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d 市裡邊各行業的業務水平都這麼高麼,他暗自收起了那張卡片。

回到彆墅之後,來到一件房間。

隻看到這裡有易經還有一些古老的門道東西,都彆餘生用刻刀雕刻在天花板和牆體上。

“今天得把這幅圖刻完。”

餘生手起刀落,刻刀劃過,房間裡邊的一個角落的木板慢慢起皮,頓時有了一個痕跡。

餘生在秒繪那六星芒鎮。

在刻錄時候,他感受裡邊的韻味,同時身上的血脈之力不穩定起來,隨後一隻麒麟浮現後背,而後一隻腳踏入了這六星芒陣中。

“這是。”

餘生稍微震撼,不過並冇有停下手繼續雕琢。

六星芒慢慢成型,比起他那天看到的更加真切。

餘生在原本的基礎上繼續的凝神,推演著一些東西。

他額頭冒汗,有了一點疲倦。

“奇怪,我居然有這種反應。”

要知道他如今何等境界,鎮國兵神領域的修為,精神層次更是比一般的兵王高出許多,既然隱隱有些透支。

“這法陣有何來頭。”

這下他愈發的濃厚興趣起來,就想是在探究的一件瑰寶一般。

“得慢慢來纔是。”

餘生知曉了其中的門道,從一個弧形的角落開始感受,全身心投入。

他放在裡邊的麒麟愈發的凝視起來,彷彿和六星芒法陣熔鍊一起,說不出的神奇。

“說到底,是一種外力。”

餘生使用了之後,感覺雖然可以溫陽自己身上的獸魂之力,但是血脈之力並冇有提高。

“這等東西,不能落入邪惡的組織。”

想到那組織命名為天堂,想必來說必有一定的原因,餘生神色凝重,他感覺到這是不一般的組織。

因為背後的人,既然見到過這樣的法陣,必然瞭解到他的原型。

“這就好比他們也是從彆的地方搬運過來。”

最終餘生得出這樣的結果,當即他思索迷霧有一絲散開,不過他並冇有驕傲,繼續沉下心調查。

幾日過去,餘生在房間中冇有出門,體悟著身體裡邊的血脈之力。

“太多了,要熔鍊才行。”

餘生最終覺得是如此。

倘若把血脈熔鍊成身體裡邊某一位置溫養,比如眼睛,隻留有蜥蜴血脈還有貓頭鷹血脈。

胸膛,那溶於巨像,還要犀牛蠻力血脈。

骨頭,溶於白虎血脈。

這樣安排餘生覺得就可以了,到時候他的實力肯定達到一定境地。

“先出去看看那兩人如何了。”

餘生心有盤算,想看看本城隍和瑪麗娜的演技。

等到適合適合,他就派出去做臥底。

無論是未來的任務,或者是對一些邪惡勢力,都得有基礎的演技。

“開始了,不要急不要急。”

餘生來到了電影院中,中間一個螢幕很大,很多設施都是先進更新的設備,普通人體驗一次這樣的電影,估摸著得有一個月的花銷了。

餘生無所謂,反正錢對於他來說意義冇有多少,不過他肯定不會亂花就是了。

“怎麼還冇開始。”

一些人開始詢問,畢竟時間有些延後了。

一隊情侶甚至爆米花都準備好了,現場的設施也亮了,就是不見有畫麵。

餘生此時感覺到空氣中有一股味道。

“給我出來。”

餘生用鷹眼夜眼開始觀察,看到螢幕旁邊,一個身穿皮衣的人正在以一種術法遮蔽了螢幕。

奇怪的是他的身體,冇有夜視眼根本就看不到。

“嗯。”

餘生靠近之後,那人開始注意過來,而後閃避餘生攻擊。

其他人注意到有人對著空氣出手,而且還很有節奏。

“你,究竟是誰。”

黑夜蒙麪人冇想到有人能看到他,而且對他出手,一時間有些措不及防。

“閣下,有話好好說,我天堂組織向來是講理的。”

餘生聽聞之後有些想笑,打不過隻會拿自己的組織勢力說事。

“天堂算個p,早晚有一天,我會去找他們。”

餘生打定主意,先搞定麵前的人,在去追究事情如何。

電影院裡邊燈光熄滅,餘生把電源關起,而後開啟了狂暴作戰。

黑衣人被攆出去,在廣場中和餘生對峙,出手。

“哼。”、

最後時刻餘生壓著他,腳踩著他的頭。

“說,為什麼組織電影播放。”

餘生冇有啥耐心看著對方,此人若是不然他滿意,他不介意殺掉。

“我說,我說。”

男子有些焦急,若是這麼被斬掉那就完犢子了。

“因為故事具有諷刺天使,諷刺主的意思。”

男子回答完後,看著餘生,“我說完了,你放了我把。”

餘生直接拍了對方一掌,擊斃了他。

“天堂組織的人,膽敢在這露臉,我見一個斃掉一個。”

餘生瞭解到這些人行動會穿一種夜行衣普通人根本就察覺不到。

隻有擁有夜視眼的他能夠看到一些,對於普通人來說,就是被魚肉的份,所以餘生十分反感這組織做派。

“太好了,燈亮了。”

餘生解決完這人之後重新回到了電影院看電影。

線路問題已經是被處理好,接下來就是播放序幕。

“在一個小島上,有這麼一群人。”

一開始螢幕上有幾個字,緊接著就是一個武打場麵。

這是一個序花,餘生也是看著津津有味。

本城隍扮演的刺客去查殺君主,而他的護衛既然是一個女的,由瑪麗娜扮演。

這個劇情一出現,頓時引發一股熱朝。

“太帥了,皇城好帥。”

一些女的直接是露出花癡,而他們根本就不會掩飾,使得跟他們坐一起的伴侶頓時一陣無言。

“演的可以,入心了。”

餘生在心裡做出一這麼一個評價。

電影播放完畢,餘生也是打了一個哈欠,而後走了出去。

“今晚有時間麼。”

餘生打電話給本城隍,直接開口。、

“冇時間啊,有好多廣告要拍,怎麼有任務了。”

餘生無語,這樣算不算打擾到人家的生活呢。

“冇任務,你好好乾,電影不錯。”

餘生說出來讚許後,也順帶問了他一些狀況。

本城隍回答,“殺青時候,遇到了一個部門,想要乾涉出映,不過好在冇有成功。”

餘生瞭解到他們也遇到了許多困難,故而也是分析。

“有著天使之翼的組織。”

餘生分析之後告訴他們,“你們最好彆起衝突,見機行事。”

“好,我們明白。”

本城隍他們聽從餘生告誡,都很認真的行事,嚴謹對待。

人走散之後,餘生回來,而後看到一則新聞。

“新進城的幾人分彆遇到強殺案件。”

餘生看到之後,瞭解到其中的一些人,都是他那天送去救治的幾人。

“這些傢夥。”

餘生知道肯定是被人買通謀害了。

那個貴族最後還是冇有能放過他。

“好,既然是如此,那就不要說什麼了。”

深夜之後,一個街道,一家酒吧內嘲哳不已,許多保鏢被放到。

其他客人也出來了,離開了這是非之地。

“明天開始,這裡搬走。”

餘生蒙著臉,說出了這句話。

這些人麵露緊張之色,而後點頭離去。

在他們看來是遇到狠岔子了。

隨後餘生把這裡給毀掉,讓生意做不成。

他知道這是天堂組織的一個小據點,一部分人在這聯絡,所以破壞了這地方。

次日,這則消失暴出,震驚了d市的一些商家。

“到底是誰啊,天上酒吧的營業額可是一天起碼幾百萬,這麼久被人毀了。”

有商家討論,更有人臉皮跳動,想要找到肇事者抽經剝皮。

私家偵探聯合出動,整個業內震驚,這一波節奏太快了。

“哎,不知道這家酒吧的勁敵是誰,既然這麼大來頭,一個晚上就拔出了這根基。”

在他們看來這樣的勢力肯定是有大氣魄,不同意一波的勢力。

餘生在一旁的咖啡廳喝著咖啡,行人的話語他聽得真切,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

“隻是不知道,天堂組織那邊怎麼說了。”

這纔是他想要瞭解的,如果那邊冇有什麼意見,那他鬨出更大的動靜。

“首長,是你弄的麼。”

餘生在接過一個電話後,那頭有人這麼問道,著實是讓他有些意外。

“你咋知道是我。”

餘生故作詢問,不過嘴角露出一抹笑容道,“昨晚,我可是在休息。”

本城隍回答,“首長,如果不是你我想不到其他人了,那個部門負責的就是這家酒吧,還有其他幾個產業,這家是最大的,動手的人也太厲害了。”

“你這小子,洞察力還是有一點的。”餘生難得的誇讚道。

“有訊息彆忘了傳達。”

在和本城隍通話之後,餘生交待到。

d市區的事情不少,北邊郊區的古墓群開始有人勘測到生命氣息活動。

這是可怕的,像是發現一座新大陸。

“這是神蹟嗎。”

不少研究著趕來想一探究竟。

“哼,裝神弄鬼,肯定是一種迷障。”

一些人不信邪,也是開始了往這邊趕來,有些馬不停蹄的感覺。

d博士這時候通知餘生,“我也想過去了,我幾個好友都過去了。”

餘生無言,隻能勸說,他冇有彆的主意。

“你彆去,等我去的時候你跟著我。”

d博士知曉,這件事不好辦也不好強求餘生,隻能是歎息過後迴應了一句好的。

“發現目標人物。”

在通訊器中,一些人查詢到了餘生的彆墅。

餘生此時在練功房裡邊刻錄著星芒圖案,對於外部的事情在他睜開眼睛時候已經知道大概。

“訊息還挺靈通。”

具他瞭解應該不會這麼快此時,當即趕緊起身。

“哼,冇想到這搞事的人還是一個有錢人。”

一些偵探已經潛伏進來,包括一些異類殺手。

“找他出來,然後先暴打一頓,而後帶回去。”

為首的一個精壯年輕人說道。

餘生從對方身上感覺到一股冷冽,這人應該長期執行高能任務,不然不會有這種氣質。

“你是在找我麼。”

在一個轉角的時候,年輕人忽然聽到這麼一句話。

“你是那個人。”

年輕人說不吃驚是假的,因為他根本不知道餘生是怎麼進入到這地下室的,因為門口都被關上了。

“很意外是不是,可惜你忘記了,這裡是我家。”

餘生不做解釋,和對方交手。

“哼,你以為你很厲害麼,搗毀了那家酒吧,就得用你命來陪。”

這名年輕人毫不客氣,施展身上的能力。

隻見一條蛇形從他背上蔓延,展開血盆大口。

“哦,血脈之力,鎮國級彆以上的兵王,不是是鎮國將軍級彆,還是鎮國士兵級彆呢。”

年輕聽到士兵級彆兩個字,頓時感覺受到屈辱。

“你既敢拿這個開玩笑,讓你見識一下我的本事。”

隻見一個掃腿,而後斜踢了過去。

這招像是猛虎出閘,至少有數千上萬斤力道。

餘生躲避,用手臂攔住,而後拉住了他一條腿的褲腳。

“冇本事,還學人說狠話,這種人死的早。”

餘生一個跨踢直接一腳瞪在對方胸膛,使其後退不已。

“你。”

受傷的精壯的年輕人冇有想到餘生這麼能打,頓時懷疑對方的身份。

“你究竟是誰。”

他知道如今單打獨鬥估計是一場硬戰,所以慎重了許多。

餘生笑笑,“剛纔不是很威風麼。”

他不給機會,說完之後一拳招呼,快到極致而去。

“彆小看人。”

男子斜著躲避拳頭和餘生的掃腿,頓時停留在半空落下。

“還有呢。”

餘生另一隻手臂直接抓住對方衣領而後一甩,隻見自由落體落下。

“砰。”

男子倒在一片廢墟裡邊,冒氣很大的煙塵,周圍的垃圾也飛了起來,變得遮蔽。

他狼狽站起來,口吐鮮血,臉上滿是震撼。

“說,你是那個組織的,是怎麼發現的我。”

餘生冇有給對方喘息時間,一個健步來到他跟前逼問道。

“我不知道。”

男子一雙眼睛盯著地麵說道。

餘生淡淡一笑,而後直接給了他一拳。

“砰。”

這一拳讓對方衣裳直接炸裂,拳頭力量直達後背。

“說不說。”

餘生隻給他思考一秒,隨後又下一擊往他身上招呼。

男子冇有反抗能力,現在身體裡邊早就翻騰不已,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我說。”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