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飛擊敗白展鬆冇有人覺的驚詫,驚詫的隻是他的度。三招擊敗白展鬆,讓一乾武者對慕容飛的戰鬥力有了更深的認識。絕大多數人,已將他當成了論武會第一的熱門人選。也冇有人想和他提前碰到。

“張天昊,下來一戰!”白鶴冷厲的目光看向他。

張天昊有些無奈,冇想到在擊敗了周|強後,自己現在還是被人當成軟柿子捏啊!看來必須使出更多的手段,改變自己這魚楠的印象。

“如你所願!”

張天昊下場,站在白展鬆麵前。

“你剛剛很囂張嘛!我不介意讓你多吃點苦頭!”白展鬆囂張的看著張天昊。

“是嗎!”張天昊不置可否。

張天昊那輕蔑的樣子,看的白展鬆心頭怒火直起。冷哼的看著他說道:“張天昊,如果讓你的女伴晚上陪我喝酒,我也許可以考慮,放你一馬。讓你少吃點苦頭。”

張天昊眸露厲光,淡淡一笑道:“你成功觸怒我了,現在考慮下,我如何讓你少吃點苦頭吧!”

白鶴肆意一笑道:“張天昊,你簡直狂妄,以為擊敗周|強就可以大言不慚了嗎?我會讓你知道和我的差距有多大。”

在裁判宣佈比武開始後,白鶴冷哼一聲。甚至一晃,如魅影般撲向了張天昊。

雖然白鶴看起來度很快,但在張天昊的眼中,卻不算算什麼。

“羅漢拳!”

大成級彆的羅漢拳,轟了出去。直搗黃龍。

強大的力量,直接將白鶴的攻擊全部震散。讓白鶴吃驚不已,立時變換方位,再度衝向張天昊。

“怒龍爪!”

彌天的爪影,宛如一隻隻咆哮的努龍一般。

“不自量力!”

“羅漢拳!”

張天昊的腳在地上一瞪,身子如豹一般躍起,淩厲一拳轟出。勢大力沉的一拳,爆砸而下。

強力的一拳,震散了周邊所有的爪影。直接的轟在了白鶴的胸膛之上。

“額!”

白鶴悶哼了一聲。被震退了七八步。一股逆血上湧。忍不住噴出了一口鮮血。

“我竟然受傷了,我竟然受傷了,怎麼可能……”

白鶴大吃一驚,感覺極度的不可思議。一股怒火湧上心頭,喃喃的道:“可惡,他隻是一個廢物,憑什麼讓我受傷,憑什麼讓我受傷!”

待看向張天昊的時候,卻現張天昊詭秘的一笑。

白鶴的心頭檁然,感覺心頭不安。

“怒龍爪!”

白鶴五指彎曲,對著張天昊拍出了層層疊疊的爪影,當頭罩下。每一爪都有洞金裂石的威能。

“小子,我一定要將你撕碎,讓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白鶴這一爪已將張天昊所有的方位完全的封鎖住了。在他看來,張天昊無論如何也逃不過血濺當場的下場。

“砰!”白鶴的爪影已扣在了張天昊的肩膀。

彷彿可以看到張天昊受傷倒地,向自己認輸的樣子。但是下一秒,白鶴卻是感覺不對勁。自己的一爪明明已擊中了張天昊的肩膀。卻冇有任何的擊打在實體上的感覺。彷彿擊打在一個虛影之上。

“怎麼可能……”

在同一時間,張天昊卻是展開了燕影飄,繞過了白鶴,出現在了白鶴的身後。

“菊花殘!”

張天昊好久冇有使用這一招了。還真的有些懷念。看著白鶴那肥大的臀部,他嘿嘿一笑。喃喃的道:“這個屁股,一看,腳感應該就會很不錯。試試吧!”

“砰!”

張天昊一腳狠狠的踹在了白鶴的臀上。

白鶴正在尋找張天昊的蹤跡,陡然,感到了自己的菊花一疼,一股撕裂般的力量從他的臀部爆而起。頓時,慘叫了一聲。白鶴整個人如離弦之箭般,飛了出去。同時臀部的褲子寸寸炸開。

白鶴一下被震出了十幾米外,趴在地上,整個人都快散架了。更屈辱的是,他後麵露出了兩個白花花的屁股蛋蛋在迎風招展著。

看著周圍那些女孩羞澀譏諷的目光,白鶴一下意識到了是什麼事情。但覺天暈地旋,瞬間昏了過去。

在摧枯拉朽的擊敗了白鶴後,張天昊感受到周圍看著自己的目光,不再是輕蔑,而是深深的忌憚。

畢竟,擊敗白鶴和擊敗周|強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如果說周|強隻是屬於中下遊的檔次。那白鶴絕對能入選中上遊。雖然還算不上是最頂級的那個檔次。

張天昊回到座位。他立時感到了數道淩厲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有來自於李金,王太真,杜海。顯然這些人已將他當成競爭對手了。

“天昊,你牛啊!”杜濤對張天昊豎起了大拇指。

張天昊剛坐下,寧雪對他嘻嘻一笑道:“你小子,竟然又使出那招,將人家褲子炸裂,太有趣了。”

張天昊淡淡一笑道:“現在,我隻對我討厭的人,纔會用這招,這次是他活該。”

在張天昊取得了二連勝後,慕容飛、李金,王太珍,杜海和先前的蕭寒也都取得了第二輪的勝利。

前麵兩輪還能規避一些強者。到了第三輪後,一些強者間,互相就必須短兵相接了。

張天昊第三輪遭到了蕭寒的挑戰。隻是蕭寒雖然屬於力量型的武者,常年在生死間戰鬥,實戰經驗很豐富。但還不是張天昊的對手。被張天昊利用身法,找到破綻一拳擊敗。

對於力量型的武者,張天昊就是其噩夢。力量再強,打不到對手也枉然。

不過張天昊對蕭寒這個性子耿直,豪爽的漢子還是很有好感的。並未讓他輸的很難看。隻是點到即止。

“多謝張兄承讓,蕭寒輸的心服口服。”蕭寒知道張天昊在禮讓自己,憨憨笑道。

“嗬嗬,蕭寒兄太謙虛了,蕭兄很對我的脾氣,有機會一起喝酒。”張天昊大笑道。

“一定!”蕭寒抱了抱拳。

張天昊三連勝。這也是論武會中,難得能取得三連勝的對手。

雖然每人必須經過五場的比武,但是在輸掉一場後,其實已然是失去了爭奪前三的資格。隻有保持連勝,纔有機會爭奪前三的位置。

經過第三輪後,隻有張天昊、李金、王太真、慕容飛、雲秋雨、等少數十幾位依然保持連勝紀錄。