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妖皇的樣子,康達爾便明白,這不是一個用語言能夠勸住的對手。

“哎,好吧,如果兩位強者執意要對付他們的話,我可以幫忙。”

“但是我們手上,都有著禁製,我們兩個不能露麵的,不然的話,會被清理掉的。”

“不過兩位請放心,雖然這禁製很麻煩,可是我們還是有些手段能夠繞過的,就算不能親自出手,但是將他們引出來還是冇問題的。”

“到時候能不能成功就靠兩位自己了。”

妖皇道塵點點頭,“那就先從獵殺白袍開始吧,殺了白袍之後,黑袍大軍將會大亂,到時候趁亂出手,那些紫袍將軍,絕對能夠輕易獵殺。”

妖皇將目光看向了古虎,想要征得他的同意。

這件事他還需要古虎的幫忙。

畢竟白袍可不容易對付。

古虎皺了皺眉頭,按照他的意思肯定是先完成他自己的任務。

可是仔細想了想,如果先獵殺這些紫袍將軍,最後可能會引起那些白袍的注意,到時候人家要是太謹慎,他們就冇什麼機會了。

先獵殺白袍的話,有兩個內奸,對付紫袍將軍也容易一些。

而且他也發現了,紫袍將軍數量雖多,可是實力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強。

就以他們兩個為例。

他們實力看起來很強,但是實際上無論是妖皇還是自己,都能夠輕易的對付他們。

如果不是因為他們兩個很狡猾,兩個紫袍將軍的名額已經到手了。

但是他不相信每一個都這麼狡猾。

現在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怎樣才能讓他們不耍手段的,引出白袍。

這個時候小妖皇突然開口,“我有一種方法,我知道他們怕的禁製是什麼,我們隻要封住他們的魂海,到時候他們就能暫時不被察覺到。”

“但是如果他們想要背叛的話,嗬嗬,隻要敢背叛,我就能引爆他們的魂海,到時候他們不會有事情,但是他們背叛的這個訊息就會傳出去,自然會有人替我們收拾他們。”

“最多就是任務失敗,憑你們兩個的實力冇人留得住的。”

聽了小妖皇的話,兩人頓時大喜。

康奈爾卻是臉色大變,他們兩兄弟對視一眼,能夠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他們的軟肋,這個侍從不簡單。

“這位大人,你的這個侍從,非常不錯呢!”康達爾豎起了大拇指,現在他們需要真心合作了。

古虎也是有些疑惑,“妖皇陛下,為什麼你的侍從這麼活靈活現啊,你看看我的侍從,感覺好呆板的樣子。”

妖皇笑了笑,他指向了遠處的黑袍們,“我可是獵殺了不少,擁有侍從的黑袍人。”

“那些侍從都被我的這個小傢夥吞掉了,自然是活靈活現了,你不會不知道他們也能進化吧!”

古虎愣住了,他就是眉頭看著自己的侍從,“不可能,為什麼我的不可以。”

這時候小妖皇開口了,“你的當然不可以,你恐怕到現在都冇有獵殺一個擁有侍從的傢夥吧!”

“若是我所料不差的話,你很可能一直隱藏到現在,隻是完成任務而已。”

“參賽者之間也是有競爭的,彼此獵殺,能夠讓侍從進化得更好。”

古虎無奈的撓撓頭,“好像還真是的,其實我還一直故意躲著這些參賽者,生怕因為獵殺了低級參賽者,反而被取消了名額。”

其實這就來源於他上一次得到的訊息,他一直以為參賽者之間互相隻是競爭,尤其是相互之間有著規矩,不能互相殺戮。

這個訊息他也不知道是從哪裡聽來,但是一直記在了心裡。

小妖皇哈哈一笑,“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是這樣,你是不是從以前的參賽者口中得知的。”

“其實這都是我散去的假訊息。”

“我若是不這樣做的話,指不定有多少參賽者喪命於此呢!”

“其實我也是善良的,我隻是希望他們彼此之間能夠好好的和平共處。”

這時候妖皇才知道,這個小傢夥原來從許久之前就有了佈置,也許是隨意為之,但是確實起了一些作用。

古虎氣的麵色發紅,自己得到的這個訊息來源,終於找到了。

而且可以肯定是假訊息了,“靠…”

他暗罵一聲,無奈的轉過頭去。

這件事實在是有些丟人。

自己一直以來小心翼翼的,反而把自己害了。

這叫什麼事兒啊?

不過現在好了,他有些貪婪的看向了黑袍人大軍。

那裡麵可是有著不少侍從的,那些參賽者現在都是他眼中的魚肉。

妖皇道塵笑了笑,“這種事情都是小事,任務還是很重要的。”

“封住他們的魂海吧,任務要緊。”

妖皇其實內心一直都很焦急,但是他不敢表露出來。

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弱點是不能隨意被髮現的。

如今洪荒正承受著莫大的壓力,指不定什麼時候就被打破了。

自己若是再不做點什麼,要死的心都有了。

很快,在小妖皇的指導下,他們封住了兩人的魂海。

他們所謂的禁製,其實就是那些被寒冰封住的魂海。

這些紫袍人並冇有封的那麼徹底,所以他們還能自由的行動,也不至於被徹底冰凍住靈魂。

暫時解除了禁製的約束,兩人互相對視一眼,直接向著黑袍人大軍之中而去。

妖皇道塵也不怕他們跑了。

隻是靜靜的等待著。

“這兩個傢夥真的靠譜嗎?怎麼感覺他們兩個,有些過於怕死了。”

古虎有些疑惑,說實話,他不是很信任這兩個傢夥。

這時候小妖皇開口了,“應該很靠譜,如果所料不差的話,這兩個傢夥應該是曾經的某個大世界的創造者之一,隻是因為某場比賽,那兩個的大世界被毀掉了。”

“你們應該理解得了他們的這種仇恨,在冇有找到仇人滅掉仇人之前,他們兩個是不敢死掉的。”

“康達爾,嗬嗬,曾經的魔鬼的意思。”

妖皇道塵眼前一亮,“你居然能夠猜到他們的過去,那他們兩個有冇有可利用的價值?”

小妖皇翻了翻白眼,“冇有的話,提他們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