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含天憲,口誅筆伐,這是儒道修行者達到了大儒境界,方能擁有的能力。

具體效果如何,冇有人知道。

包括李青這位儒教創始人,也不清楚。

走出房門,李青來到禦史台空地之上。

心念一動,一朵青雲在他腳下出現,載著他飛至高空。

李青麵色肅然,胸前如大海般磅礴的浩然正氣翻湧不息。

文宮內的雕像,綻放出浩然神光。

他取出龍鬚筆,以浩然正氣為墨,運轉神通大儒,一邊在空中書寫,一邊大聲誦讀。

“偽佛以小乘佛法橫行列國,僧眾無國無親,不忠不孝。”

口含天憲、口誅筆伐兩種神通同時施展。

李青的聲音,傳遍整個盛京。

同時也得到儒家大道的回饋。

一條比之剛剛顯化,要壯大不少的儒家大道橫亙虛空之上。

刹那間,無數人停下手頭上的事情,出門看向禦史台上空。

“是李禦史,他腳下的就是儒教大學士文位才能獲得的平步青雲神通嗎?”

“李禦史不是剛剛贏得了三教論道嗎,這麼快就要開展滅佛之事了?”

“李禦史又溝通了儒家大道,他為何能夠隨意與大道取得聯絡?”

“三教論道時,李禦史說佛教傳的是小乘佛法,儒家有大乘佛法。此時他抨擊佛教是偽佛,莫非小乘佛法並非真正的佛法?”

盛京各處。

在乾元殿批閱奏章的天符帝得知訊息,走到殿外檢視。

朝堂各大官員,也紛紛抬頭望天。

盛京之中的佛門弟子,聽到這聲音,臉色無比陰沉地走了出門。

販夫走卒,市井百姓,也個個抱著好奇的心態看個熱鬨。

儒家弟子,無論對李青態度如何,此時也翹首以盼,想看看李青究竟要做什麼。

更想看看儒道修士,是否真的如同李青之前所言那般。

在無數人的矚目之下,李青不斷落筆誦讀。

“偽佛求香火於民,廣納財富,不事勞作。卻大興土木廣建寺廟,為佛渡金身。

向民求財,卻不度世人,滋生懶惰好利之僧,實以小乘佛法霍亂天下!

如今佛教僧徒日廣,寺廟日崇,勞人力於土木之功,奪人利於金寶之飾。

遣君親於師資之際,違配偶於戒律之間。

嗚呼!壞法害人,無逾此道。”

轟隆隆!!!

李青口含天憲,對佛教進行口誅筆伐。

頓時引來了佛家大道的震怒。

一條閃爍著陣陣佛光的金色大道浮現,與儒家大道遙遙相對。

恐怖的大道氣息,壓迫得所有人都喘不過氣來。

隻感覺胸口彷彿被一塊巨石壓住。

盛京之人,聽完這段話,個個臉色大變。

壞法害人,無逾此道!

李青直接將佛教抨擊得體無完膚。

眾人回過神來,仔細琢磨。

越琢磨就越是發現,李青所言,並冇有任何問題。

尤其是那些平民百姓。

平日裡冇少去寺廟燒香拜佛,卻從未得到過佛祖的幫助。

百姓們為了生計,不辭辛苦,每日勞作。

而佛門弟子,在寺廟敲魚唸經,不事勞作,卻不用為生計發愁。

甚至每天都能收到大量的香火錢!

各大寺廟甚至攀比誰為佛陀菩薩修一座更大、更輝煌的金身!

違配偶於戒律之間。

若佛教猖獗,最後人人出家,人人成為佛門弟子,不能成親生子。

最後人族豈不是要滅亡?

這已經違背了天理循環,違背了天理人倫!

百姓們越想越氣,越想越覺得李青說得對,一雙拳頭,都不知不覺地不覺地捏緊了。

無數盛京的讀書人,出於道統之爭,出於人倫道德,開始同仇敵愾,大聲跟著李青一起誦讀。

隨著讀書人的聲援支援,盛京城內,越來越多的人,也開始慢慢加入進來。

一時之間,滿城儘是對佛教的口誅筆伐之聲。

這些聲音,彙整合一股磅礴的民意,融入到李青的聲音當中。

天空之中,金色的佛家大道,開始震顫。

似乎受到了口誅筆伐的影響。

李青繼續書寫和唸誦。

“今儒道昌盛,儒教初建。

然佛本是儒,偽佛竊儒家之道,巧立名目,禍亂蒼生。

我儒家有大乘佛法三千藏經,當滅偽佛以報蒼生社稷。”

哢擦!!!

李青的聲音落下,一道金色的閃電從天而降。

佛家大道徹底震怒了!

李青竟然將佛教斥為偽佛!

還膽大包天地說佛本是儒!

金色的閃電,宛若天罰,直劈李青這個褻瀆佛教之人。

盛京之中,無數人頓時緊張起來。

任由你修為多高,任由你是一品強者還是大能強者。

在這大道之罰下麵,也無濟於事。

身處金色閃電之下的李青,巋然不動,手中的龍鬚筆依舊在不停地書寫。

就在金色閃電即將劈中他的同時,儒家大道轟然運轉,一道充滿浩然正氣的雷霆降落,化解了這針對李青的佛罰。

盛京眾人,這才重重的鬆了一口氣。

李青的聲音再次響起。

“班聲動而北風起,劍氣衝而南鬥平。喑嗚則山嶽崩頹,叱吒則風雲變色。

當此之時,天運循環,人族氣盛,億兆之中,當降生儒教,驅除偽佛,恢複人倫,立綱陳紀,救濟斯民。

今以儒教聖賢之言製敵,口含天憲,何敵不摧?以此圖功,口誅筆伐,何功不克?”

最後一個字寫完。

虛空當中的滅佛檄文,刹那間綻放出璀璨的光芒。

隨後凝聚起來,形成一根如椽巨筆。

筆鋒鋒利,宛若刀刃,閃爍寒芒。

以民意為刀,以天憲為刃。

如椽巨筆猶如巨龍一般,劈向佛家大道。

無儘佛光閃耀之間。

在所有盛京之人的注視之下,九天之上的佛家大道遭到重創。

佛家氣運,竟然被斬斷了百之一二!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一陣嘩然。

與道教並肩而立,在人族當中傳承了無數年的佛教,竟然被斬了氣運!

所有人都感覺十分夢幻,使勁擦了擦眼睛,以為自己在做夢。

就在這時,一道暴怒聲響起。

“大膽李青,妖言惑眾,斬我教氣運。老衲豈能饒你!”

李青轉頭一看,一位穿著紅色袈裟的老和尚,馮虛禦風,怒目凶煞,手持降魔杵殺來。

此人正是大覺寺的方丈圓覺大師!

圓覺大師修佛四百餘載,早已臻至四品修為。

距離高階修士,也隻差臨門一腳。

慧秀大師,正是他最得意的弟子。

方纔掌院大師兄回去向他彙報三教論道之事,輸給了儒家,他並不惱怒。

可李青竟然將他最得意的弟子給挖了牆角。

甚至還口含天憲,裹挾民意對佛家大道進行口誅筆伐,直接斬斷了佛教百之一二的氣運。

這豈能讓他不憤怒!

“鏘!”

李青舌劍出鞘。

斬龍舌劍內斂鋒芒,直斬圓覺大師。

他已成儒道大儒,早就想試試現在自己的實力如何。

圓覺大師前來,正合他心意。

一場猝不及防的大戰,猛然在盛京上空爆發。

乾元殿外。

天符帝臉色無比難看。

“佛教!”

“佛教豈敢在盛京動手!果真是無君無父之輩!”

“當誅!”

按照人族各國的律法,按照人族各國與道、佛兩教的約定俗成。

中階以上的修士,不準在人族京城動手。

圓覺大師,卻罔顧大周律法,罔顧皇權顏麵。

這已經觸犯到了天符帝的底線。

也是天符帝最無法容忍之所在。

可偏偏,任何一個人族帝國,都拿四品修士冇有絲毫辦法!

要想將其拿下,必將付出慘痛的代價。

佛、道兩教,占據了幾乎所有的高層修士。

人族王朝自身培養出來的,最多就如同鎮國公一般,臻至六品、五品就已經是極致。

四品修士,除了乾國有一位之外,其他六國一個冇有。

平步青雲之上,李青一邊以心念控製斬龍舌劍,一邊以龍鬚筆書寫。

“千裡鶯啼綠映紅,水村山郭酒旗風。琉璃四萬八千寺,多少樓台煙雨中。”

儒家大道顯化之後,再創詩詞,蘊含的力量截然不同。

詩祖寶光綻放。

原作寶光綻放!

鳴州寶光綻放!

諸多力量加持之下,向圓覺大師鎮壓而去。

這首詩,原本是前世杜甫用來諷刺佛門惡性發展,表示佛道誤國,並尚儒排佛之思想。

如今被李青化用。

以琉璃國的現狀,來斥責佛道誤國。

並結合之前的滅佛檄文,對佛教進行審判。

琉璃國上到統治者,下到百姓,無一不是佛教的虔誠信徒。

然而就是因為全民信佛,大興土木、濫修佛寺,以至於造成國力衰弱、民生凋敝。

最終加劇了國內種種危機和矛盾,導致治國乏術。

甚至麵臨侵略者的時候,都要向佛門借僧眾錢糧禦敵。

正與斬龍舌劍纏鬥的圓覺大師,被這一首斥責佛教的名州之詩鎮壓。

頓時感覺自身受到了極大的壓製。

這首詩,似乎天生就是為了鎮壓佛教而作!

雙方大戰,驚天動地。

讀書人全都一陣感慨和嚮往。

對儒道的未來,充滿了希望。

他們心中無比的火熱,恨不得朝廷立馬就建立聖院,好讓自己獲得文位,開辟文宮。

擁有儒道力量,將來能與李青一般,能和他們心中高高在上無法匹敵的四品修士大戰。

乾元殿內的天符帝,眼中也是一片火熱。

六品修士千人敵。

五品修士萬人敵。

四品修士,能抵得上一支數萬人的精銳大軍!

偌大周設立聖院,將會誕生多少千人敵,誕生多少萬人敵。

甚至會誕生多少可匹敵四品修士的大儒!

若之前李青有關於儒道文位對應修士品級的說法,並冇有得到大部分的認可。

而現在,他用實際行動,讓所有人都看到了儒道的無限潛力。

看到了一條通過讀書踏上強者的通天之路!

大戰持續了將近半個時辰。

圓覺大師慢慢地開始法力不支。

從一開始的主動進攻,陷入到了被動防守當中。

李青腳踏青雲,屹立在半空之上。

橫眉冷對圓覺大師,嗬斥道:“我且問你,你為國儘忠過嗎?你在父母麵前儘過孝道嗎?你幫襯過那些去寺廟求佛的百姓嗎?

除了在寺廟中敲魚唸經,除了不斷的收取香火錢大建寺廟,為佛像度金身。

你做過任何一件有利於天下蒼生之事嗎?

偽佛不守王道,不守父子之義。可謂是不忠不孝,不仁不義。

我要是你,恨不得當場自儘謝罪天下!你究竟有何麵目活在這世上?”

圓覺大師本就慢慢陷入被動當中,一聽李青這攻心之言,下意識地就意識地就想要反駁。

可正如李青所言,他出家之後從未侍奉過父母,父母孤獨終老在家後,甚至連為父母掃一次墓都冇有。

對於那些遭遇苦難來寺廟求佛的百姓,也往往是以一句心誠則靈或者是佛渡有緣人來打發。

他思來想去,發現自己壓根就無從反駁李青的言論。

當即怒火攻心,一口鮮血噴吐出來。

就在這時,斬龍舌劍如閃電般劃破長空,直接將他的腦袋斬落下來。

圓覺大師瞪大雙眼,死不瞑目。

下方觀戰的人群,登時發出一陣陣熱烈的歡呼。

唯有那些佛門弟子,看到這一幕目眥欲裂。

同時心如死灰。

李青收起滴血的長劍,震聲道:“佛教不忠不孝、不仁不義,荼毒良多!為天下蒼生計,我輩讀書人當誅之而後快。

聖院設立之後,即刻開始滅佛為天下人行大義!

凡獲取文位開辟文宮之人,皆要以滅佛為己任!”

不遠處,本來要回家探望父母的慧秀大師。

見李青口含天憲對佛教進行口誅筆伐,後來又與他在大覺寺的師父大戰,已經收拾好東西準備出城的他,立馬往禦史台跑來。

“老師!”

換下袈裟,穿上儒生衣衫的慧秀大師站在禦史台門口,對半空中的李青誠懇地說道:

老師,寺廟當中,並非所有僧人都好逸惡勞。

在滅佛之前,請允許學生前往大周各大寺廟,勸說僧人還俗,或將其度化來我儒家學大乘佛法。

李青聞言,細想一下,慧秀大師說的並冇有錯。

佛門中人,並非都是該死之人。

也有不少良善之輩。

於是點頭道:“你心懷善念,吾心甚慰,便依了你。”

說罷,又傳聲整個盛京:“上天有好生之德,奉勸佛門弟子,莫要冥頑不靈,在滅佛之前還俗回家。不求爾等報效國家,隻求爾等莫要再好逸惡勞!勿謂言之不預!”

……

李青口含天憲,對佛門口誅筆伐,削弱佛教氣運。

在人族境內,產生了巨大的動盪。

佛教弟子,有憤怒的,有彷徨的,有惴惴不安的,也有恨不得立刻前往大周,誅殺李青。

各國讀書人,則個個歡呼雀躍,皆對儒道修行無比憧憬。

恨不得自己的國家立馬建立聖院,從而獲取文位開辟文宮。

可建立聖院之後,如何授予讀書人文位,如何幫他們開辟文宮。

舉世茫茫,除了李青之外,無人知曉。

於是,除了琉璃國之外,離國、乾國、永國、慶國、涼國五國之君,都在第一時間命人攜帶聖旨前往大周,邀請李青前去做客。

永安宮。

天符帝得知各國君王,都在盛情邀請李青的訊息之後,終於感受到了一種危機感。

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意識到。

李青並非他手中的一枚棋子。

一旦惹來李青不快,一旦得罪李青。

還有五個國家恨不得用六十抬大轎把他接過去。

“李青,朕的好女婿,朕究竟該如何麵對你?”

天符帝看著窗外,喃喃自語。

“陛下,龍門郡二皇子送來的緊急戰報!”

殿中太監手持一封戰報,慌張地闖進了永安宮。

天符帝打開戰報一看,隻感覺眼前一黑,差點暈厥過去。

好在殿中太監眼疾手快,將他扶住。

“可惡!可惡!可惡!”

天符帝連連咆哮三聲,氣的拔出掛在一旁的寶劍,砍翻了眼前的禦案。

二皇子在戰報上說,最近與離國大戰,雙方各有勝負,處於勢均力敵。

大周占據龍門郡雄城,一時半會之間,也壓根攻不進大周的國門。

可問題就出在離國變法之後,國力鼎盛,得到了巨大的加強。

竟然再次從各地調兵百萬,欲越過金庭山,趕赴龍門郡。

前後加起來,接近三百萬大軍!

這僅僅隻有離國一半兵力,卻堪比大周舉國之兵!

可大週三百萬大軍,除去地方軍隊之外,還有一部分要用來抵禦北疆的蠻族。

同時,離國放出訊息給二皇子,隻要大周願意將金庭山以北五千裡的割讓,賠償一千萬兩白銀,並且獻上一名皇室公主和親,便撤軍與大周修好。

甚至看在同為人族的情義上,願意派兵增援大周,共同抵禦蠻族。

“離國怎麼敢讓我大周割地五千裡,賠償一萬兩白銀!”

天符帝怒火中燒,將眼前所見到的一切都砍翻在地。

可若是不答應離國的條件,一旦離國再調百萬大軍趕到,龍門郡根本就守不住!

屆時國門一破,離國大軍可長驅直入,一路殺到盛京。

大周腹背受敵的情況下,極有可能就此亡國。

“即便加快聖院設立,也需要不短的一段時間。可離國,會給朕這個時間嗎?”

良久之後,天符帝丟下手中的寶劍,壓抑著憤怒的聲音說道:

“傳文武百官,去承天殿議事。”

“遵旨!”

被暴怒的天符帝嚇得心中無比恐慌的殿中太監,忙不迭地不迭地跑出永安宮去傳召文武百官。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