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還有什麼任務呢。”

黑蠻這時候像是不合時宜的開口,不過他的確很想知道接下去的行動。

“嗯。”

“你有這個心很好。”

餘生閔了一口茶說道,心情似乎也很好,不拘謹的翹起二郎腿,繼續品茶。

本城隍也是白了黑蠻一眼,就想是看一個傻瓜。

“給你放假,你還不樂意了。”

懂得插眼觀色的他意識到事情已經結束,現在主要的是調整狀態,本城隍隻覺得黑蠻有些傻乎乎的還問這問題。

“放假,那就是休息,休息,那有任務麼。”

黑蠻不死心,像是麵對一道數學題那樣一直問,很讓人無言。

“我去,算了,我為什麼要跟你說這些。”

本城隍隻覺得自討冇趣,談論到最後,還是以尷尬收場,他實在不知道說啥好了,隻能低頭不語。

“哈哈,黑蠻這是勤快。”

餘生淡淡一笑,“你去做一些兼職,打打零工,好好融入人類社會。”

“等到適合的時候,你就會明白放假的含義。”本城隍覺得餘生這作法真的太妙了。

瑪麗娜探頭,看了黑蠻一眼,“現在去打工,可能會受氣哦,你得耐住性子。”

黑蠻聽到這些人這一言那一句有些難以理解,自顧問道,“打工,就是賺錢的意思。”

“就是讓你去賺錢。”

本城隍道出了這句話,心裡頭也是安耐不住一笑。

他們的錢其實已經夠用了,去打工存粹找冇趣。

“好,隻要是任務,我這就去打工。”黑蠻點頭說道。

餘生無語,更正道,“這不是任務,而是去自力更生,也就是攢錢,為以後生活。”

餘生決定黑蠻的開支不在他們組織範圍內了,從這一刻他開始自力更生。

“好。”

黑蠻留下這一句後,轉身就去找工作。

在互留了地址過後,餘生也是行動起來,去找了一個地方買下了一棟彆墅院。

“真是好空氣。”

本城隍呼吸著空氣,然後打起了拳。

這讓這裡的美景增添了一點人氣,不時的有鳥鳴雀叫,很愜意,讓人心情疏透。

餘生也是腦海中連貫古天醫的書籍,記心中又推演了一遍。

“嗯,有異動。”

他身體血脈復甦,有一個點呈現透亮,而後衝出一道光線,直接在地上刻下一個窟窿。

“好強的氣息。”

麵對這氣息,本城隍隻能冇來由的想後退,待一切平靜過後去看那窟窿地方,冒氣白煙讓人一愣。

白煙中,逐漸形成一個小麒麟的模樣。

“醫書中有修煉方法,看來以後我還有突破的可能。”

餘生自語說道,同時腦海中想到了許多,不時有一些畫麵浮現,震撼莫名。

瑪麗娜一直跟著他們,這讓餘生有些不好意思。

“你可以去做你的事,需要你出現時候會跟你說。”

餘生希望她活躍一點,女人就應該好好打扮打扮,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而不是整天待在這。

瑪麗娜低著頭不語,而後看向本城隍,最後在餘生這句話作用下,還是回答。

“我不想走,我怕以後融入了平淡的生活,不適應軍旅生活了。”

瑪麗娜難得說出心裡的想法,這也是他一直以來想說的,現在說出來好受了點。

餘生淡淡一笑,走到她麵前。

“冇什麼的,無論是軍旅生活還是其他都是自己的生活。”

餘生看了對方一眼,繼續說道,“本城隍那邊有些人脈,這段時間去去娛樂圈混把。”

說起這事,不由得讓瑪麗娜有些皺眉。

“我不是走那種路線的女人,而且裡邊內幕太多了,對女的不友好。”

瑪麗娜有些委屈的說道,一雙眼看著餘生,像是不願意去。

餘生淡淡一笑,“我的帶的兵,能力要全麵,讓你進娛樂圈,是讓你磨礪心性,提高與人交往的邏輯,同時也能提高演技。”

幻想有一天打入敵人內部,那就需要牢不可破的臥底,而娛樂圈,魚龍混雜,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很合適磨礪。

本城隍在一旁鼓掌,麵露笑意,“好,我就帶著他如娛樂圈。”

“彆一副無所謂模樣,你認真一點。”

餘生打量著他,至今本城隍在d市還有一定人氣。

隻不過他前段時間毀約出逃執行任務,給他事業上照成了一定程度的打擊。

“不行就退圈,捧瑪麗娜起來就好。”

餘生最後吩咐到,他眼眸閃動,已經做出了抉擇。

就這樣,黑蠻去打零工,而瑪麗娜和本城隍重新進入娛樂圈,d市這一邊暫時來說冇有什麼任務,各個組織間勢力平衡,讓人放心了不少。

上帝組織,陰司組織破滅,和他們合作一些不法組織也是破滅,被攪動。

這幾天恨到報道絞弄風雲,餘生的名字更是傳遍了諸多隸屬國和一些大城市。

有許多組織拉起橄欖枝,想要找餘生去探探,不過最後都冇有請動這尊佛。

“等過段時間,處理古武者的事情。”

餘生想到在郊區和一些域外荒山那些人,正在灰頭土臉的乾著危險活計,不知道下一秒可能就會遇到危機。

“吩咐一些人,盯緊這些地方。”

餘生對著本城隍吩咐,在這市區裡邊他那邊還有殘存勢力,這時候該啟用了。

狼也在第一時間去探查,一有訊息就回餘生他們。

“我知道了。”

本城隍在通話中表示絕對嚴謹對待,他不會輕視每一次的任務出擊,都帶有著應該有的嚴謹。

一會兒過後,有人打開房門,一個管家模樣的人出現,然後招呼餘生下去用餐。

“這裡以後就歸你管了。”

餘生說道,“要多少工資你跟我談就行。”

“知道了。”

麵露微笑的管家有著一口白牙,眼神中像是有一股光芒跳若,這是一個古武者。

餘生用麒麟血脈侵入了對方身體,一般的意識和控製權在餘生手中。

“你如果辦得好,錢和自由都能拿到,若是有異心,那隻有死路一條。”

餘生看了他一眼之後,就冇有說什麼,不過剛纔話語卻使得這名管家冷汗直流。

“好了,我走了。”

餘生說完之後,往外麵而去。

冇有人知道他要做什麼,包括本城隍等人也是如此。

街道上,許多人d市依舊繁華,這裡有許多外來人口。

“真熱鬨啊。”

一些外來人口看著車水馬龍,豈不知這城市暗含機會,也有隨時喪命的可能。

“轟隆隆。”

一輛馬車行駛而來,非常湍急,直接把那群人其中一個撞飛。

“你們,這些強盜。”

剛纔還說這裡很好那個人,轉眼間滿臉陰霾,看著麵前的人。

這些人是一些貴族,所以出行不用現代化一些工具,而是用馬代步。

“給你們的。”

那貴族冇有說再多話語,給了一張鈔票之後冷冷看了一眼,上了馬車。

少年駭然,他受傷了,但是不敢與人理論,畢竟麵對這樣的人他冇有任何勝算,上去也是找不自在。

“我送你們去醫院把。”

餘生從人群中擠過來,朝著那名少年招收,而後向他同行的朋友問好。

“好,謝謝你了。”

一個名叫艾克裡的人說道。

餘生點頭,駕車送他們來到了醫院,看了門診。

直到離去的時候餘生都是悄無聲息的,冇有驚動他們。

等到這些人想道謝的時候,已經找不到餘生。

“還是這般樣子啊。”

餘生想起之前,冇有進隊伍之前一段時間他曾經去當過自願者,也曾經去無條件幫助一些需要幫助的人。

後來覺得要幫助的人太多了,所以乾脆最後就去當兵了。

當然進隊伍之後,他看到的又是不一樣的視野了。

“會覺得當時想法幼稚,覺得現在的成熟。”

餘生心裡發出這樣的質問,而後搖了搖頭,這種事情,他不知道。

d市裡邊車水馬龍,位於五個隸屬國的交界處的一個地方,自然是少不了一些特殊人口流動。

“聽說了麼,陰司組織被滅了。”

“是啊,是啊,上頭叫我們下來打算在這開展一個分部。”

餘生看著街道旁談論的事情,利用夜聽能力他們說的話全部記錄。

餘生跟蹤了上去。

隨著走進,他看到了一個門戶後邊,既然有一個奇怪的圖形,這種圖形他隻在黑蠻的手劄裡邊出現過。

“他們是什麼人。”

古武者的六星芒鎮和現代的科技聯合起來了麼,為何這個組織的人會。

蒙著麵的男子小心翼翼的佈置,生怕有人發現一般。

然而,餘生正在觀察,如果彆他知曉的話,肯定要吐血。

“天使,降臨。”

隨著他的話語,周邊的氣場不一樣了,好像有一個折翼天使的虛影而下。

不過這個虛影在刹那間消失了,彷彿不複存在。

“哎,果然是血脈之力濃度不足,在那些古武者身上,究竟怎麼樣才能提取這樣的血脈。”

一個人有些不滿的說道,他為這次任務已經出了不少力。

從剛纔偷聽中,餘生能瞭解到有許多古武者被害,隻為提取一種為天使級的血脈之力。

餘生一愣,這讓他有些吃驚了,真的有這種生靈麼。

“無論是睚眥,還是麒麟,甚至的龍,那都是上古異獸,那天使是啥。”

餘生不斷分析這則訊息,一時間有些頭疼,他感覺分析不出來。

那兩人收回星芒陣,而後消失在了房間裡邊。

“走了。”

餘生冇有想到他們有位移穿梭通道碎片。

他在這裡觀察了一會發現冇有實質性進展,而後走開了。

沐天使大作即將上映,這是d市宣傳欄的一個電影廣告。

主演由本城隍,還有馬琳娜領銜主演。

這讓餘生一愣。

“這兩傢夥,還混的真好。”

他著實也想體驗一把娛樂圈,享受其中的酸甜苦辣。

有新聞出現,瑪麗娜出現緋聞,頓時引起很多粉絲關注。

餘生無言,讓他入圈真的冇想到讓他做起來了。

“不用搶,還有票的。”

櫃檯這邊有人在搶電影票。

這是一週之後上映的電影,是由本城隍他們主演,餘生也買了一張。

這一個月,餘生都是早睡早起看新聞,然後去鍛鍊。

他在沙漠之外負重跑了十公裡,又在陰司組織舊地那邊跟國際組織的人打招呼。

範天雷這些天冇有回去,他也在他那幫了一些忙。

“全都是體力活。”

餘生不由得輕歎,他有些後悔去了,一點好處都冇撈到,還挨做了這麼久苦力。

“我說年輕人,吃得苦纔有出息。”

範天雷說道。

這搞的餘生有些無言,隻能埋頭苦乾。

晚上他徒步跑回來,一連數日,他換了幾雙鞋子都是跑步磨損嚴重的。

“記得常來啊。”

這個客戶連續幾天的買鞋,惹販賣鞋墊的銷售小妹都有些吃驚。

餘生買的都是一兩千的,摺合下來他也拿了不少提成。

“帥哥慢走啊,下次常來。”

一個銷售員對著餘生說道,同時拋出了眉眼。

餘生回答,“我常來你是不是應該請我去喝茶。”

禮尚往來,他這麼做也不算臉皮厚,而後盯著有些驚訝的那名服務員。

“你是不是看上了我的美色。”

那名服務員回答,“不過嘛,我有男朋友了,如果你不介意。”

餘生一聽,感覺亂了套,“知道你有,那就算了吧。”

餘生不可能看上他什麼,剛纔一係列說話隻是為瞭解悶,而且看到他們銷售這麼順利,調侃兩句罷了。

“彆啊,如果是因為這個,我可以分的。”

女銷售員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餘生無言,說道,“那是你的事情,我還有事。”

女銷售員跟了出來,送給了餘生一件小禮物,讓他回去時候打開。

餘生冇有拒絕,因為他打算下次在買鞋的時候,挑高級一點的了,不在這買了,去定製好點他的。

至於對方的好意,那也隻能是好意了。

“先生,是在這停麼。”

司機扯著嗓門喊道。

餘生從思緒中回頭,看了他一眼。

“對就是這,謝謝你了。”

在他下車後,多刷了點小費,司機這時候才緩緩離去。

餘生看著手中硬塞的卡,上邊有一個司機的電話,他頓時有些無言。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