的,赫然是一個熟悉的身影。

剛剛離去的威士王子,以最快的速度殺了回來。

城主反應已經很快了,但是他再快也冇有辦法威士王子想要奪取“最後篇章”的急切相比。

城主看到巨怪的一瞬間就脫口而出:“魯赫巨怪!”

他怎麼也冇有想到,威士王子是帶著魯赫巨怪來的,這讓他所有的計劃全部羅空。

在場的所有人看到那鑽地魔蟲的一瞬間色變,恐懼和戰栗不由自主的爬上了他們的心頭。

哪怕那巨怪距離他們還有著數百米,他們便已經恐懼害怕得不由自主的後退。

那是刻在他們血脈裡的畏懼,是幾百年來巨怪那無敵一般的力量的側麵詮釋。

不論是誰。

無論是普通人還是士兵,不論是凡人還是祭司。

亦或者那掌握著強大力量的因賽神殿主祭司,在這巨怪的麵前都如同螻蟻一般,冇有絲毫反抗和掙紮的底氣。

威士王子看向了耶賽爾王宮,目光冰冷。

“凡人,在神話巨獸的麵前顫抖吧!”

“不想死的話,就將屬於我的東西。”

“交出來。”

巨怪咆哮著朝著耶賽爾王宮撲了過來,沿路的街道都被碾壓成一條溝壑,兩旁的石頭建築擦著便轟然倒塌。

許多來不及逃走的三葉人,在大道之中直接被碾壓成為了一灘骨片和肉泥。

眼看著對方就要對著耶賽爾宮殿下手的時候,天空突然陰了下來。

那明媚的陽光彷彿被某種巨大無比的東西遮擋住,同時一條條透明纖細的出手從高空延伸了下來。

“呼呼!”

狂風席捲,吹過整個神降之城。

所有人抬起頭,這纔看到天空之中出現了一隻如同水母一般的巨物,那張開的巨傘籠罩在了耶賽爾王宮之上。

天空巨獸和鑽地魔蟲劇烈碰撞在了一起,整個神降之城都為之一顫。

“嗡轟~”

城內許多不穩固的建築,瞬間轟然坍塌。

這是火山王國和星羅王國之間的碰撞,也是天空和大地力量的較量。

星羅王國女王陛下的聲音從天空巨獸的體內傳出,傳遍了整個神降之城。

“威士·霍森。”

“是誰給你的勇氣,敢在我的王國肆意妄為。”

火山王國的王子對於女王絲毫冇有敬畏之心:“勇氣?”

“為了聖徒蒂托留下的秘密,為了通往神靈國度的道路。”

“勇氣算什麼?”

“就算付出再大的代價又算得了什麼?”

威士·霍森怒吼咆哮著,駕馭著鑽地魔蟲朝著天空巨獸法器了挑戰。

為了這一塊骨板,他們不惜打破已經平靜了幾百年的局勢。

哪怕開啟戰爭。

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