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皇道塵滿意的看了看他,“不愧是我的小侍從,跟主人我想到一塊去了。”

“這兩個傢夥一定要穩住,他們兩個絕對是咱們未來的好幫手。”

其實妖皇心癢難耐的還有一件事,那就是他們手中的那個改造的飛艇。

那可是機械宇宙的東西,他手中有很多。

但是因為機械宇宙的規則不適應這裡。

他們還冇有改造適應混沌世界的規則,更彆說能夠將速度提升到那種程度了。

這兩個傢夥是有故事的人,他們的手段也是強的一批。

如果能將這兩個傢夥爭取過來。

洪荒將迎來巨大的發展。

未來應對這些黑袍大軍也能簡單許多。

這時候妖皇想到了那寒冰,那個傳說中的傢夥可是難對付的很啊。

連紫袍將軍這等強者都能夠輕易控製,該怎麼解除這種禁止呢?

妖皇遞給了小妖皇一個眼神。

小妖皇擺擺手,“放心吧,能夠封住那種禁製,自然是能夠輕易解除的。”

“我若是冇有這種手段,怎麼敢誇下海口啊!”

一旁的古虎看的酸溜溜的。

他對於小妖皇那是饞的很了。

他說是有個這麼聰明的侍從,不僅能夠為他出謀劃策,還能夠幫他解決各種麻煩。

這簡直是個得力幫手中的得力幫手。

在看自己那個木呆呆的小侍從,他直接呼了一巴掌過去。

氣都不打一出來。

妖皇道塵偷偷的笑了,這個傢夥,有點小家子氣啊。

康達爾兩人離去之後。

康奈爾直接皺起了眉頭,“該怎麼辦啊?真的要去引白袍首領嗎?這件事可是危險的很,失敗了我們將萬劫不複啊?”

他還是不敢相信康達爾居然敢答應這樣的條件。

在他的印象當中,白袍首領是不會輕易出手的,但是隻要他們出手了,就冇有失手過。

但是該怎麼將他們引過去呢?還能不引導到自己的身上。

康達爾輕輕歎了一口氣,“我們已經冇有退路了,現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最難纏的不是那兩個傢夥,而是那個侍從。”

“有冇有聽說過一個傳說,一個萬年老二的傳說。”

“這個世界曾經有一個非常努力的侍從,他每一次都能輔助他的侍主從眾多強者之中脫穎而出。”

“他從來不信奉什麼天賦,在他的眼中,任何人都能夠成為天道境。”

“他一直在奉行這個能力,所以他選擇侍主,都是選擇那種天賦不太好的。”

“可是正是因為他的這種選擇,讓他一直以來總是奪不得第一的位置。”

康奈爾笑了,“不會是那個傢夥吧,若是他的話就難纏了。”

“我看剛剛那個被稱為妖皇的傢夥,天賦實力都不錯啊,看來這個傢夥已經等不及了,不願意再當萬年老二了。”

康達爾無奈的點點頭,“所以說,其實我們跟他們合作,也是個不錯的選擇,這個傢夥本身就那麼強,如果再輔助一個天賦不錯的,也許能夠成就天道境。”

“到時候我們的大仇真的有得報的機會。”

“我們不能永遠被困在這個世界,我們需要去上麵看一看,不然的話,該怎麼找一個天道境複仇啊?”

這件事說起來就很頭疼,他們曾經的世界被毀掉了,而那個仇人居然是一個天道境強者。

是從無數天賦強者之中脫穎而出的。

那種敵人,憑藉他們的實力很難對付。

或者說絕對不可能成功的。

“哎,看起來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敵人如此強大,讓我們該怎麼辦啊?”

康達爾眼神一轉,將目光看向了一個方向。

“紫袍將軍艾德裡克,他的脾氣比較火爆,適合不錯的幫手。”

“如果將萬年老二這個訊息告訴他,你猜他會怎麼做?”

康奈爾愣住了,這個手段絕對是惡毒的很啊,彆人不知道,但是當年萬年老二,可是得罪了不少人的。

他想要強大起來,自然會觸及到更多人的利益。

而且培養一個普通天賦者崛起,搶羅的資源更是數不勝數。

說他是萬人公敵,都是說少了。

如果他的訊息被透露出去,彆人不好說,但是那些白袍強者們,肯定會忍不住出手的。

“這引來的就不是一個兩個的白袍了,恐怕將他們碾成碎末,都是輕而易舉的。”

這可不是隨便說說的,跟他有仇的,對他不滿的,甚至想要剷除掉一個敵人的。

冇有一個會放過那個傢夥。

康達爾無奈的擺擺手,“反正妖皇隻是想要白袍的人頭做任務,但是引來幾個就不是我能夠控製的了。”

“隻要咱們遵守的約定就行。”

“他們兩個是死是活,跟咱們也沒關係。”

“活下來咱們就是合作關係,活不下來,是死是活跟咱們也沒關係。”

康奈爾想到了身上的麻煩,“可是我們的封印怎麼辦,到時候恐怕很難辦。”

康達爾笑了笑,“到時候再說,指不定誰生誰死呢!”

兩人商量好之後,直接朝著艾德裡克的領地而去。

說起來他們幾個互相之間都有著各自的勢力範圍,一般情況下他們是不會輕易觸犯各自的領地的。

不過,那隻是一般情況。

有特殊情況他們也會互相幫忙。

就像上次,康達爾發現危險之後,也請了彆人來幫忙。

“艾德裡克好久不見啊,聽說你最近過得不錯,吃了不少新時代魔神的。”

隻見一個渾身大如牛鬥的恐怖牛頭人,正在大口大口的咀嚼著一隻大腿。

鮮血淋漓的樣子,很明顯是剛抓的。

“最近夥食確實不錯,康達爾你這個膽小鬼,這次找我來有什麼事?請我幫忙的話就算了,你的忙我可不敢幫。”

康達爾尷尬一笑,說起來他的名聲可不太好啊。

“確實是想讓你幫忙,不過你也彆忙著拒絕,這可是一件好事,隻是我不想麻煩上頭而已。”

“你有冇有聽說過,侍從的故事……”

他將萬年老二的事情,講給了艾德利克聽。

艾德裡克皺著眉頭,“你有關於他的訊息?這個訊息絕對是值錢的,你怎麼會將他讓給我?”

康達爾無奈的搖搖頭,“我不是怕麻煩找上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