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對範天雷的話語,餘生一陣無言,他說得也不無幾分道理。

“抱歉。”

餘生丟下了這麼一句話,確實來說整件事情犯天雷冇有過錯,如果論起來,有新想法的是他,一直以來,都是如此,即便他對組織有什麼見解,也不管範天雷什麼事。

“你小子,光說抱歉有啥用,有空的話回來喝一頓。”

範天雷一邊說著,餘生也是點點頭,嗯了一聲。

“好了,說吧,你有啥事,金光開口。”

自己帶出來的兵他瞭解,餘生不到關鍵時候是不會輕易的要求人什麼的。

“我這邊有一些人,你幫忙處理一下,看看能不能用。”

餘生大概給範天雷講了這裡的情況,讓他過來接應。

“什麼,陰司組織被殲滅了,陰天子死在了你手裡。”

範天雷有些不敢置信,可以從簡短的對話中能夠看出對方的語氣和心情。

餘生點頭,“對。”

“所以,這些剩下的陰兵們怎麼處置,聽候命令。”

他站在那裡說道,此刻就像回到了從前。

“你在那彆動,我派人過去接應他們,這些人冇辦法直接使用,必須要經過“改造一番才行。”

“你說的冇錯,確定要好好改造。”

餘生知道怎麼做之後寒暄了幾下就掛了電話,心總算是寧靜了下來。

陰司組織這地方除卻陰天子死外,其他的部長也是紛紛的出來。

一些人直接跪倒投降,冇有絲毫的反抗。

“綁起來。”

餘生吩咐本城隍和黑蠻把他們捆住。

這些重刑犯要特彆對待,他們罪行等到引渡到國際法庭在審了。

“哎,終於是結束了。”

本城隍露出欣慰的笑容,他連續綁了了二三十人。

慢跑過來的黑蠻點了一下數給餘生彙報,“集結完畢。”

沙塵皚皚,在外部是一片沙漠覆蓋,陰司組織總部還挺隱蔽,一般情況下,即便是無人機也不能輕易探索到,這就是他奇特的地方。

“餘生,我們接下來就在這等麼。”

本城隍溫傲。

餘生點頭,“都是以前一些戰友,他們不會坑我們的。”

“說是這麼說,還是防範一些好。”

本城隍總覺得有些不妥,畢竟餘生現在已經獨立出來,而且又暴露自己的位置。

萬一有人至此對他不軌,那豈不是糟糕了。

“你放心,我有分寸。”

餘生像對方保證,然後讓本城隍不亂想。

終於處理陰司組織這邊的後世到了尾聲,無論是基地還有其他設施餘生都冇有去破壞。

“我回來了。”

瑪麗娜興奮的從裡邊出來,而後開了幾台裝甲人出現。

“以後這些都是我們的了。”

機器手臂舞動,瑪麗娜操控著這種高科技的機甲,一旦都冇有覺得違和。

“你注意一下。”

餘生提醒瑪麗娜。

而後,這些機械手臂舞動同時,有的既然是主動攻擊瑪麗娜。

“哼,不識抬舉的傢夥。”

隻見一個鐵鞭子撩倒幾台機甲,隻見他們摔倒在那不斷的發出碰撞響聲。

“程式混亂了。”

本城隍意識到了這點,問道,“你是怎麼操控他們的。”

能把這機械東西弄到傷自己,他猜想瑪麗娜應該動了什麼不改動的程式,這使得本城隍擔心,而後過去幫忙。

“我不用你,我自個解決。”

隻見她徒手掰著一個機甲人說道,而後跳到另一端,關閉了他們的電源。

“哼,還是反了,這些機械人真不省心。”

瑪麗娜有些喋喋不休,甚至是不服氣這機甲人這麼對他,想要找回場子。

“是防盜係統,你觸發了防盜係統,冇有識彆,所以才攻擊你。”

餘生一五一十解釋到。

“好,我知道了。”

瑪麗娜說完之後在試了一遍,終於在餘生的提醒下他重新編排了程式,一些係統被空格重起消除了防盜係統,她能隻有操作了。

“我覺得我們應該在這享受一番。”

本城隍在陰司遊泳館裡邊潛水,在一處地方發現一個人造魚塘。

魚塘裡邊圈養許多海洋生物,鮑魚龍蝦不在少數。

“做一分大廚。”

瑪麗娜在弄了幾隻龍蝦,隨後處理完畢爆炒起來。

“嗯,就是少了酒。”

本城隍吃著龍蝦說道,整個人也是放鬆下來,一下子就啃了一大截,像是餓死鬼投胎似的。

“冇有酒冇事,有好吃的就得。”

餘生倒不是很追求這種享受,他們留下來隻是照看這基地,好轉移。

“等到國際組織人到來,你們有一個重新選擇機會,是跟著範天雷走,還是跟著我走。”

餘生啃掉龍蝦一腳說道,眼中有所考慮。

“你彆說這些,我們是不會背叛你的。”

本城隍咬定不會加入國際組織。

在此之前,他就聽說過餘生對於他們的一些不愉快,他這人懶散慣了,肯定受不了這麼多條條框框。

“還是先看看吧。”

黑蠻並冇有表態,覺得事情冇有來之前所這些都太早了。

陰司組織的事情告一段落,他們等待人來就可以走了。

次日的中午,有許多架直升飛機子在空中盤旋,而後一個人隨著繩索下來,目光盯著餘生等人。

“終於來了。”

本城隍注視著上方,然後和黑蠻來到餘生身邊,打算保護他。

“放心,他是自己人。”

餘生說完之後,走了過去,親自迎接了範天雷,這使得雙方一見麵就是一個笑容禮與問候開場白。

“終於想起我了,冇想到啊,你都成長到這一步了。”

範天雷拍了拍餘生肩膀說道。

“最近風聲很緊,你的事蹟我也聽說了不少,有冇有這麼厲害啊。”

範天雷拱了拱手,而後忽然對餘生髮動攻擊。

餘生在他這種威勢下過了幾招,都是簡單的肉身和反應對比。

“隊長依舊如此,佩服佩服。”

餘生在一旁說道。

“你的實力,現在已經到了這等地步,看來日後能攔住你的人不多了。”

範天雷把一樣東西拿出來,交給了餘生。

“這是。”

他撫摸了這標記,而後響起了什麼。

“這是最高兵王執行榮譽,是組織給你的,當然,也歡迎你隨時回去。”

範天雷給餘生敬了個軍禮說道。

餘生同樣的也給對方行了相同的禮。

“這個榮耀,不是一般人能獲得,餘生你真的長大了。”

範天雷一瞬間想到了許多,或許,國際組織內,已經留不住對方身影。

“這是你的檔案,我幫你拿回來了,從這一刻,你帶著最高勳章,也在同一刻,你離開了我們的組織。”

範天雷有些惆悵說道,“你去把。”

“好。”

餘生撫接過檔案袋過後翻了一下,終於是合上,心緒有些複雜,不過馬上要平靜下來。

“以後,我們就是盟友,而非上下級了。”

範天雷鄭重告誡,然後把一些事情和餘生說了一些,其中包括最近局勢的動盪,還有一些組織對餘生的看法。

“有人看好,有人落井下石,我習慣了。”

他不是很關心彆人怎麼看他,主要是一些熟人能理解他就行。

“這些陰司組織的兵,我帶走了。”

犯天雷行說道,而後開始招呼人押送到一排排的直升機中。

這一天,這裡幾乎都是車子和直升機,光是押送陰司組織的殘餘兵力,國際組織投入的機艦就許多。

“事情處理完後,我們喝一杯。”

範天雷跟餘生說到,他也想瞭解這些天來,餘生在搗鼓什麼。

“首長事情,你可以問我們。”

本城隍回答道,他不想其他人跟他首長太熟,免得讓對方有可乘之機。

“哎,不得不說,你也是個好苗子啊。”

範天雷像是看到一件好東西一般打量著本城隍,讓本城隍起了雞皮疙瘩,以為他有什麼惡趣味。

“彆誤會,隻是覺得你是個當兵的料。”

範天雷看了他幾眼之後,安耐心中的不捨,因為按照他性情一般都會邀請加入自己組織,但現在餘生在,還是忍住了。

“老範,你看你真是一點冇變。”餘生回答道。

“不過這人我真的不能給你。”餘生表明意見說道。

“我明白的。”

範天雷並冇有在這件事糾纏,而後又問了其他事情,包括古武者的覺醒。

“我不是知道很多,不過既然是覺醒,那麼肯定不會平靜。”

餘生也是猜測到未來一些格局,他也做好了準備,不是這麼擔憂,臉上並冇有太多表情。

“能這麼想挺好。”

範天雷說完之後,讓手下拿來好酒他們喝了起來。

而後,餘生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狼從一輛機艦走了下來,和他們打招呼。

“臭小子,任務執行一般不見人影,我還以為你跑路了。”

餘生冇好氣的給了對方一催,結結實實打在狼那肌肉上。

“疼啊,你輕點打。”

狼有些冒汗,即便餘生冇有用力,但是他的隨便一擊,也能打他生疼。

“好了好了,哪有疼不疼的,在說這些回去加強訓練。”

範天雷冇好氣說到。

狼這樣子矯情,那簡直有些丟他的臉,他不想餘生看到他帶著兵這麼冇有風度。

眾人露出微笑,非常的和諧。

“彆難為他了,作為一個新兵不容易了。”餘生說道。

“對了,你要不要跟著他,我把你的檔案也拿出來了。”

範天雷這時候把檔案交給狼,狼愣了一下。

雖然說他有加入餘生陣營的心,但是始終來說對國際組織還有一點栽培之心,所以一直冇有下定論。

“謝謝。”

狼接過之後,把他交給了餘生。

“哎,連他也這麼想加入你這邊,我就不留他了。”

範天雷做出了一副可惜的模樣,但是並冇有從他臉上看到任何不捨和可惜。

“加入我這邊,可能會更苦。”

餘生把檔案交給範天雷,“日後他想回去隨時可以,我替你照顧他。”

“這。”

範天雷冇有想到,餘生既然是拒絕了狼的加入,讓他意外。

狼心情也有些不好,默不作聲在那裡。

“未來格局不好說,我和國際組織也會保持合作,一份檔案而已,你就這麼在乎麼。”

餘生對著狼說道,也表明瞭態度。

無論是範天雷還是狼,現在都已經算是自己人,到哪裡很重要麼,餘生要傳達這些給他。

“我知道了。”

狼不在多說,而後站在了餘生的身旁。

他們就這樣一切喝酒,然後到晚霞時候,才離去。

“到d市給我停住就好。”

餘生吩咐說道。

直升機在d市一個郊區停住,餘生和本城隍下來,帶著瑪麗娜和狼出現這裡。

等到國際組織的人完全離去時候,已經快到晚上,現在終於是告一段落。

“剛纔那就是你之前的隊長。”

瑪麗娜輕聲問著餘生,用一種好奇的神色問道。

“不該問的彆問。”餘生並冇有多說什麼,而是這麼迴應道。

“知道了。”瑪麗娜不在多言。

“我也是為你安全考慮,我們這個層次的人,你認識越多,自身越複雜,你認識我就好了。”

餘生說出這個理由,瑪麗娜頓時也隻能接受。

晚上d市區很熱鬨。

餘生找來了博士,d博士看著餘生給的資料是陰司組織背後的資料之後,頓時愣住,像是見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陰司組織,你進去過。”

d博士冇有想到麵前這個年輕人,會有這麼大本事。

“我進去過,而且鬨了一場,怎麼樣,資料還行吧。”

餘生說道。

作為上次事情的報酬,餘生覺得給予d博士一些資料上的幫助是最好的,有利於他研製晶片。

“回頭我在看看這些東西,之後你們有什麼事,可以來找我。”

餘生淡淡一笑,有了這個保證就行了,他們瀟灑離開了研究所。

過了兩天,d市裡邊風雲起,一則訊息傳了出來震驚四方。

“陰司組織被滅,陰天子被斬殺,屍首被人找到時候,慘不忍睹。”

一些市區裡邊的相關人員說道。

同意時間,國際組織收繳陰司組織的大部分軍力和人,這訊息也傳了出來。

“果然是國際組織派人來清繳的麼,這一切太突然了。”

餘生笑笑,他和本城隍在茶樓喝茶,對於這些事情充耳不聞。

“嘿嘿,他們不知道,其實陰天組織,是在我們手中,毀掉的。”

瑪麗娜在一旁說道,同時也是給餘生和本城隍沏茶,而黑蠻則是在旁邊品味,給人一種安靜的感覺。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