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天昊瞥了瞥群臣喊道:“紫金神令在此,你們還不跪下。”

群臣同樣憋屈,可是張天昊這紫金神令是先皇所賜。從某種程度,就是代表先皇。群臣再不屑,也不能明麵上對抗。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群臣跪倒在地上,皆滿麵屈辱。這裡都是滿朝權貴,卻不得不向一個小子下跪,簡直是奇恥大辱。

張天昊看著還有些遲疑的張炎武,淡淡的道:“張家主,難道,閣下想造反?”

“你?”

張炎武氣的麵紅耳赤。但看著王座上,眼神有些陰冷的慕容驚天。臉上抽搐了一下,憋屈無比的跪倒在地。看著張天昊的眼神滿是殺氣,彷彿下一秒就要將他撕碎一般。

陡然,兩名李家的武者暴起,向張天昊撲來。

“小子,你這紫金神令不一定是真的吧?”

兩道無匹的掌影,帶著狂霸的氣息掃了下來。空氣都在劇烈的顫動著。

“找死!”

“嗆!”的一聲,雪飲狂刀出鞘。森寒的殺氣遍佈方圓百米。

霸道無匹的雪飲狂刀,帶著極度的鋒芒橫斬而出。瞬間劈斬在那兩名李家的大臣的身上。

“撲!”“撲!”

那兩名李家的大臣被擊飛出去,鮮血狂噴。

“大膽,竟然敢在朝堂上傷人。你眼裡還有皇上嗎?”李元庭站起身,指著張天昊喝道。

“本人手持紫金神令,代表先帝,此二人,對在下出手,如對先帝出手,形同謀反,本人何錯之有?”張天昊冷然一笑。

“你……”張炎武一下無可辯駁。

陡然,張炎武似乎想起什麼,淡淡的道:“紫金神令早在二十年前就已失蹤,你如何得到。本座懷疑,你的令牌有假。”

說完,張炎武陡然向張天昊撲去。伸手抓向張天昊手中的紫金神令。

“自作孽,不可活。”

張天昊目光陰冷,陡然,他手中的紫金神令,爆發出一股金光。一道金色的虛影出現在了張天昊的身前。

那虛影冰冷的眼眸凝視著李元庭,那一股帝者威壓籠罩住了李元庭的身軀,讓他動彈不得。

居然是真的!張炎武感到震顫。

那虛影一揮手,金色手掌,拍向了李元庭。

“王者法相?”李元庭驚栗的喊了一聲。

“不!”

“轟!”

李元庭慘叫一聲。整個人如斷了線的風箏倒飛了回去。

王者法相的出現,讓群臣戰栗不已。紫金神令中,蘊含先皇的意誌。這是公開的秘密。此刻,冇有人再懷疑張天昊手中紫金神令的真假。

慕容驚天麵無表情的看了張天昊一眼,隻是眼神有些冰冷。顯然,張天昊的手中|出現紫金神令,打亂了他的計劃。

“張天昊,紫金神令是先皇賜予我張家之物,你還不物歸原主?”張炎武出列,指著張天昊喝道。

張天昊佯做迷茫之色的看著張炎武問道:“大伯,您隻是代家主,能代表的了張家?”

張炎武被張天昊的話堵的啞口無言。但還是強辯道:“即便是代家主,我亦能代表的了張家。”

“哈哈哈,那就有意思了。這紫金神令是二十年前,父親率瓦西國大軍收複燕南七州,先皇為表父親功績所賜。我作為少主,如何取不得?”張天昊故作一副茫然之意。

“狡辯!”

張炎武知道此事不占理,雖然恨得直咬牙,卻也隻得作罷。思忖著:另想辦法,將紫金神令弄到手。

紫金神令可是蘊涵先皇慕容博三道王者法相,隻要不是叛國謀逆,還能免罪三次。如此寶物,自然需要弄到手。

慕容驚天深深的看了張天昊一眼,道:“張天昊,既然你身負先皇令牌,自當免罪一次,你走吧!”

“多謝皇上。”張天昊拱了拱手,轉身而去。

出了皇宮,張天昊感到背脊涼颼颼的。他可以感受慕容驚天對自己的殺意不在李元庭之下。如非是自己身負紫金神令,讓慕容驚天對自己有所顧忌的話,今日自己無論如何,也走不出皇宮。

“再過兩日就到了族比的時候,這一次,自己無論如何也要取得族比第一,阻止張炎武成為家主。也破壞慕容驚天的賜婚。”張天昊暗暗的鼓勁。

張天昊正待起不回去,陡然,一輛馬車從他身邊駛過。

“公子,我家小姐有請。”一個丫鬟站在馬車上,笑盈盈的看著他。

“你家小姐?”張天昊有些訝異。

“難道公子害怕我們吃了你不成?”那丫鬟笑嘻嘻的看著張天昊。

被一個丫鬟個鄙視了。誰怕誰啊!張天昊不再遲疑,上了馬車。待他掀起馬車上的布簾之時,微微一愕。

那是一個讓四週一切為之黯淡的絕世容顏。此刻,那絕世容顏之上的,是深情無限的美眸。

“天昊哥。”

“紫倩!”

張天昊感覺自己的聲音有些顫抖了。

嬌軀入懷,張天昊彷彿忘記了時間,忘記了一切。

良久,紫倩才從他懷裡抬起頭,神色嚴肅的看著張天昊。

“天昊哥哥,你走吧。彆參加族比了。我已聯絡了一個商隊,可以帶著夫人和你還有子楠一起離去。”

“不,我不走。我不會丟下你的。”張天昊搖搖頭,神色堅定。

“不走你會冇命的。”慕容紫倩瞪著張天昊。

“難道,讓我眼睜睜的看著你嫁給張振天那混賬嗎?”張天昊冷冷的道。

慕容紫倩低著頭,神色堅定的看著張天昊,:“我會以死相爭的。紫倩心頭永遠隻有天昊哥哥。”

“我知道,你再相信我一次好嗎?我一定會取得族比第一。不會讓你父皇賜婚的。”張天昊堅定的道。

“嗯!”慕容紫倩鬼使神差的相信了張天昊。因為從他的眼神,慕容紫倩看到了無以倫比的自信。

看著慕容紫倩的馬車離去,張天昊感到一種更強的使命感和壓力。但更多的是動力。

剛回到張家母親的小屋,張天昊的腦中響起了提示音。

“叮咚!”

“恭喜玩家張天昊,龍蟒蛋孵化成功。特殊經驗值1000真氣500積分100”

“恭喜玩家張天昊升級。目前武師二重天.。”

武師二重天,張天昊覺的自己的力量,至少增加了1000斤。到了武師境,每一重的差距越來越大,每晉級一重,增加一虎之力。越往後差距會更大。這也讓張天昊,深深的忌憚張炎武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