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二局零本場!

石原亮介的莊位。

坐上莊位的石原並未顯得勝券在握了。

運勢之靈與石原亮介本身一靈兩麵。

打牌時也能完全運用石原亮介自主意思的所有麻將技巧。

但是,被黑鴉運勢之靈主導了意識的他,在打麻將時本就一直都冇有任何人類的情緒表現。

可是現在,他的眼神中卻隱約間,出現了一絲絲的謹慎與思索。

而這些情緒,全是在一局結束之時,薑序拿到一位後, 才慢慢的浮現在他的眼底。

雖然黑鴉運勢之靈在不斷的增強勢,可由於不是一位,並不能完整順利的吞下那些牌搭子的運勢。

這其中的轉化,並不是完美協調的。

這就給了石原亮介的自主意識反同化的機會。

所以,他現在的狀態極為奇異,主觀依然是黑鴉運勢之靈所操控,卻又有一絲他自己自主的謹慎與應變力。

故而, 在這一局自己的莊位主場中, 他保留了一絲

回到牌局中。

一切準備就緒,四條牌牆也升上來了。

等石原亮介打完骰子,各家便開始抓取手牌。

無形的勢,也隨著眾人開始對局,受到了牽引,開始聚向石原亮介。

薑序目光一閃,就是現在,時機已至。

‘係統,加點!’

在前三個半莊所獲得的500勝點,在這一刻,被薑序一股腦的繼續點在了麻雀技能上!

麻雀-築根(50 )

勝點在快速的減少。

5163

熟練度在飛速的升高。

一股清明的氣流突然的就出現在了薑序的腦海中,龐大完善的資訊被薑序輕易的吸收理解,成為了自己的東西。

終於,在熟練度突破50,達到了51的那一刹那。

薑序忽然就能感覺到了,某個猶如黑洞漩渦一般扭曲的空洞在與他的運勢相連。

‘這就是我的運勢之靈?’

薑序的心頭升起一股明悟。

可是,為什麼不能具現?

是熟練度不夠的緣故嗎?

所以無法現世?

既然如此, 繼續加點!

看看熟練度再度加強後,會不會出現什麼變化。

薑序眸光閃亮,意誌依然控製著點在係統麵板的加號上。

697080

呤!

薑序的腦海中彷彿打開了某個關竅一般。

他忽然感覺自己的意識,像是可以離體出竅了一般。

一直以來都極為飄渺不定的感知,就像從50x50的巨型馬賽克優化成了25x25的大型馬賽克,解析度一下子提升了四倍!

而就在薑序的感知突破了身體限製,散發到了體外的下一刻,他就清楚的察覺到,石原亮介所散發出來的勢!

‘這股勢,似乎與這個世界,有點不融洽的感覺?’

薑序略微的有些疑惑。

他很早就知道,這個世界無論是活物還是死物,都有‘運勢’存在。

雖然他現在也隻能感知得到這股分散於萬事萬物之中的運勢,隻能在牌局之上影響得到這股運勢。

但薑序就是有一種感覺,隻要自己能徹底進入下一個境界,這股操控運勢的能力,甚至可以擴散到牌局之外,影響外界的運勢。

不過,這有什麼用?

薑序的腦海中閃過了一絲疑惑。

不對。

薑序的感知在不斷的向外延伸出去,可是, 石原亮介的勢就彷彿無所不在的薄霧, 充斥著整個包間, 甚至蔓延到更外麵。

‘原來如此,影響外界的勢,可以創造出一個有利於自己的主場優勢!’

薑序立刻想到答案。

不過,石原亮介現在終究也還隻能算是築根圓滿,與薑序目前的境界相同。

雖然不知道他使用了什麼手段,使得自己的‘勢’擴散到了現實,將整個雀莊都化作了他的主場。

可依然是極其的虛浮,就像是一層淡淡的薄霧一樣。

而且,還有一種極為不協調的感覺,就好像是從另外一個世界,傳播過來的一樣。

8599100!

勝點還在10點10點飛速的減少。

哢!

就在熟練度達到100的瞬間。

彷彿油箱被加滿油一樣。

剩下的勝點無論如何都加不上去了。

而此時,起手牌,也正好被各家抓完。

任誰也不會想得到。

僅僅是在各家抓取手牌的短暫時間,薑序對於麻將的理解,再度加深,達到了築根境界的極致,他纔再度感覺到了瓶頸的存在。

從入門到築根,薑序是以役滿天牌國士無雙十三麵築根。

但現在築根到下一個境界,薑序依然冇有什麼頭緒。

不過,這個念頭隻在腦海中打了一個轉,就被暫時壓到了腦後。

他的預期就是直接將築根境界加到圓滿100熟練度。

至於瓶頸,他早有預料,可現在不是研究這個的時候。

現在的薑序,自身的運勢

他能感覺得到,自己的運勢之靈已經不在需要汲取運勢成長。

但卻被一層無形的界限給阻攔在了另一個維度,無法具現到現世。

難道,是因為我其實是異世來客!

薑序目光微微的閃動。

或許,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導致了他的運勢之靈即使圓滿了,現在依然隻能存在於異維,無法徹底的降臨。

而運勢之靈徹底的具現凝實,就是進入下一個境界的鑰匙。

所以,隻要解決了運勢之靈無法具現的問題,就等於解決了境界的瓶頸。

薑序隻感覺自己的感知不斷的銳化,終於,在這一個瞬間,敏銳到了極致。

在境界達到100圓滿的這短短的一個霎那不到的時間,有如神助一般,與牌山達成了一種奇異的共鳴。

他‘看到’

無形的運勢好似風一樣,卻可以穿過牌桌之上擺放的136張牌,每一張牌都隱隱在釋放著一股莫名的資訊。

每一張牌的氣息都很微弱,但是確實是不一樣的。

薑序並不能精準完全的分析出所有牌的氣息。

但在這一刻,隻要他集中精神,就能解析出更多的氣息,分辨出其中大致的區彆。

但他卻能夠分辨得出來,字牌與字牌,風牌與風牌,既有相似,也有不同。

每一張牌,都有各自的氣息。

也就是說,在現在這一刻的奇異狀態下,他簡直能看穿牌山,掌控牌局!

隻是稍微的掃了一眼自己的手牌。

薑序的念頭一轉,就浮現了三四種,這手牌的組牌胡牌路線!

可惜的是,那股感覺,就好似觸到靜電了一般,僅僅隻讓薑序感受到了那麼一瞬間。

甚至連眨眼的功夫都冇到,就消褪得無影無蹤,彷彿剛剛他感受到的一切隻是錯覺而已。

讓薑序有些悵然若失,一下子從一名掌控牌局的神,變成了一個普普通通平平無奇的築根境界小雀士。

緩過神來的薑序,立刻就又感覺到了周圍環繞的屬於石原亮介的淡淡的勢。

‘你們,很煩唉!’

薑序心底升起一股煩躁感。

他再度掃了一眼牌桌。

藉助著那一瞬間的感應,他已然記住了牌桌上其餘三人的大致手牌,以及他們在後續的大致進張。

更關鍵的是,通曉了自己的後續進張的大概狀況。

如此一來,他就能以最快的速度,組一手聽牌的牌型。

“吃!“

“碰!”

“碰!”

牌局剛開始,薑序就開始了副露。

雖然副露的牌,根本冇有任何役種。

但他卻毫不猶豫的,先手副露了。

就好像,十分確認,自己後麵絕對能組成役牌一樣。

當然,無論薑序後續能不能組成役牌,並且胡牌。

石原亮介的手牌已經因為薑序的這幾次副露,錯開了摸牌順序一直冇有進張,而變得支離破碎,不成形狀。

牌局的變化,同樣映照在了另一個層麵的‘勢’之上。

石原亮介宛如迷霧的‘勢’,這一刻,卻被薑序那好似銳利光刃的勢給刺透,留下了幾個碗口大的洞!

石原亮介第一次,在莊自己的莊位上冇有找到半點優勢。

牌局,從一開始就被薑序牢牢的抓住在了手中,完全冇有其他人發揮的餘地。

這場東二局,也毫無疑問的最終被薑序給拿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