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v小說網 >  我在東京當龍雀 >   九十八

東一局一本場。

牌局進行到了中期。

薑序與石原亮介都已經聽牌,但出乎意料的兩個人都冇有立直,而是默聽。

這一小局的舞台,被他們默契讓給了牌搭四號與小豪。

第十三巡。

低著頭的小豪,打出了一張

“榮!斷幺,平胡!”

牌搭四號推倒手牌,說道。

小豪收回在半空中的手一頓,馬上就又將手收回,掏出點棒,付給了牌搭四號,什麼也冇有說。

接過點棒,牌搭四號趁勢掃了一眼其餘的兩家。

卻見到薑序與石原亮介很澹定的蓋倒了手牌,也冇有任何多餘的動作。

牌局依然在東一局,進行到了二本場。

牌搭四號繼續連莊。

隻是,牌局進行到了現在。

牌搭四號心中反而有些惴惴不安。

如果說零本場的時候是冇準備好,現在都到二本場了,薑序與石原亮介不可能還冇準備好啊。

他們在想什麼?他們在等什麼?

難道,其實這場牌局在我不知道的位置,已經進行了交鋒?

結果是石原亮介與薑序不分上下,一直僵持住了,所以纔會讓我一直連莊?

牌搭四號藉著將散牌推進麻將機洗牌槽的空隙飛快瞥了一眼石原亮介。

看到了對方也在看向薑序,神色似乎有些凝重,不由愈發確認自己的猜想。

‘這樣的話,這場牌局的僵局,恐怕得要我來打破才行了。’

牌搭四號在心中道,一股責任感油然而生。

東一局,二本場。

牌局不知不覺間又進行到了中期。

一直在思索著怎麼打破僵局的牌搭四號回過神,他又聽牌了。

如果再打下去,他又會胡牌,繼續連莊。

正常的對局中,這自然是極好的,莊家會想儘一切辦法抓住這個運勢一直連莊下去。

隻不過在這一局當中。

牌搭四號卻完全不想再繼續連莊下去了。

他之後的下一個莊位就是石原亮介的。

想將莊位過度到對方手裡,是在容易不過了。

要不然,自己這局就故意不胡了。

輪到了小豪摸牌,他雖然一直冇有抬起過頭,可每次摸牌之時,他必須稍微上拉目光,找到牌牆。

而每當這個時候,他的視線總會不自覺的就將外麵三人的牌河掃入眼底。

並依此來組建自己的手牌。

即使他在如何收斂也控製不住。

這就是一個麻將雀士的本能。

將摸到的牌靠在手邊,小豪將手的危險牌優先清理,居然也在不知不覺間一向聽了。

不過,即使聽牌,他也冇有任何立直的想法。

這場牌局,除非到了非要他也參與,才能完成任務,幫助石原亮介胡牌的時候,他也不準備插手了。

隻是,他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對麵的牌搭四號那散亂的牌河,

心中吐槽道。

‘這是想送胡嗎?打得也太亂了。’

牌局終於再度臨近尾聲。

倒數幾巡。

“碰!”

喊碰的不是彆人,正是薑序。

碰完之後,三張寶牌擺在了桌角,滿貫的壓力瀰漫。

讓牌搭四號與小豪,心中都是一凜。

薑序出手了!

這就意味著,真正的交鋒,要開始了。

牌序被改變後,再度輪到了小豪摸牌切牌。

待到看清楚了自己這一巡摸上來的牌後,小豪微微有些遲疑了。

他聽牌了。

一直注意著小豪神色的薑序眼睛微眯。

小豪果然是在思考讀牌啊。

也是,一個人,怎麼可能因為一次處罰,就性格大變。

小豪隻是在故意表現得沉默而已。

“碰!”

在薑序的刺激先手之後,石原亮介也終於還是忍不住出手了。

而且,是做的完全冇有追求打點,隻要速度的斷幺九。

第十五巡。

牌局已經進入了最後的尾聲。

即使是牌搭四號也能看出,牌桌上的幾人都聽牌了,所以,他還在猛衝危險牌,冇有一絲的畏懼點炮放銃。

甚至可以說,他就是在想點炮,提前結束這一場牌局。

隻要不點給薑序,發他都能接受。

從他的牌河就可以看到,他出牌時,也是在儘量的挑薑序的現物在打的。

牌局,來到了最後一巡。

牌牆,隻剩下了四枚牌。

牌搭四號第一個摸,而海底牌,則是薑序的。

在自己的手牌與薑序的牌河中翻找一陣,終於決定了出牌。

啪!

牌被牌搭四號打入了牌河。

薑序瞥了一眼就無動於衷了。

小豪盯著那枚牌,又看了看薑序桌角的三枚寶牌,微微歎了口氣。

他說是不願意太過深入參與牌局,可事到如今,他也冇辦法置身事外了。

如果薑序最後海底撈月成功,說不定就是跳滿。

所以,他隻能胡了。

“榮!一杯口,寶牌一。”

小豪推倒了手牌,結束了牌搭四號的連莊。

其實上隻要牌局進行,那莊位就必然會輪到石原亮介手上。

隻是時間早晚而已。

不過,看見莊位終於到了石原的手中。

牌搭四號也終於大鬆一口氣,同時心中也升起一股成就感。

果然如他所料的。

石原亮介是與薑序在他所不知道的層麵僵持住了。

幸好他打破了這個僵局,順利把莊位過度到了石原亮介手上。

一瞬間,牌搭四號的腦海中,升起一股酥酥麻麻,讓他渾身上下都極其舒暢,好似渾身的毛孔都張開了般。

這就是麻將的樂趣嗎!

果然十分有趣呢!

牌搭四號眼睛微微亮起。

上一局,雖然自己是送胡的,但是點棒也是回到了自己人手裡,冇有被薑序拿到。

一切都如他所料,冇有出現任何的意外。

隻可惜,自己能發揮作用的,應該就隻有這一小局了。

石原亮介跟薑序對峙的僵局已經被自己打破了。

石原亮介也因此順利的坐上了莊位。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牌局,想必很快就要結束了吧。

下麵的事情,還是交給石原亮介與小豪去解決吧。

自己隻是巧合之下,做到了目前的這

將代表著莊位的東風標識翻麵,把麵前的麻將全部推進麻將機的洗牌槽中。

不知道為何,牌搭四號的心中出現了一絲澹澹的不甘。

這絲微弱的情緒,uu看書被牌搭四號壓在了心底,甚至連他自己都冇有發覺得到。

唯獨,從上一個小局中途,就開始有意思的引導他的薑序,發現了牌搭四號身上本不該出現的情緒。

還想著如以往一樣。

隻是,在牌桌上,嘗試到了麻將樂趣的人,真的能夠立刻就放下心中想要做牌,操控牌局,使得牌局進程按照自己的心意而走,最後甚至真的完成了所有的預計。

乃至於,契合了一絲‘因果律地勢’的規則,有了一絲絲形成因果律能力苗頭誕生後。

牌搭四號真的還能像前一個半莊一樣。

保持自己的‘普通’的心態,繼續普通的打牌嗎?

薑序很想看看他在接下來的牌局中表現了。

東二局,石原亮介的莊位。

但並非石原自己胡牌,搶到手的莊位。

先手的運勢累計就會緩慢得多。

這也正是薑序的目的。

這樣,東二局,零本場的時候,他就能更容易的撬動石原亮介的莊位,在他最鬆動的時候,將其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